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27)

字体:[ ]

 
    尤加在他身后嗯了一声。
 
    「最近你聚会怎么这么多?」方夕泽闭着眼睛,还半梦半醒中。
 
    「以后不会这么多了。」尤加说。然后,加了手里的力道。方夕泽转过身,把尤加搂住,说「睡吧…」然后就脑袋一沉,很快传出微
 
    鼾。
 
    尤加看着他睡熟的脸,忽然哭了。眼泪无声地落下来。
 
    不会有人对他比BILL好,可为什么还是回到这儿来?试过了别人,反而更觉得离不开。
 
    眼泪慢慢止住。
 
    既然离不开,就狠狠抓住吧!
 
    俊扬这个名字,没有听到,像是已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似乎突然间有什么去了其他空间的东西又不小心落回来。
 
    面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是栽满了的香烟头。
 
    咖啡厅的小姐今天不称职,其实早该换掉。
 
    姜程的眼睛没有焦点地看着对面的蛋糕房,意识已经漂离。蛋糕房里有个人对他挥手他也没看见。
 
    李乐旬看见姜程直直的眼光,许久未动,李乐旬冲他挥手致意,他还是直直看着。
 
    旁边有个白色人影,以为是服务员,姜程说「再加咖啡」
 
    有人拍他肩膀,一抬头,竟然是李乐旬。他穿着白色的制服,白色的围裙,脖子上打了一个蓝色餐巾扣。
 
    姜程觉得蓝色和白色和李乐旬相当搭配。
 
    李乐旬对着他写{想啥呢?眼睛都直了,跟你打招呼你也没看见。}
 
    「是吗?」姜程笑。
 
    李乐旬点头坐下,又写{你要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反正我不可能说~~出去}
 
    姜程笑着说「你还能写啊。」
 
    {是不是想你弟弟了。}
 
    姜程楞了一下,随即点了一下头。
 
    {你对你弟弟真好。}
 
    「你对乐贝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李乐旬写{我其实…完全感觉不到兄妹的那种感觉…可能我爸如果临死前带回一只小猫,我也会很好很好地养的。我从心底里…
 
    其实…可能当乐贝是个麻烦,是个负担…打架也好,为她出头也好,好像都是赌气去做的…我不是一个爱徐乐贝的哥…所以…我一直叫他徐
 
    乐贝,她把砖头打在我头上,我才觉得,她大概也很讨厌我…我…是个很自私的人。}
 
    这些字,李乐旬写了半天,划了改,改了写,似乎还犹豫了一下,才递到姜程面前。
 
    姜程反复看着那些字,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李乐旬把本子拿回,接着写{好像写的时候比较容易说实话呢。}
 
    姜程看着有些沮丧的李乐旬,说「你不自私,自私的人做不出为乐贝做的那些事。因为,那对你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有好处。从我当初为了生活舒服,要了方夕泽***钱开始,我就彻头彻尾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姜程知道,如果每个人都有至少一个牵绊,那么收下那20万绝对是李乐旬的最大牵绊。
 
    而自己呢…。也许,就是爱上弟弟的朋友吧。
 
    李乐旬在本子上写下了好多,姜程很少评论,他和李乐旬竟有很多相似的立场。不同的是,李乐旬当时牺牲了爱情,姜程牺牲了弟弟
 
    。
 
    {哥,我真的很寂寞。}
 
    「不怕,你有我…。还有,干爹干妈…」
 
    李乐旬笑起来。
 
    姜程突然很难受,如果现在爱情和弟弟再摆在他面前,他要挑哪一个?
 
    至少,让他觉得幸运的是,李乐旬开始对他敞露心扉,无论是什么,懂了他,才能照顾他多一点吧。
 
    有一点,他很清醒。
 
    他早已不是把对弟弟的愧疚附加在李乐旬身上,对他的关心,已经变成了本能。这本能,往往让他想把乐旬搂在怀里。
 
    怪哥,也许是对姜程的事情了解得最透彻的人。
 
    姜程高兴或是难过,他往往知道那是为了什么。虽然今天的成就是辛苦打拼而来,但姜程对名利并不那么在意,也许,过早发生的事
 
    情,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的在意空间。
 
    怪哥说「姜程,我觉得你是个挺有气度的人,很多事情过去了,怎么也得往前看。乐旬那里我知道你在意什么,不过感情这个东西,
 
    有时是应该不管不顾一些。」
 
    姜程从烟盒里拿出烟,怪哥把打火机拿到一边「戒了吧。这个东西没好处。」
 
    「怪哥…我当初就是不顾,才…」
 
    「不要把所有事情的责任都归在那里,你对姜俊已经仁至义尽!」
 
    「知道乐旬对我说什么?」姜程摆弄着手里未着的香烟「他说他觉得自己自私,他说他对徐乐贝自私。那我呢?我当初执意和俊扬在一
 
    起,才会和姜俊反目,才会有后来他的死,你说,我又算什么?!如今乐旬依赖我这个哥,难道我还能再执意地把我的感情施加给他?
 
    …就这样吧…像弟弟那样照顾他,就得了。」
 
    「姜程…」
 
    姜程苦笑。「这生活,跟轮回似的!」
 
    那轮回竟很快到来。
 
    「孟俊扬」电话里传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姜程楞了半天。
 
    约好的地点姜程迟到了,其实,他曾经考虑要不要去。但他知道俊扬的性子,不去,他也会找过来。他既然不会在北京消失,那当
 
    然还是去的好。
 
    孟俊扬在茶座那里抬起眼睛的时候,姜程几乎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后来孟俊扬说
 
    「你是不是GAY,看两眼就知道。」
 
    姜程故意像个老朋友那样和他寒暄「怎么样?最近。」
 
    孟俊扬却直奔主题「你还和小空在一起?」
 
    姜程点头。小空,就是那个酒吧的男孩。是个MoneyBoy,但被姜程用来挡着俊扬。
 
    孟俊扬笑「他就比我好吗?」
 
    「这个没什么好比。只有合适不合适的问题。」
 
    孟俊扬还笑「那我为什么老拿别人和你比?」
 
    「那是你不该了。」
 
    「我们…再在一起吧?」
 
    「当初已经说清楚了,俊扬。这个圈子,有的是合适的人。」
 
    「两年了,也没找到。」
 
    「那继续找找吧。」
 
    「其实,最合适的,就是你。」孟俊扬还像当初一样固执。「小空有你,还出来卖,你干吗还要跟他在一起。」
 
    小空只是幌子,当然不能让他不做生意,他已经很帮忙地换了工作地点。如今,被孟俊扬一发现,问题就来了。
 
    姜程站起来「什么也不必多说,以后,不要联系吧。」
 
    「如果我要死了,可以联系么?」
 
    姜程看着他的脸「那么,死之前,告诉我一下。」姜程说出绝决的话,他知道,对孟俊扬,只能如此
 
    
 
 
醒醒吧,爱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章节字数:3375 更新时间:07-10-21 01:07
    不知怎么,成港又和徐乐贝开始回到家里玩起来,有时在乐旬的屋子里,那里面有电脑,成港把那电脑好好地更新了一番,这样打起游戏
 
    来痛快多了。
 
    有时,两个人在徐乐贝的房间里窃窃私语,不时传出两人不清不楚的声音。
 
    李乐旬长时间盘踞在沙发上,看电视,什么电视他都看,大陆的,香港的,合拍的,谈话节目,娱乐节目,做菜的,新闻…
 
    再隔了一段日子,天气暖和起来,李乐旬开始去外面溜达。
 
    要不,就在蛋糕房里面,画蛋糕图案。
 
    他的本上,对自己的话也越来越少,图画越来越多,画着不知所谓的人形,动物,花,还有乱七八糟的直线圆圈。
 
    他不能说话,所以,人们很难发现,他越来越安静。
 
    有一个人,却知道,李乐旬漫无目的的生活。
 
    他有时开着车跟他走很久,有时在蛋糕房对面的咖啡厅看着他在制作间坐在地上画画,很心疼他。
 
    「怎么不去哥家了呢?干妈可想你了。」姜程逮到他说。
 
    他看见李乐旬仰起带着喜悦和期盼的脸,又肯定了语气说「老太太老念叨你,说你怎么不去呢。」
 
    {说不出话,去了她会闷。}
 
    「她喜欢打牌,正好,我们四个可以打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