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作者:墨西柯(下)

字体:[ ]

第85章 冷战
  随侯钰回到寝室后, 邓亦衡他们还来劝了几句,都是让他别生气,侯陌也是嘴欠心好, 他们这群人每天都得原谅侯陌那张破嘴八百次,没必要太计较。
  听侯陌说话, 就得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没必要往心里去。
  这就跟对风空羞恼似的,生没有必要的气。
  随侯钰此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除了情绪不算很高外,其他都很正常。邓亦衡劝说的话,他全部都用“嗯”来回应了。
  态度很好,就是有点聊不下去。
  谈话陷入僵局,邓亦衡他们也没再继续聊了,各忙各的去了。
  其实, 随侯钰一直在思考,在侯陌回来后他要不要道歉,要不要和侯陌说清楚。
  他确实只是沉迷于那套题, 并没有想过迟到会那么严重,也没想过要退队。
  高三的时候要不要主攻学习他还没想好, 也要看那时的情况再确定,至少明年的全国赛他不想放弃,一定要参加。
  结果等了许久侯陌都没回来, 在他看APP学习的时候,听到了邓亦衡他们的议论声。
  邓亦衡急吼吼地问沈君璟:“我听说桑献家里来人接了?大师兄也去了吗?”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两个人一起走的,打篮球的人看到了。”
  “不是吧……严不严重?”邓亦衡说着拿出手机给侯陌打电话,结果没人接, 他又放下了手机,“没接。”
  “估计没空,控制桑献呢。”
  “怎么了?解散的时候都挺正常的。”
  冉述在上铺也在偷听,立即探头去问:“怎么了?”
  邓亦衡虽然大嘴巴,但是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这件事就不方便到处说,于是叹气:“这个是他们的隐私,我们不好说,如果以后你们熟悉了也能知道。”
  越是这样遮遮掩掩的,反而越让人在意。
  冉述在上铺念叨:“神神、神秘秘的……难不成又闹自残了?”
  邓亦衡吓了一跳,看了冉述一眼。
  冉述被这一眼弄得直蒙,接着“我操”了一句,还真让他猜对了?
  随侯钰终于开口问道:“他们离校了?今天还回来吗?”
  “不一定了,只能看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人也联系不上。”邓亦衡说着叹了一口气。
  随侯钰拿起手机想给侯陌发消息询问,想起邓亦衡打电话侯陌都没接,又放下了手机。
  估计在忙吧。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去看APP学习,到晚上十二点钟便陷入了焦躁之中。
  床上有床帘,头顶挂着一个很蠢很笨的床头铃,狭窄的空间会让他觉得压抑,喘不过气。
  侯陌不在身边,加之他们之前吵过架,他本来就心里担心,现在想到侯陌和桑献在一起,这种近乎于窒息的感觉又加重了。
  他承认他在意桑献和侯陌的关系。
  为什么这两个人之间像是有秘密?为什么他们看似要好,关系又若即若离?
  他难免多想,是桑献喜欢过侯陌吗?但是侯陌是直男所以拒绝了?
  桑献一直没放弃,一直对侯陌好,甚至连桑献的家人都接纳侯陌了?如果侯陌持续不理桑献,桑献甚至会崩溃自残?
  是这样吗?
  啊……
  侯陌是直男。
  侯陌跟他强调过几次自己是直男,他也信了。现在想想,自己喜欢上侯陌真的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明明不能接受和男人恋爱的事情,甚至因为继父一度恐同,没承想,还是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说起来侯陌算他的白月光吗?
  以前他对这个没有概念,只是一直对这个小男生的印象很好。
  然后再次遇到,从愤怒于自己被讨厌,到渐渐地再次依赖他。
  完全是不自觉地,不受控制地再次陷进去了。
  就像一个非常甜蜜的池沼,踩进去不会发觉异样,还觉得周围都是清香的味道,沉浸其中。
  等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陷入池沼中,越挣扎,陷得越深。
  他摘下耳机,放下手机,一个人走出寝室,穿着拖鞋在寝室走廊里来回走动。
  真的很烦躁,想到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就会焦躁,甚至觉得自己的这份喜欢,有可能会影响到两个人的关系。
  到时候,他在侯陌的眼里是不是就和桑献一样尴尬了?
  直男被男生喜欢上,会觉得非常恶心吧?
  想到这里又一阵失落,眼睑合拢,用眼皮来阻挡悲伤的情绪从眼睛里溢出去。
  他其实很想听谁对他说一句:喜欢是情难自控,错不在你。
  接近早晨,他回到寝室里想要尝试入睡,然而躺到听到了其他人起床的声音,他依旧没睡着。
  他们寝室在早晨总是忙碌的,几个人急匆匆地去洗漱,赶紧穿戴整齐再去出早操。
  随侯钰坐在床边揉胸口,一夜没睡,心跳又有些不正常了,心悸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重遇侯陌后,这种感觉也真是久违了。
  冉述注意到了,问他:“一夜没睡?”
  “嗯。”
  “啧。”冉述看着随侯钰的状态有点担心,接着说道,“早操你别去了,一夜没睡心跳本来就不对,你再跑二十圈容易猝死。而且情绪大起大落,加上一夜没睡心情焦躁也会让你复发概率增加。我一会儿给你带份早餐上来,你试试看能不能睡着。”
  随侯钰也没逞强,留在了寝室里。
  冉述似乎也没跟着去跑早操,直接捧着早饭回来了,招呼随侯钰吃一口后再睡。
  随侯钰扶着寝室的床铺起身,结果冉述正端着豆浆要递给他,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烫烫烫!”冉述被烫得原地转圈,赶紧把外套给脱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