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灵契之一伴三生+番外 作者:風灵楚韵(上)

字体:[ ]

 
  文案:
  孤琴仙尊修无情道,却因动情而修为受损百余年,人们都说他对唯一的弟子江随澜情根深种。
  江随澜本也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仙魔平洲之战,江随澜见到了与他长相八成相似的魔尊护法楼冰,亲眼目睹师尊神情失态,几近癫狂。他想起师门有人曾提过,在他入雁歧山前,孤琴仙尊有个师弟叫楼琼树,不慎身死道消了。
  琼枝玉树为冰。
  前因后果,师尊对自己态度的变幻莫测,如今一目了然。
  于是江随澜跑了。
  *
  孤琴仙尊殷淮梦,十岁入仙门,修道一路坦途。五百岁遇师弟楼琼树,因动情而道心不稳,师弟陨落,他大恸,走火入魔;后来他收了个徒儿,把未敢与楼琼树做的事与徒弟做了个遍。
  他以为自己只是找慰藉,不动真感情。
  未曾想有朝一日徒弟失踪,他道也不修了,风仪不顾,携一把琴,誓要翻遍九洲。
  人人都说,孤琴怕要堕魔,成魔琴了。
  *
  再见江随澜,他小腹微隆,身边有了新人,轻描淡写:“怀孕了,孩子是他的。”
  殷淮梦一念成魔。
  ***
  【预警】师徒年上/狗血烂俗梗/追妻火葬场
  内容标签: 生子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随澜,殷淮梦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狗血酸爽带球跑
  立意:论如何重建爱情中的信任关系
 
 
第1章 
  雁歧山位于蹇洲北原,是冰天雪地中的一山芳菲。此地道门便以山为名,有仙尊五位,霸剑、醉刀、孤琴、潜阳、踏月。
  这样的势力,在九洲能排前十。
  孤琴尊者殷淮梦的洞府在小银峰,这里气候如初夏,阵法送着凉气,花木茂盛,猫儿踮着步越上栅栏,两只眼盯着那似人间布局的院落。
  屋中满溢麝香气息,殷淮梦顿了片刻,从江随澜身上退开,吻了吻他汗湿的鬓角,低声道:“师父要与我们论事,我去去就回,你休息罢。”
  江随澜眼尾一抹桃红,慵慵懒懒,嗓音微哑:“知道了,师尊。”
  师尊二字叫得柔黏甜媚,殷淮梦没忍住,舍下未系的腰带,俯身又吻了吻他的唇。
  “我帮你系。”江随澜撑起身,乌黑发丝散落一床。
  今日论事,孤琴又迟到了。
  他一身白衣绣着银色云纹,发束得一丝不苟,神情淡漠:“随澜黏人。”
  醉刀哈哈大笑,说:“是是,回回都是随澜黏人。”
  师父兰湘子,雁歧山掌门,只差一步便能羽化登仙的人物。
  他淡淡笑道:“莫要打趣淮梦,随澜来后,他比以前好了许多。是好事。”
  踏月道:“师兄何时与随澜正式结契做道侣?现下一直这样顶着师徒名分,总非长久之计。”
  殷淮梦沉默须臾,说:“他不好好修炼,一身懒骨,百年还停在初境,此事……再议吧。”
  像是借口。
  霸剑与醉刀对视一眼,醉刀打着哈哈说:“你别不是还忘不了楼师弟……”
  殷淮梦神色一沉。
  兰湘子道:“不说这些了,谈正事。魔修已攻下崎洲,崎平边界由珞隐宗牵头守卫,但防线已溃败小半,恐怕支撑不了多久。珞隐宗向雁歧山寒镜府等门派飞了青鸟信,正式求援。”
  霸剑道:“魔修人人得而诛之!崎洲、平洲之后,就是我们蹇洲了,这仗没得躲!师父,我请战!”
  殷淮梦也上前一步。
  兰湘子含笑道:“那么,霸剑、孤琴,你二人去吧。”
  *
  江随澜懒洋洋地逗猫。
  他刚沐浴完毕,头发还湿着,滴滴答答落水,猫都嫌他,从他手里挣开。
  江随澜也不强求。
  他在前院走了走,浇浇花,摘摘果。对着殷淮梦五十年前就开始教他的剑谱比划了两下,嫌剑沉,累手腕,扔下了。
  去后院挑了只仙鹤骑,在雁歧山上空兜风。
  江随澜在雁歧山没什么朋友,殷淮梦不在的时候,总有些寂寞。
  他是孤琴唯一的弟子,偏这弟子当得不太纯粹。虽他和师尊的关系得到了掌门与其他仙尊的默认,但与他同辈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之间还是传着流言,隐隐瞧不起他。
  江随澜不在乎。
  有情饮水饱。
  师尊在外,人们只能看见他禁欲冷淡,却不知他也会如热焰情动。
  只为他情动。
  这么一想,那些微孤单情绪都不是事。
  更何况小银峰还是有许多乐子的。
  殷淮梦给他搜罗了许多话本、虚境故事,供他打发时间。有猫,有鹤,还有一大片山田由他捣鼓。
  不知过了多久,殷淮梦回来了。
  江随澜在半空就从仙鹤身上跳了下去,他境界不够御器飞行,但他知道殷淮梦会接住他。
  果然,落到一半,就跌进了师尊怀里。
  殷淮梦无奈叹道:“这么爱玩。”
  江随澜修道至今刚过百年,年岁也是一百出头,在六百多岁的殷淮梦眼中,有时还是孩子。他嘻嘻笑着搂住殷淮梦的脖子,说:“师尊,你才走了几炷香,我就想你想得不行啦。”
  殷淮梦抱着他落地,没应他的撒娇。
  江随澜不以为意。
  他只当殷淮梦生姓如此,不擅接这样的话。
  院里的猫也亲殷淮梦。
  江随澜为此酸溜溜地骂过几回猫,平时都是他伺候猫主子吃喝,当年也是他捡到伤痕累累的它带回来治好的,殷淮梦笑脸都不给它一个,它偏偏上赶着,怎么能不气。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