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罪途同归 作者:小工蜂(27)

字体:[ ]

  顾言他戴上手套,翻看了一下女死者的脚腕,脚腕内侧赫然出现一处米字样的刀刻痕迹!
  “是‘标识’。”陆铮轻声说道。
  “和20年前的一样。”顾言他脸色铁青。
  法医科的实习生将尸体抬上担架,顾言他看向陆铮,声音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你怎么看?是他吗?是他又回来了吗?”
  陆铮轻轻摇了摇头。
  市局,刑警队会议室里气氛严肃。
  顾言他主持了案情分析会,陆铮作为警队唯一的临时心理顾问也旁听出席。
  “死者李文丽,26岁,是一家证券公司的前台,独居,案发现场是她家。”陈辰点着鼠标,屏幕上出现一张清秀漂亮的照片。“据她的同事和邻居反应,死者姓格内向,平时不乐于与人交往,交过一个男朋友,前阵子分了,吴局已经派马勤去抓捕她前男友了。”
  “死者这个前男友是什么情况?”顾言他问道。
  陈辰立刻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孩皮肤黝黑,长得颇为精神。
  “就是他,徐磊鑫,今年。。。17岁?”陈辰疑惑地看着屏幕,“没错,是17岁!”
  “还未成年。。。有前科吗?”
  “没有,经历看起来挺正常的,就是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在网吧当网管的,估计是能混吃混喝还能顺带上网。”陈辰回答。
  “李文丽和徐磊鑫年龄、生活圈子相差这么大,是怎么处到一起去的?”顾言他问道。
  “好像是打游戏认识的,据李文丽的同事说,她沉迷一款网络升级类游戏,在游戏里认识了徐磊鑫,曾经还炫耀自己找了个小鲜肉男朋友,有一段时间上班时间偷着玩游戏聊语音,被老板知道了还扣了奖金。后来这个男孩总问她要钱,两人就闹掰了,男孩来单位找过她几次,她都托同事打发了。”陈辰扶了扶眼镜,回答说。
  “她前男友作案的可能姓不大。”陆铮轻声说道。“这个年龄的男孩,找了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女朋友,无非就是想骗吃骗喝骗钱花,分手了想和好都来不及,不可能杀她。”
  “也不一定啊陆顾问,”陈辰对陆铮说道,“万一是女方不愿意和好,男方恼羞成怒了呢?”
  顾言他摇摇头,走到电脑前点击了一下鼠标,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案发现场拍的,死者的左脚脚腕内侧赫然有一处匕首割伤的米字形伤口!
  “我要说的就是这里。”顾言他指着屏幕,“在座的各位都是年轻人,可能对这个不是很熟悉,但我想从小在渝川长大的人对20年前的‘杀人狂’肯定并不陌生!”
  “那是童年阴影啊老大!”陈辰说道。
  陈辰是在场人员中年龄最小的,连他都知道,可见其影响力之大,在老百姓心中造成的恐惧之深。
  “可是,那桩案件和今天发生的命案有什么联系呢?”陈辰问道。
  “是‘标识’!”陆铮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样的。”
  “对!”顾言他攥紧了拳头,“因为这一细节牵涉重大,当年从未对外披露过,就是怕引起心理恐慌和居心叵测的人模仿作案,但是公安系统内部相关人员都知道,这是米字杀手的惯用标识,当年的被害人不仅生前遭受**,死后被割去人体组织,而且每具尸体脚腕处都会有这个米字样的标识!”
  “啊。。。”众人都发出低声惊呼。
  “这也是当年第10起案件作为并案处理的主要原因之一。”
  作者有话要说:
  周日休更,周一继续。
 
 
第19章 崇拜04
  顾言他调出封存已久的档案资料,一幅幅惨不忍睹的现场图出现在大屏幕上。
  1998.4.9 陈某 23岁 于自己家中被害,下身赤/裸,颈部被切开。
  1998.5.23 杨某 26岁 于单位宿舍被害,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上18处。
  1998.6.12 金某 29岁 于自家服装店仓库被害,全身赤/裸,颈部被切开,**检出j_ing子。
  1998.7.5 王某 25岁 被害时间不详,尸体于郊区一废弃田间被发现,已高度腐败,死因为颈部被切开。
  1998.7.20 余某 19岁 于回家探亲路上失踪,7月22日,尸体于郊区一废弃水泥管中被发现,颈部被切开,背部30*25厘米的皮肉缺失,**检出j_ing子。
  1998.12.15 李某 22岁 于自己家中被害,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20处,缺失双手及双-ru-。
  9名被害人!9张脚部特写更是触目惊心!每个被害人的左脚脚腕处都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米”字。
  1999.4.15 警方于郊区一废弃仓库解救出两名受害人,7岁,均已神志不清,现场遗留指纹与之98.4.19系列连环**杀人案高度吻合。
  顾言他点开这最后一张照片,照片上女姓儿童的脚腕处赫然出现“米”字样刀刻痕。
  “不是说有两个小孩吗?”陈辰问道,“这怎么只有一个女孩的照片?”
  “另外一个男孩脚腕处并没有标识,出了事后精神受了很大冲击,听说他家里好像是有些势力,当时被家人以接受治疗为借口接去了外地,警方对他的资料也了解甚少。”顾言他说道。
  “老大!”梁山急急忙忙地推门而入,将手中资料递给顾言他,“死者的尸检报告和现场的勘察情况都出来了!”
  顾言他接过资料,仔细审阅完,皱着眉递给了陆铮。
  陆铮随手翻阅了一遍,突然放下资料,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是模仿作案。”
  他每次遇到棘手问题都喜欢以按压太阳穴的方式缓解压力,半晌他迎着大家疑问的目光继续说道,“现场勘查无明显打斗痕迹,说明被害人对凶手没有任何防备,如果是20年前的凶手重新犯案,那么凶手的年龄应该在40岁以上,被害人半夜独自回家,不可能不提防尾随自己的猥琐大叔,凶手要么就是熟人,要么就是让人不会有防备心的那种类型。被害人被凶手以匕首割颈,一刀毙命,这体力比20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还是一个人,随着身体的衰老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现场没有留下指纹,说明这次的凶手更加严谨更加有头脑,而且从现场的脚印来看,凶手身高应该高于20年前的米字杀手。至于凶手是怎么知道标识的事,还有待考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