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22)

字体:[ ]

 
    「还有一个呢。」
 
    「这个办法最有效。」怪哥笑「你去找徐乐贝…只要你说三个字,她立码乖乖跟你回来…」
 
    「打住!」姜程赶紧说。
 
    「乐旬有这种妹妹也够头疼的。可是还管她。要我,让她自生自灭算了。不知道好歹的丫头。」
 
    「所以…」姜程说「乐旬很难得…」
 
    怪哥瞅他,知道他又想起姜俊,便说「这事并没有旁人的谁对谁错,本人要改的话,怎么也不会走到墙角回不了头。」
 
    「怪哥你不用劝我。我明白。但是,并不能说服自己。」
 
    怪哥只有默然。除非自己想通,别人多说无益。
 
    姜程选择不告诉李乐旬,他想用些方法处理这件事。
 
    但是,有人却比他快。
 
    小宝看见李乐旬跑过来,就叫「乐旬哥!」
 
    「徐乐贝去哪儿了?」
 
    「她和马六在一块儿!」
 
    「马六儿?」李乐旬依稀记得那是一款车。
 
    「是啊。」小宝紧张地说「那人不是好人,以前抢劫强奸进过两次,都30多了,听说手可黑了。我早劝乐贝别理他,可是她不听我的
 
    ,跟着马六混吃混喝的,那人哪能随便跟啊!」
 
    血液开始往李乐旬脑袋顶上冲,他不止是着急,还有恼怒,为什么4年,他仍旧不能让徐乐贝变成一个正常女孩。他不要求她变得多
 
    么好,他只希望,她不要总是在那个圈子里面乱混!如果有一天不再年轻了,没人能原谅她因为她年纪轻不懂事了,她该怎么办?如果
 
    她自己犯下了错误,以后又要怎么弥补?他怎么跟老爸交待?!
 
    李乐旬知道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哥,不会保护妹妹,只会用最傻最笨的方法。昨天他还在自责他光顾着和方夕泽快活,把徐乐贝放在一边
 
    ,现在,居然就冒出这种消息。
 
    如果说,把徐乐贝变得让人省心是他这几年唯一的念头,也并不过分。他曾经扔掉的爱情,除了让他和妹妹变得不会为生活疯狂,还有
 
    什么作用呢。
 
    所以,他永远不后悔,为了徐乐贝卖掉蛋糕房,可是,他永远不能控制的徐乐贝,让他抓狂。
 
    他从不认为自己为了徐乐贝牺牲什么。可是,他早已把自己的很多东西挂在了徐乐贝的身上。
 
    小宝没有想到,李乐旬一看见马六就动起手来,徐乐贝当时还不在场。不知道是措不及手还是李乐旬真的比较彪悍,马六居然被打倒
 
    在地。
 
    徐乐贝冲进来的时候,李乐旬正揪着马六的衣襟打他嘴巴。嘴里还说
 
    「你离徐乐贝远点,我警告你,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马六在那儿低吼
 
    「妈的你居然敢惹我!」
 
    徐乐贝奔过去,把李乐旬揪起来。李乐旬瞪着她说
 
    「徐乐贝,你折腾什么又!」
 
    徐乐贝垂手站着,不看李乐旬,只看着地板。
 
    马六一站起来就朝着要跟徐乐贝说话的李乐旬挥出一拳,这次是李乐旬一个趔趄。两个人扭打起来,马六一边打一边骂着粗话,李乐旬
 
    一边打一边警告他少惹他妹。
 
    不知哪里来得力气,李乐旬居然又把马六打倒在地。
 
    小宝在旁边叫好,走到徐乐贝身边拉她,徐乐贝把他甩开。转头盯着打架的两人。
 
    小宝的手机响起来,接起来便听到小宝喜悦地喊「程哥!乐旬哥已经和他打起来了,他没事他没事…猛着呢,放心吧,啊?你马上过
 
    来?好…。」
 
    徐乐贝盯着话筒,然后问
 
    「他怎么知道?」
 
    小宝说「程哥早就知道你跟马六混在一起了…他…」
 
    徐乐贝的脸刹那间无比阴沉,忽然,她拿起附近的一块砖头,直直地朝着打架地两个人走过去。
 
    李乐旬正扬起拳头,他终于听到马六求饶地声音。
 
    刚要把拳头挥下去,猛然,头上一阵剧痛和钝感,回过头去看,竟然发现扬着手里砖头的是…
 
    「徐…。乐…贝…」已经有什么蔓延过眼睛。李乐旬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那女孩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死!同!性!恋!」
 
    
 
 
醒醒吧,爱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章节字数:2981 更新时间:07-10-14 01:52
    姜程快速赶到小宝说的那个地方的时候,现场的人都在,惟独没有李乐旬。很快看到地上有星点血迹,徐乐贝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小宝
 
    在她旁边,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马六正愤愤地在说着乱七八糟的话,却还在说后过来拉徐乐贝。徐乐贝甩开他的时候,一回头,看见
 
    了姜程。眼神有些飘忽,居然对上姜程的目光后,转开了。
 
    小宝转开身说「我走了。」
 
    「小宝。」徐乐贝喊他。
 
    小宝第一次没有回应她而是向姜程走来。看见姜程眼睛里的询问,他用不大的声音说
 
    「乐旬哥走了。可能去医院了。」
 
    「啊?!」姜程吓了一跳「他怎么了?」
 
    小宝回头看了一眼徐乐贝,徐乐贝在原地没动,马六说走啊。徐乐贝还是没动。
 
    小宝转过来对姜程说「他头受伤了。」然后就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就跑了。
 
    姜程觉出很多怪异,慢慢走过去,对着徐乐贝「你哥呢?」
 
    徐乐贝像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直直看着地面。
 
    「你们都是谁啊?」马六呲牙咧嘴地说,脸上五彩斑斓「徐乐贝乐意跟着我,你们***都算干吗地啊!闪一边去!」
 
    姜程抬头瞪了他一阵,眼神不算凌厉,但是很坚定。马六的眼神开始飘忽。
 
    「马六是么?」姜程说「徐乐贝是我干妹妹,实话说,我们不希望她和你混在一起,希望以后少见!我知道你是有经历的人,不过
 
    这年头,谁也会为了急事做出点儿什么来。在你的道上好好混,咱们可以不相干。」
 
    「你吓唬我啊!」马六虚张声势。
 
    姜程笑了一下「不是吓唬,是好言相劝!」
 
    「是徐乐贝乐意跟我好不好!你问问她,真出了事儿,她站在谁那边?刚刚是谁?还不是为了我挨了她一板砖!」
 
    姜程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耳朵「你说什么?!」猛地转头看着徐乐贝。
 
    徐乐贝抬起眼睛来,直视他说「你想揍我就来!」
 
    姜程觉得心里无限堵塞,他只想马上见到李乐旬。被亲人这样对待,他自己都不知如何承受,姜俊以前对他说过的一句一句让他难受的
 
    话,都时时蹿进他的脑袋,可是,他完全不能了解如果姜俊在这种时刻给了他一下的话,他该怎么办。
 
    他的眼光在徐乐贝脸上晃了晃,随即转身向来的路走去。
 
    背后突然传来徐乐贝的声音,带着哭腔
 
    「连揍我都不屑吗?我惹尽所有人讨厌吗?凭什么啊!」
 
    姜程继续前行,徐乐贝继续大叫
 
    「为什么啊~~~~~」
 
    姜程突然止住步伐,转回头,走到徐乐贝身边,抓着她的胳膊就走,徐乐贝捣着步子边哭边跟着。
 
    走到马路边,姜程伸手叫车,他把徐乐贝塞进车里,徐乐贝抬起头看着他
 
    姜程说「我这么做是知道,即使这样,你哥也不会放弃你!回家去!」
 
    「姜程!」
 
    「你听好,你实在很不可爱!因为你不懂得珍惜!」
 
    关上车门,徐乐贝随着车子走了。姜程不能确定她会去哪儿,他管不了那么多。
 
    坐上自己的车,在车上的定位系统上寻找着最近的医院。
 
    方夕泽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赶快接了起来,果然是李乐旬。
 
    「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一天!」
 
    「你过来接我。」
 
    「哪儿?」
 
    方夕泽赶到医院,远远看见李乐旬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头上绑着绷带,隐隐还露出暗红色的印记。
 
    「怎么了这是?」方夕泽跑过去问。
 
    「摔了一跤」
 
    「你怎么回事?又不是小孩,摔跤就磕脑袋!」方夕泽看着他的头,又看看他的脸「跟人打架了吧?瞧你这脸!」
 
    李乐旬笑。仰着脸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