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金盆洗手很多年了 作者:会者一祈

字体:[ ]

  《我金盆洗手很多年了》作者:会者一祈
 
  文案:
  我叫田中,普通的男子高中生,梦想本来是慵懒一辈子。
  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去给世界意识打工。
  过程是一把辛酸泪,至于是我的泪还是其他人的泪,这个不太好说。
  我已经金盆洗手很多年了,但是有人对我的过去很好奇,那我就讲讲吧。
  正经文案:田中江活了很多年,是比狠人还要狠的狼灭。究其原因就是在那些年里被他坑过大佬足够填满一个坑。本文又名《大佬的回忆录》、《八一八那些被我迫害的人》。
  异世界包括:妖魔横行平安京、相亲相爱忍者世界、食人鬼出没的大正时代……
  高能预警:
  1.男主本位制故事。
  2.全文工具人,因为大佬是不需要感情的,至于cp在专栏的另一本书。
  3.大佬也是需要成长的,尤其是心性上,觉得主角憋屈不喜者直接点叉,不要留评影响作者心情。
 
  内容标签:火影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中江(我)┃配角:平安京大佬们,屑老板和他的手下敌人,查克拉忍者┃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金盆洗手了可是没人信
  立意:男子高中生与超能力者们一起努力拯救世界!
 
 
第1章 平安京的那些事(1)
  讲真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干活很多年了,但是有人说要我把过去的一些事讲出来,他好做本受害者名单。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但是我对朋友的耐性很好,所以我答应了。我的过去太长太长,而且有些事情是我不想说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要说的会不会包含谎言,所以你们就当个故事听吧。
  对了,首先是自我介绍。我是田中江,一个人类。
  这是个前提,我虽然活了那么长,但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至少在我原来的世界是。
  不过我原本的世界已经毁灭了,所以我不得不到了另外的世界生活。
  我好像有些啰嗦了,那么我现在开始吧。
  江这个名字是我后来取的,因为一些原因,我的名字在原世界好像成了薛定谔般的存在,为了方便我就取了这个名字,在第一个故事里我的名字叫贺茂江。
  我生在平安京当时最负盛名的贺茂家,在那个神鬼与人共处的时代,这个背景是非常戏剧性的,往后两千年我还看到过龙傲天穿越回平安京成为大阴阳师的小说,可惜的是我不是这样故事的主角。
  我的父亲把我带回家取了名之后就撒手人寰,我的母亲不详。抚养我长大的,像父亲一样的存在的是我的兄长——贺茂忠行,和我作为兄弟一样长大的是我的大侄子贺茂保宪。
  这听起来有些乱,但我当年对此一点抵触都没有,因为无论是我的兄长还是我的大侄子对我都是不错的。
  尤其是我的兄长,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那时跟着比我大两岁的大侄子一起在兄长那里启蒙。或许是在我背完了《易经》,而我大侄子还在背启蒙的几行和歌的时候,兄长对我的态度变了。多谢我原本世界的馈赠,我的学习能力很强,或者说记性很好,过目不忘这种对我来说很容易。
  但即使是这样,我看着兄长第二天搬来比我还高的书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脚底发软。
  兄长对我的学业很是看重,以至于他停了我大侄子的课专门来盯我一个人,而我之前的咸鱼生活也就此离我而去。
  我的课业繁重,有时候我能三天就用掉一块墨锭。但是兄长对我的求学态度不允肯定,“你还要更努力一点。”这是他对我说过最多的话。
  我获取的知识和兄长的法令纹加深程度是成正比的。我很心疼兄长那张越来越像班主任的脸,但我大侄子说如果我不旷课不溜出去玩他就相信我了。我深思熟虑了三秒钟,决定把第二天和大侄子一起溜出去的计划取消了。
  贺茂家的天才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平安京。以前贺茂家对我的定位就是前家主留下的拖油瓶,后来我跟着兄长学习之后,那些以往看完不上的族人也会对我示意问好。
  我也渐渐熟悉起来作为一个未来大阴阳师的为人处世,当然也有不熟悉的,大侄子和我越发疏离了。
  “那孩子真可怜。”
  “听说是一起做的启蒙,但是比不上比他小三岁的叔父,就被家主放弃了。”
  “明明是家主的孩子却没有才能,真是可悲啊!”
  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也在无意中听到了不少,更别说比我要空闲很多的大侄子,他只会听到更多。
  贺茂保宪,贺茂忠行的长子,在我之前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平庸的,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没有我。可我的出现已成为现实,所以他在和我的较量下沦为平庸,这也是现实。
  “保宪,你没有才能。”再懂事的孩子在听到父亲的否定也不能心里毫无波动。
  所以那天夜晚贺茂保宪偷跑出了贺茂家。
  我是知道他要去做什么的,但我没有阻止他,作为把幼鸟挤出鸟巢的杜鹃,我只是目睹了幼鸟挣扎着想要活下去。
  我决定帮他一把。
  贺茂保宪的目的是比我先一步契约到强大的式神,可惜他选错了目标。
  那只名叫羽衣狐的妖怪附身在藤原家的女儿身上,被当任阴阳寮的阴阳头,也就是我的兄长贺茂忠行退治,现在大江山的边缘养伤。
  所以说大侄子到底还是年轻比不上他以后的世故圆滑,选择了一个对他来说过分强大的妖怪,更选择一个不利于他的作战地点。
  羽衣狐就算重伤也不会是他能对付的,大江山的妖怪更不会在意在两败俱伤的关键时刻来个坐收渔翁之利。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欠揍了。
  我设置了结界,让战斗的动静传不出去。然后看着大侄子被羽衣狐吊打了十几分钟之后,抢在羽衣狐要挖出大侄子的活肝之前出手救下了他。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