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越之替嫁妻+番外 作者:夜雨寄灯

字体:[ ]

 
  文案:
  文羽穆从末世携金手指穿越而来,一睁眼就成了刚嫁入薛家的替嫁小妻子
  他叹息
  没办法,只能好好过日子了
  来都来了,还能回去是咋的?
  婚都结了,还能离是咋的?
  离……好像还真可以
  不过小夫君长得美颜盛世,性格又那么傲娇可爱,还是算了吧。
  ————————
  日常文,开开金手指,赚赚钱,谈谈恋爱,顺便再当个一品诰命什么的
  甜宠无虐啦~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羽穆 ┃ 配角:薛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替嫁后收获了美颜盛世的夫君一枚
  立意:认真生活,珍惜生活中每一个细节,每一瞬美好。
  ===========
 
 
第一章 
  文羽穆眼前一片血红,那是他额上的血,漫进了眼睛里。
  他的身体已经麻木,意识逐渐消散,却又离奇的慢慢聚拢……
  “血,吐血了——!”谁在尖叫?
  “闹出人命了,这可怎么办?”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占据了耳边的空隙,不停地钻入脑海。
  胸口好闷……
  “咳咳咳——”
  他猛地惊醒,胸口的淤塞与深吸的气息相冲,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大夫,这怎么回事?怎么又吐血了?”
  这次,他清晰无比的听到了说话声,他不禁循声望去,却见是一个古装打扮的妇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肌肤细腻,一看就是没受过苦的。
  都末世了,还有拍电影的?
  文羽穆为自己的想法悚然而惊,随后他意识到事情的真相可能大有玄机。
  只见又一个山羊胡的老头儿,抚着胡须微笑道:“不妨事,淤血吐出来了反而是好事,我开些养气补身的药,吃上三天就好了。”
  妇人放下心来,感激不尽的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谢谢大夫,有劳了。”
  “令媳的病,主要还是郁结于心而致,这胸中的郁气随着淤血一起吐出来了大半,只是这以后,还是要注意,莫要多思多想,少生气 ,自然无碍。”
  妇人神色有些尴尬,大夫这话,好像说他家欺负了儿媳妇了似的。她也是有苦难言啊。
  “是,您说的,我都记下了……”她嘴里发苦,也难跟大夫分辨什么,只能客客气气的应了,付了诊金将人送走。
  文羽穆初时还能听他们说话,后来却感觉头越来越疼,不得已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在梦中,他却接收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一幅幅画面仿佛书页一般翻过,描绘出一个少年的一生。
  与他同名,长相也八分相像的少年,今年刚满十五岁,出身于碧潭县县丞文济的家中,乃妾室所出的庶长子。
  他家中嫡长姐比他大一岁,同本县举人薛文远家定了亲。文济和薛举人是同窗,又同是举人功名,两家称得上是门当户对。
  只可惜,三年前薛举人突发疾病而亡,他的长子和次子扶灵回乡时不慎遭遇土匪,竟是一死一伤。和文家大小姐定亲的便是那受了伤的次子薛亦。
  薛亦本是县上出名的才子,十二岁便得了头名廪生,受伤后虽然保住了性命,却瘸了腿,再也无法参加科举了。
  薛家遭了大难,文夫人便对这婚事不满起来,想要撺掇着文老爷取消婚约。文老爷念着同窗之谊,不肯毁约,她便又生一计,逼迫着家里的花印庶子替嫁。等到尘埃落定,薛家发现,已是来不及了。
  这事情,原主自是不肯,只是终究没有拼死反抗的勇气,最终还是窝囊委屈的嫁了。
  说到花印,却是这世界的一件奇事。
  花印者,出生时身上有一个赤红色的花印胎记,其余与男子一般无二,只是略瘦弱些。体质却极为特殊,可以像男子一样使女子受孕,亦可以像女子一样怀孕生子。
  只是不管是使人受孕,还是怀孕生子,概率都比寻常男子女子低很多,大约只有普通人的十分之一。
  虽说概率坑爹,子嗣艰难,但毕竟不是没有。一般人家得了花印,也都当个男孩养着,衙门登记,也是记为男子,只是名字末尾有一花印标记。
  这时节,重男轻女很是严重,除非是家里男孩多,或者有利益交换,才会把自家的花印当做女子嫁出去。
  文家有四个孩子,嫡长女,庶长子,庶女,还有今年刚满三岁的嫡幼子。
  薛家落难,文夫人和文大小姐想退婚,也该由庶女替嫁,却把庶长子推出去,可见其心思。
  对文夫人来说,这真是一件一箭双雕的大好事,又推了看不起的亲家,还解决了看不顺眼的庶长子,叫她好生得意。
  就是老爷后面发现了,又能如何呢?还能休了她不成?顶天了骂几句,又不掉块肉。到了她这个年纪,早就不靠丈夫的恩宠过日子了。
  文夫人那个高兴啊,坐在家里都忍不住几次笑出声来。
  而薛家呢,不用说,自是一片愁云惨雾。
  替嫁的事一掀盖头就当场暴露,薛亦不堪受辱,当场便发作了几句。谁知原主比他还不堪受辱,加上长期憋闷,竟是把自己给气吐血了,一口气没上来,就这样去了,最后被文羽穆捡了漏。
  薛家差点喜事变丧事,莫名其妙就背上一口大锅。大起大落之下,也是满心的抑郁愤懑无处言说。
  文羽穆再度醒来之时已是深夜,外面黑漆漆,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屋里没有点灯,只有月光透过窗户带来些许亮光。
  他裹了裹被子,叹了口气。重活一世当然好,万万没想到却嫁了人。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