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23)

字体:[ ]

    「咱们走吧。」
 
    「没事了?」
 
    「嗯。」
 
    站起来,两个人向外走去。姜程跑进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个人走出去。不知为何,他转向一边。却在他们走出去的时候,看着
 
    他们的背影。
 
    李乐旬的身上灰突突的,有土,和污渍。和衣着光鲜的方夕泽很不搭配。可是,他明明在和他说笑。
 
    第一次走进方夕泽的别墅,上次只是在门口看了看。
 
    李乐旬进门的时候,看见鞋柜里还有一双拖鞋,和方夕泽那双一样,但是方夕泽拿了另一双给他。
 
    径直走到大客厅的沙发坐下,方夕泽给他倒水。
 
    「一会儿叫点吃的来吧,不出去吃了。」
 
    「行。」
 
    「想吃什么啊?」
 
    「什么都行。」
 
    「川菜怎么样?这儿附近有个川菜餐厅不错。」
 
    「行。」
 
    「再叫点儿点心。」
 
    「好。」李乐旬仰在沙发上。
 
    方夕泽靠在他旁边,把胳膊穿过他的脖子后面,手搭在李乐旬的肩膀,一用劲,把他揽在怀里。
 
    李乐旬忽然抱着他的腰。「别离开我…。」
 
    方夕泽一呆,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这种话。鼻腔里的消毒水味儿越来越浓,李乐旬的脑袋几乎埋在方夕泽的胸口。
 
    方夕泽的胸口却突然有什么在释放。
 
    低下头说「去楼上卧室。」
 
    那是多久以前的记忆,那是回忆了多久的怀抱,似乎熟悉,却依稀陌生。褪下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李乐旬头晕目眩地脸红。方夕泽
 
    搂着他发热的身体,脑袋里猛地出现他们第一次的那个夜晚,李乐旬从野猫变成温顺的小猫,和现在一样。
 
    他眼睛默默注视着方夕泽,带着依恋和爱念。
 
    「爱我吗乐旬?」
 
    他点头。
 
    吻遍他的全身,依稀还是那熟悉的身体,纤瘦却不嬴弱,把他身体翻过去的时候,李乐旬在说
 
    「我只有你…」
 
    方夕泽把它听成「我要你。」
 
    非常高兴他这么说,方夕泽进入他身体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他意外,但他很快为那快感定义为,他终于找回了自己失去的东西
 
    ,他终于心里平衡。
 
    似乎太累,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天是黑的,手想去揽住那个可以依偎的人,那半边床却是空的。
 
    睁开眼睛,才发现有灯光,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头在一突一突的跳,伴随着阵阵疼痛。
 
    歪头找寻方夕泽,却只听到细细簌簌的声音
 
    「喂!在干吗?!」他喊。
 
    门开了,方夕泽走进来,他为什么穿的这么整齐?
 
    「你穿着大衣干吗?」慢慢坐起来,李乐旬问。
 
    「因为我要走了。」
 
    「走?」
 
    「对阿。」
 
    「去哪儿?」
 
    「回美国。」
 
    「什么时候回来?」问这话的时候,不知怎么心里有丝丝恐惧。
 
    方夕泽走过来,手里摆弄着皮手套,他笑着说「我去找尤加啊,他等着我呢。你不是也说我们俩比较配么?」
 
    李乐旬看着他,被子滑下,露出赤裸的上身。
 
    方夕泽边给他盖好边说「别冻着。」他又站好,走到桌边「这栋房子就留给你了,很赚吧?我只是把我的爱情买回来,多少钱,我
 
    并不在乎。当初你怎么卖的,我就怎么把他买回来。你赚大了,一个四年,翻了好几倍啊!哈~~好了,不多说了,飞机会误点的。
 
    再见吧,乐旬…」
 
    方夕泽向门口走,他其实希望李乐旬激动地说些什么,可是到他关了房门,也没有听到。
 
    李乐旬十分想大声呼喊,可是,他竟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醒醒吧,爱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章节字数:2135 更新时间:07-10-16 03:08
    回到大西洋彼岸,已经是一个月。
 
    通过越洋电话,方夕泽问「那房子很久没有人住?」
 
    电话里说「老大,你也太不小心了,大门也不关,房契什么证明文件都摆在那儿,是个人进去就给卖了。」
 
    挂上电话,一转头,看见靠在门边的尤加。
 
    方夕泽有些心虚,看了他一眼,尤加笑了一下。「反正你还要回北京,房子留着也好。」
 
    「我干吗要回去!」方夕泽挺大反应地说
 
    「你自己生意在那儿,又不是不知道。那么大反应干吗?」
 
    方夕泽没说话。
 
    尤加开始洗脸刷牙找衣服喷香水。
 
    方夕泽瞅他半天说「你干吗?打扮这么周正?」
 
    「今天一个朋友生日。不是告诉你了?」
 
    「你跟我说过?」
 
    尤加说「你回来一个月,知道自己每天干什么吗!」
 
    「怎么不知道?」
 
    尤加说「我走了。」方夕泽嗯了一声。
 
    关上门,尤加站了半天。打了一个电话「Peter,我15分钟过来找你。我当然有空啊。好,待会见。」
 
    落地窗虽然透明却映出尤加的脸,Peter看着他说
 
    「失意?」
 
    尤加摆弄了一下咖啡杯「他回来我一点不喜悦。倒是黯淡了…」
 
    「情已逝?」
 
    「大概是。」
 
    「以为你多么在意他。」
 
    「我不会不断在意不在意我的人。」
 
    「你和他三年多。而且,他不是教训了一下以前那个人便回来找你?!」
 
    尤加笑「做个实验,我甩了他的话,他会不会这么教训我。」
 
    「尤加,有时不需要想那么多。」
 
    「谁不希望有人在意?」
 
    Peter笑了一下「北京的男孩,有时,是很可爱的。」
 
    尤加笑「我知道你指哪个。」
 
    Peter说「难怪你什么都跟我说,咱俩同样是失意人。」
 
    「那还不喝一杯去?」尤加建议。两个人结帐离开咖啡店。
 
    迎春花开了一街,嫩黄嫩黄,随着清风摇曳。
 
    春天就这么来了。
 
    成港下了自己的小车,噔噔跑上楼去,开了门锁,直接进了屋子。正在柜子里找东西,后面突然站了一个人。
 
    成港感觉有人气儿,一回头,看见徐乐贝。
 
    转回头,没理他。
 
    徐乐贝还在门口站着。
 
    成港一边翻找衣服,一边塞进袋子,一边说「徐乐贝!你饿死了没有?」
 
    徐乐贝没说话。
 
    「对阿,怎么会饿死呢。有的是人可以让你跟着鬼混呢。」
 
    徐乐贝还是没说话。成港装好了衣服,转身准备走,徐乐贝挡着半个门口,成港说「麻烦让让。」
 
    徐乐贝抬头看他,这人以前看她的眼神不是这样的,她知道成港是喜欢她的,她别扭的时候成港也老逗她,满嘴乱七八糟的,却能让
 
    她感觉到他在意她。如今,也这么不痛不痒了。
 
    「他在你那儿?」
 
    「你说谁啊?」成港翻白眼
 
    「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们怎么谁都站在他那边啊?」徐乐贝开始眼泪汪汪。
 
    成港不知道怎么立码急了「你说为什么谁都站在他那边?!你***要是做的有一丁点对,也有人替你出声!你哥该你的了?欠你的了?
 
    你胡闹也就罢了,还动手!要是我妹,早抽你了!告诉你,今儿我替你哥做主了,他没你这个妹!你自生自灭!」
 
    「干吗呀…。」徐乐贝撇撇嘴,眼泪已经掉下来「干吗那么凶啊~~~」
 
    「凶?!」成港没软化「凶是轻的!」
 
    「我哥…他怎么样了?」徐乐贝终于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