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罪途同归 作者:小工蜂(98)

字体:[ ]

  顾言他把笔记本电脑拉到面前,屏幕上闪烁着一张警员的照片,小麦肤色,神情肃穆,是年轻时些的常乐,下面的小字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从出生以来的档案。
  常乐,男,1984年1月出生于夏县市第一人民医院,父亲常进,母亲李彩霞。
  1988年1月,父母因车祸双双去世,常乐及其孪生弟弟常喜被送往夏县福利院,后分别被领养。
  2000年-2006年,在xx特种兵部队服役。
  2006年7月-2009年6月,复原后分配至夏县城南路派出所工作。
  2009年至今,夏县分局刑侦支队工作。
  “这前半段。。。怎么跟黄楚峰案子里面那对兄弟一模一样呢?”陈辰说道。
  “你是说张斌和韦亮?”顾言他皱眉道。
  “对!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名字了。。。”陈辰说道,“但是情形都是一样的啊!你看,都是幼年时期父母双亡,在福利院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分别被领养。。。不对,这里面的常乐没有被领养,只有他弟弟被领养走了。”
  “那常乐这个孪生弟弟的档案能查到吗?”顾言他现在也拿不准了,这确实和黄楚峰一案中的重要人物张斌的经历如出一辙,难道这个常乐真的有问题?
  “能啊!”陈辰又点开另外一个程序,进入了户籍查询页面。
  “领养常喜的家庭条件不错,”陈辰边滚动鼠标边说,突然睁大了眼睛,“领养人的名字是。。。”
  “马。。。马向荣!”顾言他看见这个名字,不免有些心惊肉跳,这其中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他现在也有些摸不到头绪。
  一旁的陆铮也明显吃了一惊,哪怕是陈辰说出内部怀疑对象是常乐的时候,都还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现在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马向荣,令人有些猝不及防!
  顾言他感觉自己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如果常乐、常喜兄弟竟然和马向荣能扯上关系,那么我现在甚至有理由怀疑陈庆隆所说的这个马硕就是马向荣本人了!”
  “这个马向荣到底是什么人?”陈辰纳闷道,“怎么感觉哪儿都有他的事儿?”
  “陈庆隆所说的和马硕结怨一事,算算时间也就是在马向荣收养常喜时间前后。”陆铮皱眉道,“难道说马硕真的就是马向荣吗?”
  “那他是怎么做到成为渝川大学的教授的?”顾言他疑惑,“一个毒贩子?”
  “马向荣的资料显示并无异常,”陈辰说道,“老家确实是夏县的,后因家境贫寒而辍学,1993年通过自主高考考入渝川大学化学系。”
  “难道说他辍学这段时间是在从事贩毒吗?”顾言他还是想不通,那会儿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国人的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大多数人还处在吃“铁饭碗”的保守思想里,马向荣不过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农村毛头小子,能有这么大的胆识和魄力吗?
  “不是没又这个可能,”陆铮分析道,“据我分析,陈庆隆口中的马硕是个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而且从他对毒品的态度来看,此人其实是很鄙视毒品的,只是利用它获取利益来达到目的,这种人很大程度上来说很自负,同时也很自律。”
  “你是说,”顾言他听完陆铮的分析,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假设我们现在认定马硕就是马向荣,很可能是马硕在辍学期间从事贩毒行业挣了一笔钱,于是他找到当时同乡的小包工头陈庆隆,想要和他一起干工程,从而‘上岸’,结果却被更加狡猾的陈庆隆给骗了。。。这使马硕就意识到自己的欠缺,于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参加自主高考,学了化学,又重新投入到制毒行业??”
  “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陈辰说道,“谁会放着好好的大学教授不做,去制毒啊?”
  “马向荣就会!”陆铮说道,“也许他一开始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当教授!”
  “你是说。。。他当年学化学本来就是奔着制毒去的?”顾言他说道。
  “凭他的聪明才智,可能是在他辍学贩毒期间掌握了某种规律。。。”陆铮说道,“但是却还缺乏核心技术。”
  “所以他就自学核心技术!”顾言他说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个马向荣还真不是个一般人,但是他把天分和精力都用在犯罪上面,才真是暴殄天物!”
  “先不说马向荣,这些毕竟都还只是咱们的猜测,”陆铮话锋一转,“当务之急还是要揪出这个‘李鬼’!”
  “对!”顾言他点头道,“一只老鼠能坏一锅汤!不先解决内部问题,那么我们再精密的计划和布置都会功亏一篑!”
  “陈辰,常喜的行踪现在还能查到吗?”陆铮问道。
  “这也是我说和张斌那会儿情形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个原因!”陈辰说道,“常喜死了!”
 
 
第68章 终篇09
  “你们看, ”陈辰继续敲击着笔记本键盘, “这是常喜的死亡证明。”
  电脑上常喜的档案停滞在了2009年3月, 照片上那张脸是大家都熟悉的,姓名一栏却填着一个陌生的名字:马钰。
  “常喜被马向荣领养后改名叫做马钰,在马向荣求学期间一直放在老家的妻子那里寄养, 后来马向荣读博期间将马钰和妻子接到身边,2000年的时候,马向荣的妻子因病亡故, 马钰就一直和马向荣生活在一起。”陈辰解释道。
  “2009年?那会的马钰才25岁,怎么会平白无故就死了呢?”顾言他问道。
  “是交通事故,2009年3月,马钰开着自己名下的桑塔纳途径九盘山, 从几十米高的盘山公路侧翻进了山谷, 事故原因是醉驾加上汽车制动失灵,因为这个,汽车公司还赔偿了家属一部分钱,马钰的家属,当然就是马向荣,你看这里, 这里, ”陈辰指着屏幕上这模糊不清的扫描件道,“都有马向荣的签字,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