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光辉之敌 作者:天宫惊蛰(四)

字体:[ ]

 
 
 
 
第125章 圣杯战争
  法老王怎么可能会错认自己的珍宝呢?
  那可是来拉美西斯二世沉浸在没能让挚爱的友人留在丰饶的埃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带领着那群卑劣的、愚昧的、无耻的希伯来人离自己而去的日夜懊恼里, 由此在心里细细刻画、深深铭镌的恋慕之人啊!
  哪怕希尔格纳用宝具遮盖了自己的容貌,哪怕他的身形也返老还童变为了少年,哪怕他甚至改变了自己的常用武器,拉美西斯二世alter已经化为了固有技能的执念依然能够把希尔格纳从数千万人里一眼辨认出来。
  这个奥兹曼迪亚兹, 正是希尔格纳离去后, 又只能独自承受着十灾结束所带来的贫困与动乱, 从而变得愈发喜怒难辨、积威甚重的法老王。
  那些看他年轻便想欺上犯下、颠倒是非的臣下与贵族, 都被奥兹曼迪亚兹勒令压下地牢,统统砍头了。
  那一段时间尼罗河的水都被尸体所留下的血所染红,埃及上下为此战战兢兢、恐惧不已, 生怕下一刻那明晃晃的刀光就让自己的头颅和脖子分离。
  而为了最快速度镇压下动荡与那些宵小的奥兹曼迪亚兹, 也被惧怕着他威严气势与血腥手段的人们背地里称呼为日蚀之王。
  和那照耀着埃及、璀璨明亮的太阳王不同, 日蚀之王是侵蚀着太阳, 带来不幸与恐惧的恶王。
  而在国内情况好下来后, 奥斯曼迪亚兹甚至不顾祭司们的劝阻, 派出了大军从陆上绕过去, 去寻找那希伯来人口中诉说着的流淌着奶与蜜之地。
  ——并非所有的希伯来人都跟随着希尔格纳离去了, 也并非所有的希伯来人都是奴隶,而拉美西斯二世只需要许以重金, 这些希伯来人便争先恐后地向他如实坦诚了一切。
  而这毫无尊严、面对着金银珠宝就干脆利落出卖了同胞的希伯来人贪婪的嘴脸, 更是让拉美西斯二世担忧起那本姓十分温柔、替人着想的友人了。
  那些希伯来人不会感激希尔格纳的, 不会记得是希尔格纳给了他们自由, 再多的恩惠当他们感受到了迁徙旅途中的艰辛与痛苦时,便会反过来朝希尔格纳露出獠牙,憎恨着他为何要将他们带出埃及。
  拉美西斯二世一想到那些愚昧之徒会对希尔格纳露出了憎恶之色, 便连一刻也无法容忍——将希尔格纳带回埃及刻不容缓!
  这个已经下令杀掉了许多反抗自己的人、让血水淌满了清澈尼罗母亲河的日蚀之王,哪怕是命令麾下的士兵去往一个或许并不存在的国度, 把那个带领着数十万希伯来人离开埃及的罪臣给接回来,也并不在意到底要花费多少的钱财、会白耗多少埃及的宝贵兵力——虽然实际上希尔格纳的行为已经无异于背叛了埃及,但并没有人敢明面说希尔格纳是罪臣,至少所有被拉美西斯二世陛下发现这么称呼希尔格纳的人,全都被抓起来以诽谤罪关押在地牢脱了层皮后,便也无人再敢以身试法了。
  法老王的命令是绝对的,而日蚀之王的傲慢与骄傲,更是不允许有其他的吵嚷声音反驳自己。
  数万的军队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埃及,跟随着希伯来先知圣人的脚步追寻了过去,但每每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几乎可以抓到这支队伍的尾巴,但是埃及军队最终得到的,却总是圣人所残留下来的痕迹。
  派出去的军队毫无收获,让法老王更是大发雷霆,甚至摔碎了好几只心爱的水壶,被水壶碎片划伤了的侍从和侍女们不敢吭声,只能拼命地低下头,祈求着自己不要引起盛怒中法老王的注意,免得殃及池鱼。
  但其实并非是埃及军队的无能,而是拥有着神明权能之杖的希尔格纳施展了魔力,掩盖了所有可能泄露行踪的痕迹,即便被随行军队的实力出色的祭司看穿了,在压倒姓的魔力前,他们最终也无法追上他,留下他,或者是带回他。
  这也无怪于找寻辨认希尔格纳这个技能,几乎化为了拉美西斯二世的固有技能了,执念可是相当可怕的东西。
  倘若这一次现界的ruler不是希尔格纳,那么拉美西斯二世alter恐怕会参与着圣杯战争直到他获得胜利得到圣杯,向那万能的许愿机道出自己的愿望吧。
  ——让他带着足够的力量回到那个金色的雨水在眼底涌动着的分离之日,让他回到那无力阻止苇海被分开的时刻。
  而这一次,早有准备的法老王会在天火降临隔绝自己与白发的友人之前,先把希尔格纳揽入怀中。
  即便阻拦他的是自己所尊敬着的神明,即便异域的神明想要从自己这里夺走希尔格纳,那么拉美西斯二世会让他们意识到,日蚀之王的愤怒与憎恶有多么可怕。
  但如果白发的圣人想要挣扎、想要逃离自己的话,那就先弄断他的双腿,束缚住他的双手,在他的眼前把那些希伯来人全部杀光,断绝掉圣人一切可能离开自己的诱因。
  奥兹曼迪亚兹已经受够了因为尊敬友人的决心选择了放手,眼睁睁地看着希尔格纳去赴一场看不到头的苦难,结果备受从冥府烧灼而来的黑火日夜噬心的痛楚了。
  这便是日蚀之王奥兹曼迪亚兹的愿望。
  但是这一次圣杯战争的ruler是希尔格纳!是那个奥兹曼迪亚兹没能在苇海分开之日留下的友人!
  “余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不用再寄托于那个杯子了。”
  固然奥兹曼迪亚兹想要得到圣杯,许愿带着力量回到分离的那一日,但这个前提是要建立在他没有在这场圣杯战争里见到希尔格纳的情况下。
  重逢的欣喜之情充盈了日蚀之王的全身,让奥兹曼迪亚兹甚至开始如同去见情郎的少女般检查起自己的着装了。
  嗯,冠冕完美,权杖完美,披风完美,脸和身材也很完美地固定在了最俊美的盛年时期,奥兹曼迪亚兹迅速地检查完毕后,便踏入了献祭斯芬克斯兽出现的转送阵里。
  漆黑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让这个本就被毁得凌乱不堪的港口码头变得更加诡谲可怖了。
  希尔格纳皱起眉头,看向了堕落在地上的斯芬克斯兽所化成的几乎冲向天空的火柱,心中不知为何忽然加速跳动了起来——这是本能在警告着主人要小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