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罪途同归 作者:小工蜂(26)

字体:[ ]

第18章 崇拜03
  在瞪着被一瓶清酒就撂翻的顾言他五分钟后,陆铮终于接受了靠意念无法唤醒他人这一客观事实,他纠结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开始掏出手机给代驾公司打电话。
  “御景路118号麻屋日料店,麻烦尽快安排一名年轻力壮的代驾。”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二十分钟后,陆铮的幻想被彻底打破了。
  代驾司机是一个年轻姑娘,这姑娘和陆铮大眼瞪小眼了两分钟,面对陆铮铁青的脸色,
  费劲吧啦地憋出一句话,“实在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公司司机人手不够,现在就只剩我了。。。”
  ------------------------------------------
  “剪刀、石头、布。。。”
  “剪刀、石头、布。。。”
  “剪刀、石头、布!!!”
  黑暗充斥着视野,周遭充满了腥臭腐败的气息,清脆的童音伴随着微微的颤抖,空旷的空间回荡着回音。他抬头看见头顶的天窗透进的一点月光,显得那么苍白和凄凉。。。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还没决定好吗?”
  “当!”
  “当!!”
  “当!!!”
  陆铮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心脏砰砰直跳!他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缓了几十秒才镇定下来,意识到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环顾四周才想起来这是顾言他家。。。
  他看看窗外的天色,一点也没有要天亮的迹象,抬起手腕看了看表,3:20分。
  竟然做噩梦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想起昨晚和顾言他吃饭时说起的那件事,寻思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陆铮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重新躺下,调整了一下睡姿。
  迷迷糊糊过了一阵儿。
  “啊!!!”
  伴随着一声大叫,陆铮支离破碎的睡眠彻底宣告结束。
  只听屋里的声音由一开始的窸窸窣窣变成丁玲咣当,紧接着“咚”地一声闷响,“啊,我艹!”
  顾言他光着膀子从屋里单腿跳了出来,另一条腿因为膝盖撞在了门上,疼的一直抱在手里。
  “你。。。”陆铮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才发现已经天亮了,“能不能动静小点。。。”
  “陆小铮?!你怎么在我家?我。。怎么没穿衣服?啊!!!”顾言他低头看看自己,像触电一般地蹦了起来。
  “别那么夸张,”陆铮翻了个身坐了起来,顺了顺自己的炸毛,“昨天是谁喝了一瓶清酒就醉的不省人事,酒精过敏你就吭声,逞什么能?”
  “啊。。。”顾言他挠了挠后脖子。
  “我送你上来看见你脖子上有红疹,只能把你衣服脱了观察,还好没有全身出现过敏现象。幸亏你酒品还算好,只是倒头大睡,不然我恐怕不能保证这会你身上没伤。”
  陆铮站起来向卫生间方向走去,“有没有洗漱用品?”
  “有。。有。。”顾言他连忙要去卫生间拿,突然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裤,“嗷”地一声窜回了卧室。
  “陆小铮,我记住你了!”卧室里传出顾言他穿裤子的声音,“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扒我裤子了!”
  “是就是呗,”陆铮的声音伴着哗哗的水声,“你一个30来岁的大老爷们儿,又不是小姑娘,就算你喜欢男人。。。”
  陆铮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如果这是漫画,此时应该有乌鸦从两人头顶飞过。。。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顾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从什么时候?”
  “额。。。从一开始吧。”
  “那你还来三番五次地聊闲!!!”顾言他气的七窍生烟。
  “我又不是故意的。。。”陆铮两手一摊,做无奈状。
  “你就只会这一句台词吗?”顾言他无处发泄,只能冲着陆铮隔空一点。
  “知道就知道了呗,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陆铮突然底气十足。“弯的又不止你一个。”
  “什么意思?”
  “没。。什么,见怪不怪。”
  “那么。。你呢?”顾言他试探姓地问道。
  “你猜。”
  陆铮的眼里闪出狡黠的光芒。
  顾言他正要追问,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陆铮隔了老远就听见陈辰的声音。
  “老大!紧急情况,滨海北路海天花园发现一具女尸!现场老惨了!分局不敢接,吴局直接安排咱们过去!”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什么情况?”陆铮从水池边抬起脸。
  “不知道,陈辰说情况特殊,我这会就要赶过去。”顾言他挤进卫生间,“快点陆小铮,哥还要洗脸呢!”
  “需要我去吗?”陆铮收拾妥当站在门口问道。
  “你想来就来。”顾言他抓起手机奔了出去。
  顾言他和陆铮来到了位于海天花园的案发现场,还没进门,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据报案的邻居说,早上出门遛狗发现对门家的门大开着,敲了几下没人答应,都是邻居,就推门进去想提醒一下,结果发现满屋子地上墙上都是血,女主人横躺在客厅地板上,脖子上开了一个大血口子,吓得他屁滚尿流地就往外跑,跑了好远才想起来报警。
  现场物证科的几个科员正在拍照取证。
  死者双眼涣散地盯着天花板,仿佛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脖颈处的割痕足有一尺多长,深可见骨,外露着鲜红色的肌肉组织,乍一看确实有些骇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