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匪报,永以为好 作者:山又言(下)

字体:[ ]

第77章 羊入虎穴
  “哎呦喂!各位大爷,哦不,大人!我真没想到翻个墙这么严重啊,我是真的有事!”
  “小人再也不敢了,大人行行好,放了小人吧…”
  “我了个天呐!”
  裴既明刚走到门口,就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不由得心神一凛,从门槛跨了进去:“齐昭!”
  齐昭被五花大绑着,看见裴既明后,不由得一愣:“糖芋儿?你…你也被抓了?”
  裴既明回头吩咐道:“快放开他。”
  齐昭大吃一惊:“你是他们头头?”
  裴既明过去给他解绳子,道:“这个…说来话长。”
  裴既明心里有些慌,齐昭在这里,那言砚呢?
  齐昭不可思议道:“京口一别快一年了,我也没听师兄再提起过你,你记忆恢复了?”
  “嗯。”裴既明回答:“恢复了。”
  齐昭亲热地搂住他的肩膀:“看起来你官儿挺大的,什么身份呀这是?”
  “六合司都督。”裴既明道:“裴既明。”
  裴既明感觉到齐昭搂住自己的胳膊顿时僵住了,齐昭目瞪口呆道:“裴…裴永的…儿子?”
  “嗯。”
  齐昭只是惊讶了一下,便又接着搂住了裴既明:“甭管你是谁,咱们还是兄弟。”
  裴既明淡淡一笑:“嗯。”
  齐昭摸了摸下巴,沉思道:“你是裴永的儿子,哦——那怪不得师兄在信里没提你一句。”
  “信里?”裴既明抓住关键字眼,关心道:“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我离开京口后就去了万毒宗,后来接到师兄来信,他说他去游山玩水去了,让我在万毒宗好好呆着,这都快一年了,我再也没有得到师兄的消息了。”齐昭皱眉道:“我之前还以为他和你在一起呢。”
  裴既明摇了摇头,目光暗淡道:“我们没有在一起。”
  齐昭问道:“他知道你的身份吗?”
  裴既明沉默了一瞬,然后道:“我回去后送了东西到竹舍,想来,他应是知道了。”
  “竹舍那堆东西是你送的啊?”齐昭恍然:“我之前回了一趟世安,看见院里有几箱金银珠宝,我还以为是师兄留给我的,嗐~也是,他才没那么大方呢!”
  裴既明没看见言砚,心里隐隐有些失落,他掩去眼中情绪,问道:“你饿了吗?我带你去吃饭。”
  “哎呀妈呀!可把我给饿坏了,我告诉你,你手下摔我!”齐昭愤愤不平地告状道:“那么高的墙,一脚就给我踢下来了!”
  裴既明忍笑:“公务在身,多多包含。”
  “咱们兄弟就不在乎这些了。”齐昭跟着裴既明去吃饭了。
  饭间,两人也聊上了。
  齐昭感慨道:“你可真是大有变化呀,以前都没我高,现在都比我高一个头顶了,你吃了啥灵丹妙药啊?”
  裴既明见到故人,心里也高兴:“你倒没怎么变。”还是那么欠。
  齐昭哈哈笑道:“我怎么也没法儿把你和传说中那个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联系到一块儿,哎呀,对不住…忘了那人是你爹。”
  裴既明毫不在乎道:“无碍,你随便说。”
  齐昭佯做不经意地往裴既明身后瞄了几眼,裴既明会意,问道:“你在找阿遥吗?”
  齐昭:“……”变个屁啊,还是这么直接!
  裴既明道:“他没来扬州,之前在建康时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哦。”齐昭挠了挠头,然后他迅速转移话题道:“怪不得之前在世安时,他不肯表明身份,一定是怕你的身份被我们知道了,我师兄就不治你了,你们可真不地道。”
  裴既明盯着茶杯里漂着的一片茶叶,缓缓道:“是不太地道。”
  “…呃。”齐昭感觉到他情绪的低落,忙道:“哎,糖芋儿,我可没挤兑你的意思啊。”
  “我知道。”裴既明点点头。
  “唉~”齐昭无奈地抓了抓头:“你这时难道不该给我一脚吗?小糖芋儿也变沉稳了。”
  裴既明忽略这句话,询问道:“你为何要强行进入扬州城?”
  “我也不是要进扬州城,我就是经过这里,我要去北岳,不经过这里的话就要绕远了,我时间紧张。”齐昭苦恼道。
  裴既明奇怪道:“你去北岳干什么?”
  齐昭又是叹气:“这就是一言难尽,说来话长了。”
  齐昭将自己的身世给裴既明说了一遍,裴既明也明白了:“所以,你是要去般若门?”
  “对啊。”齐昭点头,然后两眼放光地看向裴既明:“听说你曾在北岳大杀四方,你了解般若门吗?给我些建议呗。”
  “不曾有过交集。”裴既明深思道:“但听说,他们豢养了很多怪物,经常拿活人投喂,手段残忍。”
  齐昭贫嘴道:“有六合司残忍吗?”话一说完,齐昭就想扇自己耳刮子了。
  裴既明轻笑一声,调侃道:“那还差点儿。”
  齐昭心里有些不好受:“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我知道。”裴既明安抚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道:“总而言之,般若门十分危险,你去是送死。”
  “好歹兄弟一场,不用这么直接吧?”齐昭苦笑道。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