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蜘蛛侠]万有引力+番外 作者:yesplease

字体:[ ]

 
文案:
转学的第一天,我见义勇为援助了被校园霸凌的彼得·帕克。
对,起因是他拍我照片被发现了。这么说起来居然还有些尴尬。
不过没什么,反正最后他成了我男朋友。
-------------------------
涉及剧情的部分主要参考超凡蜘蛛侠1,篇幅不大但是主线。
正文是第三人称。
脑残粉,不黑小蜘蛛,开头和文案拍照是摄影爱好。
原创主角。主要用于满足和彼得帕克谈恋爱的心愿。
属姓↓
怀揣大秘密的开朗骄傲爱笑小太阳列奈X大家都知道怀揣大秘密的蜘蛛侠彼得
双向暗恋很甜的呀!
暂时不能保证日更了QAQ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近水楼台 异能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列奈·克利斯朵(LeonineCrystal),彼得·帕克(PeterParker) ┃ 配角:本,梅,弗莱许,埃希,格温,简等 ┃ 其它:最喜欢你了
==================
 
  ☆、Meet is sweet
 
  上高中的第一天。
  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糟的一天。列奈想。
  他用手指随便地把头发梳到脑后,抬头去看这所中学辉煌的校门。很难说私立高中会比这所历史悠久尖子辈出的公立高中好在哪里,但是至少自己不必在凌晨三点被叫醒从城市一头跑到另外一头。而且为了不引人注目,选择步行。
  不敢置信。
  列奈嘟囔了一句,在分班指示牌前站定,眯着眼睛浏览牌子上的几百个名字。
  “砰!”
  人群被响声震得一静,列奈在四周渐起的私语声中下意识地向声源看去。他敏锐地意识到开始有人指点自己,发出小声的议论。
  列奈皱了皱眉,向被围起来的发声处走去。
  “彼得·帕克,多么巧,同一所学校,哈?”一个充满恶意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还在摆弄你的破相机?”
  然后在沉默中传来粗暴的抢夺声。列奈从新生们给自己让出的空位里看见一个个头高大的寸头学生抖动着自己手里的拍立得照片,状似欣赏地向四周展示,啧啧称赞,“高材生,帕克。偷拍也很有一套。这个男孩长得不错嘛。”他发出大笑声,做作地露出惊恐的表情,“你不会是个死gay吧?聪明的帕克?”
  列奈油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皱起眉,优秀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了照片上自己的脸。
  瘦高的棕发男孩在之前被打翻在地,他勉强地爬起来,盯着寸头的眼神有点失焦,“还给我。”
  “还给你?”寸头像听了个什么笑话似的,“得了吧帕克,三年来你什么时候成功要回过?”他走上前,打算最后给这个孱弱的书呆子一拳,结束这场用以调剂的校园霸凌。
  “我觉得照片拍得不错。”列奈说。
  寸头的拳头被他死死摁住,他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金色眼睛逼视这个大块头,语气平稳又温和,“麻烦你给我拍照了彼得,都怪我妈妈非要留一张我的入学照片。”
  寸头涨红了脸也没能挣脱他的手,恼怒地瞪着列奈。
  列奈冲他微笑了一下。这个高大的男孩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一只被狮子摁在爪下的小白兔。眼前高一新生的笑容有点可怕,他按住你的力气让你觉得他随时可以在十秒之内让你满地找牙。考虑到周围姑娘们的抽气声,你可能还得不到一丝同情。
  大概他的英俊程度也有那么一点可怕。
  彼得只能隐约看见面前的一个背影,失去眼镜后他眼里的世界有些模糊。列奈转过身看看他,弯腰拾起被打飞的眼镜递到他手里。
  “没事了男孩,那个寸头走了。”列奈说,扬起他漂亮的眉毛,像一头刚打完胜仗抖了抖鬃毛的年轻狮子,“你还好吗?需要去一趟校医院吗?”他意识到自己前一句的语气有点像是对着年纪小的孩子讲话,很快调整了过来。
  彼得把自己的眼镜扶正,透过残破的镜片看清了列奈的样子。正午阳光下那双让他鬼使神差按下快门的蓝眼睛像冰或者宝石一样发着光,好看到让人惶恐。
  列奈歪过头看了看他,把另一只手里他的相机也递了回去。
  “你还好吧?”他担忧地问,“我看我们最好还是去一趟校医院。”
  彼得终于反应过来,尴尬地摆了摆手,“呃不……不用了,没关系,我是说。”他瞄了一眼还在列奈手里的那张相片,局促地眨了一下眼睛,“我很抱歉,呃,关于……”他胡乱地比了几个手势,“关于……偷拍你。”
  “这没什么。”列奈笑起来。他的蓝眼睛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
  “求你了,你看起来快急哭了。”列奈说,他看了看那张照片,照片里自己抬起头看着校门,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浓浓的阴影,被日光照亮的一小部分虹膜比天空还要蓝。“你绝对有摄影天赋,真的。你可以保留这张照片,只要不作商业用途。”
  “我的照片很值钱的。”他笑道,冲彼得眨了眨眼。
  他真的很爱笑。
  彼得手足无措地挠了挠自己的眉毛,不由自主地也笑了笑。
  “现在我们先去校医院,”列奈宣布,“我一定要迟到才能表达自己对这所高中的不满——走了彼得。”
  “谢谢你,”彼得说,‘真的。’
  列奈转过头来看着他,忍不住又笑起来,“好的,好的,帕克先生。别这样看我,我有点儿想揉你的头发……”
  他真的很爱笑。彼得默默地再次想,而且笑起来像个天使。不过他想和我交朋友吗?看起来不太像。
  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
  “他没什么大碍。”年长的护士扶了扶自己圆圆的眼镜,“只是一点擦伤和淤青。”
  “多谢您护士小姐。”列奈毫不吝惜自己的笑容,他很懂得如何讨老人家喜欢,大多数时间里他只需要付出一点笑容,就像现在这样。
  “我生平第一次被她——我是说尼尔斯护士,这么温柔地对待。”护士走后彼得忍不住说,“大概也是她生平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处理伤口。”
  列奈伏在他手边的桌上填写他们两个的医院证明条,闻言偏过脸来看向这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我看这不太难,只要你把她当作因自己受伤而恼怒的长辈来对待。”
  他促狭地冲彼得眨了眨左边的眼睛,浓而黑的长长睫毛飞快地上下扑闪了一下,像闪闪发光的一只黑色蝴蝶在惊叹的世人面前抖动了一下纤薄美丽的翅膀,“——并且拥有一个英俊的同学陪同。我猜这个条件也不可或缺。”列奈把手里写好的证明条递给彼得,同时奉送了一个漂亮的露齿笑容。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列奈问道。
  彼得垂下眼睛看了看证明条上自己被写得流畅好看的名字,故作镇定地看向他,“呃,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列奈愣了一下,略微抿住嘴唇,板着脸忍住了一个不由自主的笑容,“嗯,我……我知道。”
  “Peter,”彼得看着他说,脸绷得有点儿过于紧了,“Peter Parker。”
  列奈的蓝眼睛里含着一点流动的笑意,被透过玻璃窗照进病房的阳光照得发亮,他的皮肤被映得雪白。
  “Peter Parker,”他重复了一遍,“所以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朋友?彼得心想,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是的,当然,”彼得有点懊恼地维持住了自己没什么表情的脸,“我,嗯,我很高兴。”
  列奈落在他脸上的目光游移了那么半秒钟,很快又带着笑意注视他,“我在分班表上看见了你的名字。……我们是同班同学。”他微不可察地迟疑了一下,又说,“我是列奈,——Leonine Crystal。”
  彼得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没察觉这个名字有一点微妙的耳熟。他轻松地笑起来,真诚地说:“我已经开始期待高中的四年了。”
  列奈也松了口气,收回了紧紧盯着彼得的目光。他趴到小桌上,懒懒地把头埋进臂弯里嘟哝说:“我就不像你这么开心啦,我的新朋友可没有你的那么可爱……”
  彼得犹豫一下,小声问:“这是个玩笑吗?”
  然后他看见列奈消瘦的肩膀一抖一抖,发出了闷闷的笑声。
  “是的彼得,”他的新朋友露出半只蓝得让人发慌的眼睛,瓮声瓮气地说,“很明显你才是更可爱的那个。”
  “而我,”他说,“我是英俊。”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电影里彼得最开始戴的是隐形眼镜的问题:
同人以作者为准:)
存稿一万字,有点慌的。
 
  ☆、The world of you
 
  那天回到班级之后彼得和列奈都被点名批评,到教室外罚站。等回到教室,相邻的座位已经没有了。
  列奈单手拎着自己双肩包的两条背带,转脸去看彼得,“我们坐一起吧?”
  “乐意之至,”彼得说着环视教室一周,“但是……”好像没有座位了。
  列奈不等他说完,径自走向了一个空座位旁的黑发姑娘,还没靠近那姑娘脸上就红了,列奈便在背后悄悄招手示意彼得坐在旁边的空位上。
  “……谢谢你啦。”列奈最后冲那个女孩挥了挥手,坐下把书包放进了桌肚里,偏过脸来对彼得一笑,“你刚刚那道题要解题快得用中值定理——不过我觉得莱布尼茨公式可能更加易于理解。”
  “对,”彼得不由自主地接道,“我一开始确实用了莱布尼茨公式,但是做到一半我发现如果开头选择的是中值定理,中间过程可以略去很多。”
  “但是中间计算过程变得复杂了,”列奈说,“说明题目在设解时的方法是公式法。一般学生的计算能力会让定理解法在中途断链,耗时反而变长。”
  彼得点头,“没错,所以最后的参考答案没有给出中值定理解法。”
  “不可思议,”彼得忍不住说,“很少有人和我谈论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想到的?你知道,一个人其实很难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个体的不同,这一点甚至在心理学上都有论断,几乎可以归于生物的天姓之中。”
  列奈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下意识地先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在夸我吗?”然而彼得说这些话的表情和语气都热烈而诚恳,令人难以敷衍。他顿了顿,本想搪塞过去,却又鬼使神差地艰难措辞道:“有些人拥有天资,但这礼物在使人脱颖而出的同时,也将人孤立。有时候,我……我是说我们,需要非常努力地学习来使自己与常人一样,体会到别人的感受。”
  “你看起来……并且事实上也很受欢迎。”彼得说。他好像丝毫感觉不到列奈对于自夸的窘迫,棕色的眼睛非常认真非常温和,让人极受肯定和鼓舞,“你让我感到叔叔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当你拥有天资,就应该以此回报’。”
  那一刻列奈看着彼得明亮的眼睛,由衷感到一种沉重的自喜。他固然努力地将自己融入所谓“常人”,且已经并且仍将为此耗费无数枯燥无味的日夜,却实在不敢豪言自己是为回报世界的偏爱。列奈怨恨并且依赖自己的不同之处,试图将自己藏入人群,他难以以此为傲,彼得却让他十余年来初次隐约触碰到了“责任”一词庄严而狰狞的轮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