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在古代做储君+番外 作者:大叽叽女孩(下)

字体:[ ]

第95章 皇帝┃毕竟落后就要挨打,人心难测。
  信的内容寥寥数语, 每个字都力透纸背,彰显着顾宝莛所有的不解,等写完,将信给了贵喜, 让贵喜送到专门的信使手上, 快马加鞭的送过去时,顾宝莛等待的人也终于是姗姗来迟。
  今日晚了一些的薄公子一入书房便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书桌旁的一个小圆凳上, 他穿着一袭雅致的圆领袍, 领口镶着玉扣, 花纹是银丝流水图, 随着衣服主人的动作若隐若现, 将昨日所有危险的力量全部束缚在那体面之下。
  薄厌凉看着少年那满面不悦的样子, 便说:“我来的时候刚巧碰到了四王爷,看来四王爷把事情和你说了。”
  顾宝莛叹了口气, 整个人朝后一倒, 脱力地靠在檀木圈椅的椅背上, 修长指间泛着无边水红的手则搭在扶手上, 未束起的长发如绸缎落在肩头与椅背之后, 那黑发像是一场静止的无声瀑布, 在满屋墨香里一缕缕滑落。
  “水泥厂出事了,我上午还要去见温慧大师,所以只能下午再去看望伤员, 伤员我让四哥都送到我的庄子上去了,我还让太医和六哥先过去看看……”顾宝莛习惯姓地和薄厌凉说自己的一切。
  薄公子那双深蓝色的神秘瞳孔凝视太子, 并不打断太子的讲话,而是等太子说完以后,才慢慢说了一句:“四王爷从来不会和你说朝廷上的事情, 今日倒是来得早。”
  顾宝莛微妙地被提点了一下,皱着那天生便浓秀标致地眉,将信将疑:“你是说四哥骗我了?这可能不是三哥做的?”
  薄公子摇头:“是与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四王爷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再加上三王爷即将回京,这可能只是四王爷想要你有所准备,三王爷和四王爷素来不和,四王爷是怕希望他与三王爷针锋相对的时候,你有所准备。”
  顾宝莛立时便想起昨日四哥在南营同他说的话,当时四哥告诉他,水泥厂开了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不好的声音,当时顾宝莛还在想,反正他又不上朝,听也听不到,绝对不会被影响,谁知道原来还有这一层警告。
  顾宝莛其实有时候不太能理解四哥和三哥的对立,这种对立小时候尚且可以称得上是姓格不合,可现在呢?多少年过去了,三哥和四哥一次面都没有见过,就矛盾激化得这么凶残吗?
  顾宝莛不大信,他总觉得是有些误会的,不然也不会写一封家书去骂三哥。
  “所以我们现在还走不走?”薄厌凉看好友心中有些自己的想法,也不多说什么,问道。
  顾宝莛当然是点了点头,站起来双手将长发撩到身后去,说:“走,我把头发束起,你等我一会儿。”
  今日的行程是去清灵寺与住持大师共商大计,顾宝莛等了很多年,温慧大师也等了很多年,哪怕是天上下刀子,两人今日也定然是要见面的!
  薄厌凉了解顾小七,看着后者面上微笑的样子,知道他定然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镇定自若,但他不拆穿小七,这是小七的自我保护,撕掉会很疼的。
  等待顾宝莛出门的时候,薄厌凉便无所事事的靠在门边儿抱着小臂看又壮实了一圈的白将军在玉兰树下睡觉。
  站着等了几分钟后,又去坐着等,等小七束发戴冠一切准备妥当,正要出门,又听小七说想要上个厕所。
  很好,薄公子便好脾气的又坐回原位上一边喝茶一边等,因为小七肠胃不好,所以薄公做好了要等上好一会儿的准备,果不其然等他茶喝了,蹲到白将军睡觉的地方,拔了白将军两根鹅毛以报小时候被飙屎之仇后,顾宝莛才慢吞吞从净房出来,他一看顾小七那个样子就知道他腿又麻了,笑了笑,说:“这回能走了?”
  顾宝莛微赧着脸蛋,点了点头。
  在马车上,顾宝莛也算是休息了个够,以至于爬清灵寺的时候只让好友薄厌凉背着走了一小节路,便抵达目的地。
  清灵寺上的住持温慧大师不知道是早早就在阶梯之上等着,还是算准了时间刚好碰上,无论哪一个,顾宝莛都在看见温慧大师的时候忽地收起在好友面前累成狗的死样子,连忙恭敬与大师行礼,再被请入禅房中去。
  温慧大师十年前与十年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对顾宝莛这位太子殿下的态度却是变化极大。
  顾宝莛根本没有一个准备,便在入了禅房后被温慧大师这样德高望重的高僧跪着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
  只见温慧大师那双藏在微微下垂眼皮下面的睿智瞳孔饱含最真挚的热泪,顾宝莛吓了一跳,连忙去请起,温慧大师却摇头,说:“此礼请太子殿下受完!此礼是温慧替天下穷苦百姓给殿下行的!殿下受得起!也只有殿下能受!”
  顾宝莛被薄厌凉拉着回到自己的蒲团上,等温慧大师行礼完毕,才笑着说:“温慧大师实在是让本宫受宠若惊了。”
  温慧大师却摇头,双手合十,语速缓慢地说:“贫僧只是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人,所以情难自抑,更何况昨夜贫僧连夜读了殿下让人送上山来的所有书籍,本本精品,皆是通俗容易学习之物,从儿童识字算术,到读物,再到简单的农作物分解图画,这些书所面群众正是那些最底层的百姓,倘若当真发行全国,让私塾先生每七日教一次,六年下来,也刚好教完所有的字!哪怕只是能够识字,也足以影响他们的未来,太子殿下真菩萨也!”
  只不过,温慧大师话锋一转:“若要刊印这十本书籍,恐怕还要费些时日。”
  顾宝莛则说:“一个月内便可印完,请大师放心。”
  “哦?这话怎讲?”温慧大师惊讶。
  “四王爷处有奇人,想出了个活字印刷的法子,即将每一个字都单独反雕出来,在对应需要印刷的页面进行排版印刷,每一个字都能够反复利用,不需要总耗费大量的时间,甚至节约了很多雕刻模板的成本。”顾宝莛说道这里,抿唇微笑,眼睛都是弯弯地,犹如月牙,“本宫知道,所谓免费教育或许短期之内不见成效,但十年二十年过去,总会有效果,只要能够让一小部分人通过识字知道更多的选择,那么我们就不算失败。”
  一口气吃个大胖子的事情,顾宝莛没有想过,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地改变这个世界,他很庆幸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他说的话很多人都愿意听,愿意接受和改变。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