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心狂 作者:初禾(三)

字体:[ ]

 
第99章 为善(19)
  当看见来到心理研究中心的是萧遇安,而不是明恕或者易飞时,林皎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萧局?”
  “明队有事走不开。”萧遇安说:“我替他过来看看。秦绪的问题找到了?”
  林皎领着萧遇安往办公室里走,眼中带着些许惋惜,“秦绪很可能是被他的姐姐给毁了。”
  “秦可?”萧遇安驻足,“秦绪现在的姓格是秦可造成?”
  林皎用指纹打开一间办公室的门,“我们进来说吧。”
  秦绪并不在这间办公室里,正在工作的仪器发出生硬冰冷的声响,案台上放着几份写满复杂数值的报告,旁边是几张十分抽象的画。
  “这些画是重案组送过来的。”林皎说:“都是从秦绪的个人物品中搜出来,是他五年前,也就是12岁时的作品。”
  萧遇安拿起其中一张,画面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同心圆,用红笔画成,一圈围着一圈。而这个圆又被乱七八糟的黑线贯穿,乍看像一只丑陋的刺猬。画面左边则是一个小小的蓝色圆圈,和红色的同心圆相比,蓝色圆圈十分渺小,但蓝圈右侧却有一道粗重的黑线。红色同心圆上的所有黑线,正是从这道黑线演变而来。
  其余的画与这张看似不同,但都使用了红蓝黑三种颜色,有的只有这三种颜色,有的还画有一个荧光绿的圈和一个荧光黄的圈。蓝圈和红圈之间总是有一道黑线相连,蓝圈比红圈小,但每一幅画表达的意思似乎都是,蓝圈虽小,却能够CAO纵黑线,紧紧束缚住红圈。
  这些画作全部出自一个12岁男孩之手,秦绪想通过这些画表达什么?
  秦绪是秦家血案中的关键人物,他虽然坚称自己只是到过现场,拍下了惨死的家人,但目前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案发时他不在现场。
  此前,明恕已经调派了部分队员去秦绪的小学、初中、高中了解情况。从秦绪的老师和部分同学口中可知,秦绪从小就很优秀,这份优秀不仅表现在成绩上,还表现在校园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秦绪开朗、阳光,班级活动从来都是积极参与,班上组织学习互助小组,秦绪也是带头相应。
  秦绪姓格突然发生变化是在12岁左右,成绩严重下滑了一段时间,后来又重新往上冲,从优秀变成优异,但是整个人却阴沉了下去,如非必要,几乎不会与人交往,对老师对同学都摆着极冷的一张脸,好似全世界都亏欠他。现在秦绪17岁,周围没有一个朋友,所有人都对他避而远之,同学说他是个怪人,老师们也有些怕他,但他成绩仍旧顶尖,所以连班主任也不知道若是找他谈心,应该谈些什么。
  “红色的圈代表秦可,蓝色的圈代表秦绪自己。秦可强大,而秦绪弱小,另外两个荧光色的圈是他们袖手旁观的父母。”萧遇安放下画,“那条黑线代表某种抽象的力量,秦绪想象自己在借用这种力量惩罚秦可。”
  林皎点头,打开显示屏,又拉出一张靠椅,“萧局,您坐。”
  萧遇安看到,出现在显示屏上的正是秦绪。
  “他很抗拒,我对他进行的催眠并不顺利。”林皎说:“不过好歹也算通过只言片语探查到一些他的内心。”
  在12岁之前,秦绪与秦可关系要好。在秦绪心中,秦可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美丽、温柔、善良,唯一的缺点是成绩一般。
  秦绪得到任何好东西,都会与秦可分享。秦可也是一样。
  但秦绪12岁这年,却发现姐姐渐渐变了,很少说话,总是往网吧跑,暴躁、易怒,有时他感觉秦可正在看自己,一转身就能对上秦可诡异的眼神。
  黄汇和秦雄都是非常忙碌的人,在家的时间少之又少,为了省钱,家里也没有请保姆。绝大多数时候,秦绪都是与秦可独处。
  这时,秦可就会做出一些“古怪”的事,比如当着秦绪的面,放国外的A p_ian。
  12岁的男孩,并非不知道男女之事。但让秦绪震惊的是,秦可竟然一边看片,一边脱下了衣裤,在从音箱里传来的喊叫中自渎!
  秦可那时才16岁!
  秦绪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不知所措,而秦可威胁他,如果告诉父母,就说所有片子都是他找来的。
  在所有人眼中,秦可都是乖乖女。乖乖女怎么可能看这种东西?
  秦绪当时也正处于发育阶段,渐渐从震惊变成被吸引,每次秦可看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外跟着看。
  可是比起显示屏里的人,更吸引他的却是他的亲姐。
  秦可已经越发放肆,片子不再能满足她,不久之前,她还网购了一堆秦绪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终于,秦可向秦绪招了招手。
  12岁的秦绪就这么走了过去,被自己的亲姐猥亵。
  这是第一次,却不是最后一次。秦绪意识到这样不对,但秦可逼迫他,威胁他,他既逃不开,又被蛊惑着。而他们的父母,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怪异。
  无数个夜晚,秦绪都想杀死秦可,再杀死自己。
  那些丑陋的画就是那时所画。
  但不管他怎么挣扎,当秦可向他招手时,他仍旧会被吸引。
  这段关系一直持续到秦可开始包养“牛郎”。
  秦绪以为自己解脱了,但过去的影响却难以磨灭。他彻底改变,恨秦可,恨自己,也恨一无所知的父母。
  在他的认知里,所有人都是丑陋的、肮脏的,一如秦可。
  他用秦雄给的钱,买了一个相机,最大的爱好,就是捕捉那些丑态毕露的人。
  “青春期的阴影,尤其是‘姓’方面的,在没有得到及时心理辅助的情况下,很可能会严重恶化,影响一生。”林皎说:“特别是在秦绪这个个例上,伤害还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亲姐给予的,他自己年纪太小,挣扎不出来,他的父母又不作为,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帮助他。”
  叹了口气,林皎又道:“秦可的行为,是明确的恋童,是犯罪。重案组传给我的资料里也提到,秦可近两年交往的男姓,年纪都比较小。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再追究下去也是死无对证。我从秦绪身上了解到的就是这些,不知道对你们侦查案件有没有帮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