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FOG[电竞] 作者:漫漫何其多(下)

字体:[ ]

 
第68章 
  训练室里的几人怔了下,瞬间起哄,时洛的直播间里粉丝们几年没见过时洛的医疗师了,也疯了一般跟着刷弹幕。
  【泪,我一直以为时崽一辈子不会再上这个医疗师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Evil你这个傻子你为什么这么绅士?没人要求同职业啊,你用你突击号打啊!医疗师你打不过余渣男的!】
  【不用劝,没用,时崽一遇到Whisper就这样……】
  【T-T,有生之年,这两个号居然还能同框出现。】
  【刚从微博摸过来,开屏暴击,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请问什么是车轮战?什么意思?】
  【头一次来直播间的粉丝麻烦点个关注,头一次来直播间的粉丝麻烦点个关注……】
  【他们在玩1v1,有赌注的,刚听他们教练说赌注就是赢了的人让输了的做一件事。】
  【现在的情况是时神刚刚赢了Puppy,给整个战队赢了一顿夜宵,车轮战赢家守擂,时神下一个挑了Whisper。】
  【我合理怀疑时崽在放水,并且已经拥有了证据。】
  【好了,我宣布Whisper可以开始考虑让时崽做什么了。】
  刚输给了时洛的Puppy十分不忿,酸溜溜道,“跟我打就是决赛级别的CAO作,我倒也没指望你这样对余邃吧,但你至少上你大号啊,你上个医师送人头……”
  宸火全程看热闹,跟着啧啧评价道,“教练,这个人根本就不想赢。”
  余邃也怔了下,他推了一下桌子侧头看向时洛,一笑,“上突击号,没事,我试试。”
  “不。”时洛拒绝的很干脆,“我玩医疗师。”
  余邃没点准备键,他修长手指虚虚罩在键盘上,余邃想了下道,“那你先说,你要是赢了,你想要什么。”
  时洛眸光闪烁,他戴着大大的头戴式耳机,别人看不见他的耳朵,但余邃分明看见时洛脖子微微发红了。
  余邃对时洛的赌注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他看着时洛飞速拿起手机来解锁快速按了几个字,下一秒余邃手机震了下。
  余邃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宸火不满道,“你俩狗狗嗖嗖的干嘛呢?什么赌注?!怎么还用说起小话了?”
  余邃看了一眼时洛给他发的微信把手机放回桌上,面色如常,“和钱有关的,你还问么?再问咱们几个直播间都要被封了。”
  直播平台这几年严打,对直播内容把控很严,若时洛和余邃真在赌钱,虽是自己队内偷偷玩,但真要明晃晃说出来了那少说要被封一个月,宸火并不想赔直播公司违约金,忙道,“别别别说了,我不问了,你们打。”
  周火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热闹,NSN管理严格,从不让队员嬉闹,周火见识短浅,这还是头一次见人这么玩,他长了黑网吧的见识,有点兴奋,闻言稍稍正经了点,道,“别直接说出来就行,你俩私聊定了就得了,Evil已经说了?余邃你呢?你要是赢了要时洛做什么?”
  余邃轻敲了一下自己手机屏幕,干脆道,“和时神赌注一样,他反过来这么对我就行。”
  两台显示器后,时洛手指舒展了下,两人透过显示器目光交汇,余邃眼中含笑,再次确定道,“这个赌注……你确定还要上医疗师?”
  老乔对钱最敏感,听余邃的意思感觉俩人玩了个数额不小的赌注,忍不住道,“别玩太过分啊,差不多就得了。”
  时洛脖颈上的红意已一路蔓延到薄薄t恤领口之下,时洛整理了下鼠标线,脸上还酷酷的,一句废话也无,“点开始。”
  余邃莞尔,“提前谢了。”
  余邃点了开始游戏,等待倒计时的时间里,余邃拿起手机,又看了一眼时洛方才发他的微信。
  【Evil】:[输了的话,替小爷开荤。]
  【Evil】:[基地不方便……别的办法也行。]
  【Evil】:[服务要好。]
  余邃飞速回了条微信:[服务要好,请记住。]
  那边时洛看了一眼微信,咳了一下。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余邃脸上笑意散去,第一时间给自己套好盾补满状态,迅速的往对方时洛基地摸进。
  周火站在老乔电脑后紧紧盯着,小声道,“我怎么感觉这俩医疗师打架,比刚才还危险刺激……”
  “普通医师是没看头,但他俩不一样啊,真要说打架好看,这一局会比刚才那局好看。”老乔低声道,“上一局Puppy是狙击手,能远程开战,前期其实就是他在单方面打移动靶,没什么意思,这局好看,他俩只要对拼肯定就是近身战,刺激……余邃开始了。”
  都没远程武器,余邃也就不怕暴露位置被狙了,开场补好自己所有状态后直接朝时洛冲了过去。
  时洛也已给自己套好了盾打好了状态,他自知对地图的利用度不如余邃,并不冒进,而是选了个他最熟悉的灌木丛掩体点,躲在一棵粗壮大树后等待打余邃一个后手。
  余邃远远看到时洛潜进了灌木丛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就是余邃之前自己教的,一行一动,不能更熟悉了。
  若是常规比赛里,对方一个医疗师躲到灌木丛里去了,不管对方手里有没有匕首,余邃必然想也不想跟进去,迄今为止还没那个医疗师能独自在余邃手里活着出来过,哪怕有了前期的掩体优势。
  今天余邃却打的十分慎重,余邃没直接进灌木丛,而是拎着长匕首等在灌木丛高地上密林处,选择慢慢判断灌木丛中时洛的位置,准备精准刺杀。
  余邃玩的滴水不漏,不给时洛任何翻盘的可能。
  “这俩人是赌了多少钱,玩的这么仔细。”宸火紧张的看着显示器,喃喃,“余邃玩的有点太认真了吧。”
  “他玩哪场不认真?”Puppy倚在电竞椅上眯眼看着两人周旋,“我有时候怀疑余邃就是台机器……心态好的时候没失误,心态不好的时候也没失误,春夏秋冬,不管遇到什么场合,都是台没感情的机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