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独宠娇夫+番外 作者:无边客

字体:[ ]

 
  文案
  灵河村来了位城里的娇贵小公子。
  小少爷肌肤白得哟,身形细得哟,嘴巴红得哟,偏偏脾气不大好,娇气,缺治。
  村里有位‘煞阎王’,传闻煞气过重别人不敢近身,却乐于助人行善积德,煞气,专治脾气不好的人。
  赵肃第一眼见到叶瑞宁,就觉得这位小公子比女娃还娇气,给惯的,缺管教。
  煞阎王吼一吼凶一凶把小公子丢去角落里反省,又觉得怪可怜的,算了,抱怀里先安慰一下。
  煞气外露攻x娇气小公子受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瑞宁、赵肃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晚霞似火,染红半边天幕,下过一场雨的天空格外清透明亮。
  仙阳城的叶家府门外,停放着一辆又一辆的马车,马车送来的人皆是城内的大夫,仆人早早候在府门外,大夫们刚下车,就跟着仆人疾步赶进去。
  能让叶家如此大费周章地把城内所有大夫请来的人,也就只有叶家的小公子。
  谈起这位叶家的小公子叶瑞宁,虽出生在金银窝里,却没有那个命享受。
  叶瑞宁打从娘胎生下来的第一天起就落下先天的病根,身为叶家最幼小的儿子,自然享尽宠爱。十八年来叶家为小公子投进无数金钱,又是名医又是珍贵药材的找寻,勉强让小公子一边泡在药罐子里一边长大成人。
  这小半年来小叶公子的身体总算稳定下来,不料前两日难得出去游玩,回府途中遇上一场雨,其实这场雨是他临到叶府门外才下的,哪料淋了不过片刻的雨水,回来后就一病不起了。
  先是感染风寒,紧接发热喊着头疼,小叶公子的身躯比水晶还容易碎裂,风多吹一下雨多淋一滴都极有可能让他下不了床榻,他发热后府内伺候他的管事不敢多耽误一刻,当机立断地让仆人出去快马把大夫请来。
  叶家老爷和大公子外出谈好生意,刚进府门就听到叶瑞宁生病的消息,两人连歇息都不敢,快步往叶瑞宁的卧房赶去。
  大夫们提着药箱候在门外排队,叶老爷与叶家大公子掀开珠玉帘子,再绕过屏风,床榻内正趴着一个瘦弱的人,露在外头给大夫诊脉的手臂瘦得两根手指都能松松圈起来,白白净净的。
  听到有人进屋,叶瑞宁便恹恹地抬起眼,看到来人,猫儿一样的眼睛登时绽放出光彩来,非常惹人怜惜:“爹,荣笙哥哥,你们回来啦?”
  他的声调轻微细弱,乍听之下似一只小病猫在喵喵叫。若给其他瞧他不顺眼的富家子弟看了去,可不要得嘲讽他连病猫都不如。
  叶老爷待旁边的大夫诊完脉,贴心询问他小儿子的病情如何。而叶荣笙则坐在床榻边,揽起叶瑞宁瘦弱的身躯放在腿上,神色忧虑,心疼地问:“怎么生病了?”
  说罢,叶荣笙目光一厉,严肃地向守在旁边伺候的管事质问:“我和老爷才出去半天,半天不到你们怎么看小公子的,居然让他病了!”
  管事连忙屈膝下跪磕头,将过错全招揽到身上,叶瑞宁趴在他哥腿上感受着温暖的掌心贴在他后背为他顺气,管事脑袋磕在地面砰砰发响,不多时脑门就见了血。
  叶瑞宁瞥开视线,轻轻扯着叶荣笙的衣袖,道:“哥,我其实就只淋了不到几步路的雨。”只这一句话的时间,他便在细喘,捂起嘴巴轻轻咳出声。
  叶荣笙冷着脸,道:“狗奴才,还不下去把你的脸洗干净,吓着小公子该如何自罚?!”
  管事赶忙用袖子捂紧额头,躬起腰身退出去,外头的大夫一个接一个进来替叶瑞宁诊脉,连续五名大夫看下来后,叶瑞宁面露疲态,软软地趴在叶荣笙腿上睡着了,他太累了,气又堵着,睡时发出轻细的鼻鼾。
  叶荣笙轻手轻脚地把叶瑞宁抱回床榻里放下躺好,仔细盖严被褥,叶老爷正在大厅等五位大夫开药方,大夫们经过商榷后,马上将开好的药方递给叶老爷,连同需要注意的细节都慢慢道明。
  叶老爷让仆人按着药方迅速取药煎熬,叶家经营着城内最大的药铺,取个药材十分简单,药材送到厨房里熬好,马上端进小叶公子的卧室,让叶荣笙一勺一勺慢慢喂他。
  一碗药汁下肚,叶荣笙给叶瑞宁喂进两个甜枣子,拿起绢帕擦干净残留在唇边的药渍:“宁宁,身体可还难受?”
  叶瑞宁掀开闭合的眼睫,长睫抖了抖,如两把浓密的黑扇子,摇头:“舒服点了。”
  他竭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地看着叶荣笙,当真像一只病了的小猫努力装成无病的模样,回忆起今日所看到的地方,兴奋道:“荣笙哥哥,外头可真好玩儿,河廊两道好多商铺,人好多好热闹,我从没见过那么多人呢。唔,今天我出门时阳光很明媚,可是回到府门外就下雨了……”
  叶瑞宁话音越说越低,说完这长长的一句话有些累,靠在软枕歇了半晌,期盼地开口:“等我这次恢复,你再带我出去玩可好?”
  碍于身体的原因,叶瑞宁自小多被留在屋宅内走动,遇上天气变化,或是炎热与寒冷,他都要听家里的话,乖乖待在屋内避免着凉或受热。
  众人只知叶小公子娇贵,却不知他是经不起折腾。他连距离叶府外数百米外的路都算不得熟悉,为了不让他爹和哥哥担心,叶瑞宁安静地在叶府内待了十八年,比其他养在闺阁里的千金还要看得严。
  叶荣笙点头:“好,下次哥哥一定带宁宁出去玩。”
  叶瑞宁病了太久,出不了门,叶老爷就想着法子每隔一两个月在府内设宴,把城内富家门户,与叶瑞宁年纪相仿的子弟千金请来,少年人一块相处,好让他高兴高兴。
  可叶瑞宁却不太高兴,叶家是仙阳城内的首富,与他一块玩的人多数想巴结他,好分到叶家的生意。
  大家年轻气盛,有人愿意低头跟他玩,也有人假心假意惺惺作态,还有的趁长辈不在,暗着讽他比女人还不如。
  叶瑞宁虽然病怏怏的,他甘愿跟他爹和哥哥示弱,但在外人眼前,却不是那么好欺负,谁说他坏话都要被他记在心里,也不准他爹再设宴席,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爹他不要再跟外面的人来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