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12)

字体:[ ]

 
    毫不犹豫,这是方夕泽的母亲向他形容的。
 
    他一定要确认。
 
    李乐旬点头
 
    「嗯,对,毫不犹豫。」
 
    「啪」的一巴掌,完全在李乐旬意料之内,反正这阵子血液流淌得非常习惯,因此自然地从嘴角流出来。
 
    李乐旬含着满嘴咸腥,对着方夕泽说
 
    「刚才还跟披着羊皮的狼似的,这阵子就露出本性了。」
 
    方夕泽狠狠瞪着他。
 
    李乐旬无所谓地看着别处。嘴里说。
 
    「你要了结我,今天就全了了吧,每天每天这样,我烦也烦死了。下次如果再不幸见到你,麻烦你当不认识我,谢谢。」
 
    他没看方夕泽。只觉得房子里很安静,然后,当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
 
    看着几乎在振动的门,李乐旬呆坐在床上。觉得自己有点要发烧的迹象,浑身发冷。
 
    
 
 
醒醒吧,爱 正文 第十二,十三章
章节字数:5905 更新时间:07-10-01 22:29
    第十二章
 
    阳光明媚的清晨,划过早晨空气的,是‘啊!’的一声大叫。
 
    姜程正在镜子前面穿衬衫,猛地被这声大叫吓得一回头,看见李乐旬在床上蹭地坐了起来,然后,见他掀开被子往里看了看,又‘啊!’
 
    的大叫一声,差点摔下床。
 
    「干吗?」姜程看着他顶着一头慌张的乱发,想笑。
 
    「我的…衣服呢…」李乐旬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但还是抓紧时间感觉一下身体的某些地方是否有不适。
 
    姜程用眼神指了指地上,从门口到床,依次是棉衣,毛衣,T恤,仔裤,袜子,内裤…
 
    「我们…没…干…什么吧?」
 
    「你说呢?」姜程问。
 
    紧紧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
 
    「谁让你!!!!!」
 
    话还没喊出来,姜程说「你别乱说哦,这些衣服都是你自己一件一件脱下来的,最后自己爬上了我的床…」
 
    「那你就!!!!!!」
 
    「然后睡得像死猪一样,把整床的被子卷在自己身上。」
 
    「…」李乐旬开始听他讲话。
 
    「我本来就被你吐了一身,换了睡衣出来,本来只想在自己床上打个盹,也不过在床边躺着,而且只占了床的三分之一,半夜就被你
 
    一脚踢下来,我还是在书房沙发上睡的呢!」
 
    「那你又在那儿穿…衣服…」
 
    「穿衣镜在这屋里啊!」
 
    「噢…」一颗通通跳的心终于平复下来。开始坐在床上裹着被子不动。
 
    「你还要再睡?」姜程问
 
    「你出去一下。我要穿衣服。」
 
    姜程一楞,然后笑着往门口走,回身关门的时候,突然说「忘了说了,也许是你喝多了浑身发热,我昨晚洗澡出来的时候,你可是
 
    把被子都掀了。」
 
    门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关上了。姜程在门口笑。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那个家伙一丝不挂地侧躺着,还真的让他有点冲动呢。看不出,李乐旬那小身板儿,居然有那么浑圆的屁股和那
 
    么细细的小腰,身上也不是瘦骨嶙峋,而是紧实的有些小小性感。
 
    李乐旬在被窝里呆了一下,随即爬起来到地上捡内裤,还笑着说
 
    「吓唬谁啊,我光没光我还不知道。」
 
    两个人是一起下楼的,姜程问「你去哪儿,要不要我送?」
 
    「不用了。」李乐旬说。
 
    姜程笑「这里不好打车。」
 
    四周看了一眼,李乐旬说「这么荒凉的地儿,你住着不难受啊?」
 
    「走吧。」姜程说,然后前面走着去取车。
 
    「哎你下次如果发现我喝多了把我扔在饭馆也别再带我来这儿啊。」
 
    姜程和他上车后,一边开一边问
 
    「你怎么表现得跟处女似的?」
 
    「你上过几个处女啊?怎么知道她们都这个表现?」
 
    「喜欢男的吧?」姜程突然问。
 
    「你说什么哪!」
 
    「拿蛋糕打架那个?」
 
    「瞎猜什么啊!」
 
    「不是猜,是看出来的。」姜程瞟他一眼说。「其实你昨天晚上也算勾引过我,又搂又抱的。」
 
    李乐旬脸红,以后不能乱喝酒了,怎么逮谁抱谁啊。
 
    「他就是帕杰罗么?」姜程又问。
 
    「这我也说啦?」李乐旬有点心惊。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只是跟你说我认你当弟弟的事儿,是我真的想有你这么个弟弟,没有别的。如果你要付我医药费,也没有问题
 
    ,两码事,好不好?」
 
    「…」
 
    「说话啊?」
 
    「好。」
 
    「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啊?」姜程觉得他奇怪。
 
    「我一直就老实。」李乐旬这么一说,姜程差点追尾。
 
    把他放下,看见他一溜小跑地过了马路,飞似的不知道去哪儿了。
 
    匆匆消失在姜程视线之外,李乐旬才开始慢慢平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和男的接近床的附近,自己的脑袋就会不听使唤,思维
 
    混乱,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和方夕泽那个的时候,那个夜晚无论怎么都难以忘记,和方夕泽倒在那个软软的大床上,只会闭着眼睛,有凉凉
 
    感觉从后面传来的时候,他睁了下眼,方夕泽从后面说
 
    「你怎么这么老实?」
 
    「嗯…」他只能发出这种声音。
 
    「我进去了啊。」
 
    「行。」
 
    「这么听话,真不像你,不是往我车上踢一脚的时候啦?」
 
    「哦…」
 
    「你腰可真细…」
 
    李乐旬当时只觉得他废话真多。
 
    他最终还是猛地进去了,李乐旬身体一哆嗦,随着他们的运动,李乐旬汗流浃背,方夕泽不住地叫着他宝贝。李乐旬虽然觉得这个词
 
    挺刺耳,他不喜欢那么直接的亲昵词,但是他还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发出一两声控制不住的呻吟。
 
    方夕泽也在几次以后发现,平常刺猬似的李乐旬,一到床上就出其不意地温柔和听话。所以,他特别喜欢把他往床上弄。
 
    那个时候,他才高二,方夕泽是个上大三就开帕杰罗的纨绔子弟。
 
    李乐旬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变成同性恋,是怎么开始的。好像一切都非常自然,从来没有特别在意过女孩的他,因为小时候的瘦小身
 
    材和清秀的脸失去被女孩倒追的机会,还没有给广大女同学看见他粗犷一面的机会,就遇到了帕杰罗。因为那个54188,他给了那车一脚,
 
    喊’我才是你爸爸呢’的时候,然后方夕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出来,本来要动手的他,一看清李乐旬就有点两眼冒光。
 
    等到随着慢慢长高,而且,敢于和一些看上去比较厉害的人叫板后,有女同学表示好感时,她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就像没人觉得他是个彪悍的男孩一样,也没有人觉得他像GAY,因为,他的作为,实在有点彪悍。真是矛盾。
 
    成港在那儿摆弄刚从广州弄来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评说。李乐旬靠在那儿给他泼冷水
 
    「你这衣服是人穿的么?」
 
    「这个显腿短。」
 
    「谁买它啊…」
 
    「李乐旬,你别来劲啊!这现在好歹也是咱俩的买卖。」
 
    「啊?咱俩?」
 
    「对阿,你拿我工资,不替我分担啊。」
 
    「真的跟你练摊儿啊?」
 
    「怎么着?难为你了?」
 
    「不是不是。不过,我在这儿多耽误你生意。」
 
    「你说你,好好打扮一下往这儿一站,就是一人体模特儿。」
 
    「成,你照模特儿价儿给我啊!」说罢,突然就不动了。
 
    正好有人进来,四周看,成港给人家介绍。李乐旬在那儿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成港开始跟人家侃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