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民政局特派对象+番外 作者:亚川(上)

字体:[ ]

 
  文案:
  面对新闻媒体,简溪飞义正言辞:“我们单位是帝国公益机构,专职收容、救助流浪小动物,干我们这行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和爱心。”
  ——然后反手一刀砍得狂化兽人半身不遂。
  组织里安排他扶贫式结婚,对象是豪门宗家的独子,简队长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然而刚回家就把对象丢一边撸游戏。
  可是……全服第一的大神怎么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CP:武力值爆表·教官兼队长·游戏内外精分严重的猎兽人受x游戏大神·濒临狂化·傲娇醋王的大脑斧攻
  ★排雷&公告
  1.HE√1V1√强强√年下√
  2.先婚后爱√双向暗恋√全息网游√
  3.直男被撩弯,攻被撩成受→_→请注意cp是宗统(攻)x简溪飞(受)
  4.作者不攻控or受控,主角是谁就宠谁
  内容标签: 强强 恋爱合约 游戏网游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溪飞,宗统 ┃ 配角: ┃ 其它:全息,年下,兽人
 
 
第1章 啃老
  一本杂志狠狠砸在了简溪飞脸上。
  那是本新买的杂志,纸页边缘还有些锋利,挟裹着戾气摔下来,刚好划开了年轻人还没养厚的脸皮,留下一串儿细细的血珠。
  简溪飞被砸懵了,突兀的从睡梦中惊醒,茫然睁眼看床边站着的老妈。
  他这副没脸没皮的样子看得秦水彩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摸了堆得乱七八糟的桌子上的什么东西,劈头盖脸的掷了过去:“这都几点了?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天天吃家里的用家里的,有没有点羞耻心?赶紧滚出去找工作!”
  尤其当秦水彩看到他左耳上还戴了个廉价的塑料七彩耳钉,火气腾的一下烧上头一边扑上前将那只黄豆大小的耳钉撕了下来,丝毫不顾这举动可能会弄疼或者割裂亲儿子的耳朵,咻的一下就从窗户里丢了出去。
  “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啊?还以为自己十四五岁呢?打耳洞!”她说着用嫌恶的目光剐了简溪飞两遍,实在没在裸露的皮肤上找到什么纹身,只好重复了一遍,“打耳洞!你是马上步入社会的人了,就准备打着个耳洞去上班?简溪飞我告诉你——隔壁二丫半年前就进了公务系统,现在什么都不愁了。还有对面的虎子,跟你一个大学的,人家现在在星企上班,月薪上万!”
  接下来的套路简溪飞很熟,无非是隔壁家的孩子千般好的举例说明。他是真没睡饱,想打个哈欠又怕被老妈直接砸个衣柜在头上,硬生生憋了下去,涨得翻了个白眼。他伸手将秦水彩气急了丢他头上的东西撸下来,嗯……上星期的袜子,好吧,简溪飞承认自己确实有点疏于个人卫生。
  秦水彩堵在床沿劈头盖脸的骂,简溪飞无奈之下只能顺着另一边溜下床,在堆满了衣服的椅子上抽出一件勉强干净的套上,又把其他的塞到自动清洗烘干机中。老妈是剽悍的老妈,简溪飞暗示了三次自己打算换裤子,秦女士都没有离开避嫌的意思,他只好清了清嗓子:“妈,我换个裤子……”
  “换裤子怎么了?你小时候我没给你换过裤子吗?你身上哪儿我没看过!”秦水彩是打定了主意要看儿子有没有在身上纹什么乱七八糟的非主流,这时候说得理直气壮,又开始从简溪飞的尿片有多臭举例说明。
  简溪飞认命的背过身,一秒之内脱下睡裤换了棉麻长裤——好在他习惯穿裤衩,不然真要被老妈看光屁股蛋了。
  还好,总算没纹身,秦水彩暗地里松了口气,但是看着他红通通的左耳耳垂就又想起二丫妈妈暗讽的话语,心里感觉更加没面子,骂骂咧咧的摔了门:“赶紧洗好了滚出去找工作!”
  简溪飞这才敢打个哈欠,揉揉惺忪睡眼晃进卫生间里。镜子里的年轻人顶着一对黑眼圈,暗红色的短发油了吧唧的搭在头皮上,下巴上起了青色的胡茬,左脸上浅浅的一道划痕,额头上还有一颗熬夜爆的痘,怎么看都是一副通宵熬夜打游戏的颓废死宅雄的样子。
  洗脸、刷牙、挤痘痘,简溪飞犹豫了一分钟,伸手把胡子刮了。等到处理油头的时候,实在是懒得搞了,直接梳了个复古大背头——简单来说就是顺手往后一撸。
  路过厨房的时候秦水彩看了他一眼,简溪飞清晰的捕捉到了她的情绪,那是一种羞辱、嫌弃,还夹杂着些愤怒的复杂感情。他很清楚老妈不是真的关心自己是不是能找到工作,能不能养活自己,她在意的只是家里有一个“啃老族儿子”,这让她非常丢脸。
  所以秦水彩看到他皱巴巴的休闲服、邋遢的头发以及没睡醒的模样也没吭声,无论如何她想得到的只是简溪飞出去找工作这个事实而已。简溪飞也不在意,两根手指拈了桌上留给他的培根面包,三两口塞进肚子里:“我出门了啊,妈。”
  秦水彩冷哼一声,挥了挥抹布示意他赶紧走,转身时能看见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挂在她尾椎骨上。
  大荒域人口并不密集,像简家这样的平民家庭也能轻松拥有一套独栋复式楼。简溪飞首先绕到后边正对他窗口的院子里,弯腰在草丛里找了好久,总算找到了被秦水彩气急了丢出来的塑料耳钉。他也不在乎耳钉上是不是沾了细菌,用袖子擦了擦灰就重新戴回左耳上。
  秦水彩催着简溪飞去找工作,并不是因为工作难找。事实上大荒域的工作非常好找,这里到处都提供政府福利岗位,哪怕是随便投个简历都能找到单位收了去;所以秦水彩才格外生气,这种随便套都能套着个工作的大环境下你毕业了整整一年还没找到工作?那不是想啃老是什么!
  简溪飞出门照例走人行道最外侧,这里车多,走的人少。他摸了摸还在咕咕乱叫的肚子,不由得有些惆怅:老妈留下的早餐对于一个亚兽儿子来说当然是够的,可……
  反正是出来晃时间,他先慢悠悠的走到羊肉面馆,点了一份加大碗一份外带,店里吃完了之后转个拐角蹲在路边把打包的那份也吃了,这才稍显饱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