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作者:江色暮(二)

字体:[ ]

 
第129章 相机
  厕所的灯光倏忽暗了下去。
  一道黑色的影子, 慢慢浮现在季寒川身后墙壁上。而季寒川低头,琢磨着手臂上的字, 似乎完全没有留意背后动静。
  他脑海的确很乱。
  真实的、虚假的信息在其中冲刷。他毕竟只是玩家——玩家?
  季寒川眼神一凛。
  他几乎是熟门熟路,闭上眼睛,然后身体灵活向一边扭去。什么东西轻柔地从他刚刚站着的地方滑过, 而季寒川扶着额头,叫对方:“陈老师。”
  “陈老师”不回答。
  季寒川想起第一局游戏中被纸币灰烬焚烧的巨人, 心中一动。
  他慢吞吞,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老人机CAO作简单,没有智能机复杂的锁屏、密码。更不可能出现找不到按键的问题。季寒川不睁眼, 也知道自己已经打开相机。
  第一局里,他作为一个成年员工, 被“没收”所有钱财、通讯工具,理由是“业务太差,培训期间要一心一意, 不让其他东西分心”。
  勉强说得通。但仔细一想, 季寒川简直想报警说自己进了传销组织。
  到眼下, 他是高中生。游戏给他的理由是, 邵佑“没收”了他的手机, 要他好好学习。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这和第一轮中遇到的情况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且刚刚沙发相对, 就在季寒川满脑子新闻、要给陈老师拍一张的时候, 陈老师蓦然坐下。而在那之后, 原本寂静的房间开始有了其他声音。
  仿佛客厅与厨房之间的隔阂被撤离。
  季寒川谨慎猜测, 或许相机能对陈老师的影子起一定作用。
  他循着记忆里的按键,打开录像功能,在厕所里转了两圈,三百六十度拍摄。
  虽然闭眼,但厕所的灯光仍然能透过眼皮,让季寒川有所察觉。
  似乎在录像之后,灯光亮堂一些。
  录像功能还没关闭。季寒川沉吟片刻,突然转过手机,将镜头对准自己。
  手机翻转的一刻,他突然有种奇怪感觉。像是流沙拂过身体,又像魂灵从血肉离开。他站在原地,脑海里转过无数画面。
  他不记得自己去过“老校区”。
  但他在记忆里看到,在一间陈旧很多的教室里,自己似乎弯腰捡东西。而邵佑的手放在他后颈,顺着脊柱往下滑动。这样亲昵。
  邵佑撑着下巴看他,眼睛很黑,像是两颗黑曜石。他沉沉注视季寒川,直到季寒川抬头,问邵佑一句话。
  他看到寂静深夜,自己坐在一扇门前,月光自窗子投入。宁宁在他眼前,笑嘻嘻玩闹。
  看到光亮白天,他和邵佑、和宁宁一起在一块狭窄空地,身前身后都是墙壁,只有左右留出一条小径。自己手上拿一根木棍,在地上图画。
  看到火光燃起,一个相貌诡谲的怪物抬起八条女人腿朝自己爬来。那怪物腹下吐丝,季寒川猝不及防之下被缠住。他被裹成人蛹,然后摸到口袋中的打火机。
  看到——
  季寒川头脑一震。
  厕所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对话。有女人的声音,是陈莉莉妈妈。还有陈莉莉惊慌失措的尖叫,说:“你别过来!别碰我妈!”
  季寒川猛然睁眼!
  他眼前空无一物。是普通房间。
  季寒川拧开厕所门把手,踏出屋外。见陈莉莉将中年女人护在身后,手上拿了一把雨伞,恐惧到几乎崩溃,朝眼前男人喊:“你是什么东西!”
  陈老师阴沉沉地看着她,说:“王雅,你就是这么教女儿的?”
  陈莉莉整个人一颤,护住母亲的手又往后一些。她几乎要哭了,讲话时都带上沙哑腔调,说:“你到底是谁!”
  陈老师冷漠地:“王雅,你来说。”
  显然,他口中的“王雅”,正是陈莉莉妈妈。此刻她显然愣住,接连数日没有出门,她的记忆比陈莉莉要混沌许多。在思绪慢慢回笼后,她脸色一点点发白,看着丈夫想起什么。
  嗓音发颤:“你不是、你不是……”死了吗?!
  她亲眼看着丈夫火化!
  陈老师听着这个回答,似乎失望。他往前一步,还要说什么。这时候,忽然有另一道身影,插在陈老师与陈莉莉母女之间。
  季寒川嗓音里带着笑意,对陈莉莉说:“陈小姐,今晚你和阿姨出门住旅馆吧。”
  陈莉莉一愣。但她很果断,回神后立刻道:“好!”恰好她的包就放在进门那边的柜子上,里面有证件和钱。
  王女士扶着女儿手臂,茫然无措。陈莉莉安慰她:“妈,季先生是我请来处理这件事的,别怕。”
  季寒川又道:“陈小姐,你家里的家具可能有些磕碰。”
  陈莉莉迅速道:“没事儿!你看着办!”
  随后就带着妈妈往出走。
  离开家门,陈莉莉冷汗涔涔。但她仍然提着一口气,一路到酒店、开好房间,终于能暂且放心。然后就突然哭出来。
  王女士也是懵的,到现在都有些不能接受。但见女儿哭了,还是抱住陈莉莉安慰。
  到后面,成了母女抱头痛哭。陈莉莉一边打哭嗝一边说:“妈,我好害怕,好害怕。”
  王雅带着点担忧,拍一拍女儿的背,问起季寒川的情况。
  时间前推,陈莉莉与王雅离开后,房间里。
  转瞬功夫,陈老师的脸孔开始变黑。在灯光下,季寒川看得清清楚楚。
  就好像要变成一团影子。
  季寒川却不惧怕,甚至有点期待。
  他知道这局游戏会“重启”,知道眼下至少是第二轮。而刚刚眼前闪过的那些画面,显然与“第一轮”有关。
  季寒川很期待恢复记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