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穿书] 作者:齐某

字体:[ ]

 
  文案:
  贺然穿书了,成了书中攻1攻2攻3.....的白月光替身。
  贺然,“.....”
  合着你们组团喜欢一人,又组团找了这么一个替身。
  书中众攻们十分默契,只拿贺然当替代白月光的玩意解眼馋,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们是不会对替身产生感情,更不会因为替身起冲突的。
  而贺然迫于系统以及自身穷逼的身世,只能被迫走剧情,表面卖唱又卖笑,其实内心早就受不了了。
  在去酒吧解压时遇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驻唱,他立即被吸引,偶然间见到了那面具下的真面容,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于是乎,他决定!包!养!对!方!
  他开始早出晚归的挣钱,给这个驻唱砸钱,众攻们送他的礼物他转手就送给了驻唱。
  他不要驻唱这么辛苦,他要供他读完大学!
  然后,某一天,这位驻唱就上了报纸,标题是《xx豪门长子身份曝光》
  并且还是众攻的白月光!!
  贺然当即心态就炸了,掐着白月光的脖子,咬牙切齿,“你特么把我的辛苦钱吐出来!”
  白月光立即变身小奶狗蹭贺然脖子,“好好好,我吐,我把我自己都赔给你。”
  -----
  转头再看,不会因他起冲突的众攻们,已经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他们一下子替身白月光都没了。
 
  ps:
  *零点更新,有事会请假。白月光攻Vs替身受
  *双洁,玛丽苏,万人迷受,人人都爱我。受是厨师,厨艺高超。
  *配角攻前期性格恶劣,后期打脸真香,爽文标签是因为后期很爽,如有不适请思考是否继续观看。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白月光和我好上了
  立意:主角被剧情所束缚,不甘人生被人摆布,在逆境中寻找突破,在挫折中坚持原则,最终活出自我。
 
 
第1章 
  春末的季节,阳光不燥热,落在人身上非常舒适,偶尔有风吹过,会有树叶沙沙的声音。
  在这样舒适充满活力的氛围里,贺然看着面前的别墅,深吸一口气,随即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李管家,我到了】
  没人回复,只是别墅的大门立即自动打开。
  贺然走进去,往远处一看,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正在别墅门口等着他。
  别墅的庭院非常广阔,风景也经过专业的打理,别致又赏心悦目,本来很美好的景色,房子也很漂亮,是让人向往的地方,但此时却给贺然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这是他第二次过来,心里却不如第一次轻松,因为此时他对房子里的主人已经稍有了解,那种压抑的感觉,也正是跟他接触后才有的。
  他想,如果是以一个其它身份过来,他也许就不会如此紧绷,可惜没有其他身份,他是一个替身。
  这里主人心中白月光的替身。
  “贺先生,这边请。”
  贺然看了眼对方疏离又礼貌的面容,点了下头就跟在了他后面,走上旋转楼梯,上了二楼,脚下踩着松软的地毯,随着管家的引领,隐约地听到了微弱的琴声。
  “少爷正在琴室弹琴,等会你进去先不要打扰他。”李管家说。
  话落,管家已经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站定,这是走廊的尽头,一个拐角的房间,除了琴声什么声音都没有,静逸且私密。
  贺然点头,随即管家将门打开,贺然走了进去,管家又将门轻轻带上。
  门内的贺然首先入眼的便是弹奏钢琴的青年,他身穿一身黑色西服,腰背笔直,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旋律轻快优美,屋内巨大的落地窗让阳光尽情地洒进来,使他整个人都陷入光里,带着朦胧的光晕。
  贺然站在门边上没动,安安静静地听着钢琴曲,过了许久,琴声才停止。
  坐在琴前的人静默,似乎在等琴声的余韵散去。
  过了会,才转过身,看着贺然,阳光让他的黑发带着柔和的光,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温柔的像副画。
  贺然看他向自己看来了,立即露出讨好的笑,连连鼓掌,“苏先生的琴弹得真好。”
  苏彻没接话,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贺然暗自深呼吸,随即走到他身前。
  苏彻仰着头看他,随即指了下旁边的椅子,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难道让我一直这么看你,坐下。”
  “哦。”贺然坐下,此时俩人离得更近了,苏彻的面容清晰地落在眼里,深刻的轮廓细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好看的有些尖锐。
  苏彻的目光在他脸上流连,逐渐向下划过,看得贺然浑身不自在。
  最后目光又回到贺然的面上,嘴角勾起一丝笑,“今天的衣服选的很好。”
  听闻,贺然立即挤出笑容,“谢谢苏先生夸奖,我今后都会穿这种风格。”
  他今天的穿着也是特意选的,简单宽松的白T恤,黑色裤子,一双板鞋,简简单单很清爽,是接近白月光的穿衣风格。
  贺然正尽量展示自己的笑容,苏彻看着他的目光却慢慢地沉了下去。
  贺然察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笑容自觉地僵在脸上。
  这才是苏先生,态度温和时看上去优雅又温柔,成熟有魅力,但却是伪装出来的,也可以说优雅跟温柔根本不是给他的,他本来的样子,阴沉冰冷,让人心生寒意。
  “不是说过,不许笑么。”苏彻面上已经没有笑意,“这么快就忘了?”
  贺然将僵硬的嘴角拉平,“抱歉苏先生。”
  其实他当然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苏彻就提醒过他,他之所以知道还要再犯,就是此处他的表现应该是献媚讨好,这不是他自己情愿的,是被要求,被说明,此时应该表现出讨好的模样。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