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29)

字体:[ ]

 
    方夕泽不是他的依靠,两个人都像孩子一样任性的生活,无法无天,无忧无虑,他喜欢那种自由奔放,他喜欢那时两个人在一起的激
 
    情。一起打闹,互相对打甚至会弄得鼻青脸肿,爱起来,亲密的像一个人,打死也分不开。可偏偏,方夕泽的妈一动手,立刻搞定。
 
    李乐旬不想给自己找借口,如果那时没有徐乐贝,他可能也会收钱,至少会犹豫。老爸的死,对他的刺激太大,还有,如果方夕泽
 
    失去了富有的生活,他可能连基本生活能力都没有。
 
    生活都有问题,哪里还需要爱情?
 
    所以,方夕泽一直爱着,也是因为,他不穷吧。
 
    李乐旬每次这么想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点无赖,甚至会耻笑自己,方夕泽即使爱,也不是你吧!
 
    有些人可能注定要离开自己的生活。一次不行,会再来一次。
 
    方夕泽不会回来了。
 
    李乐旬帮着姜程的妈妈炸茄盒儿,不知怎么一样的材料,一样的蘸面糊,就是炸出来不是一个感觉。偏偏老太太不住说,炸得不错炸
 
    得不错。
 
    李乐旬冲她眨眼睛。老太太忽然黯然了一下
 
    「小俊最爱吃茄盒儿了。」
 
    李乐旬扶了一下老太太的肩膀。不知怎么说,正好,也说不出来。
 
    姜程开车往家走,半路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来喂了一声,里面传出一个带着沮丧感觉的声音。
 
    「姜哥,我是小空。」
 
    看着小空五彩斑斓的脸,姜程皱着眉头。
 
    「昨天俊扬就来找我,问我为什么有了你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就说没什么呀,做GAY哪有什么专一的。他挥拳就打啊~~~」
 
    小空五眼青。姜程问「去医院看了没有?」
 
    「去了,还有点轻微脑震荡呢。」
 
    「不好意思,让你这样。」姜程说。
 
    「我也没服软啊,我说你自己和白领在一起,还惦记着姜程,凭什么说我!」
 
    「他怎么说。」
 
    「他问我把他和白领的事儿告诉你没有,我说当然说了,他就问你怎么样,我说你根本就没反应。他就更急了!」
 
    姜程拍拍他。
 
    「别再这儿做了。明天我拿点钱过来给你。你不是说6月份要回老家看看,不如养好伤提前走?」
 
    「这孟俊扬肯定疯了。」小空挺委屈「姜哥,你那么有能耐,直接把他摆平不就得了么?」
 
    姜程摇了一下头「你不明白。」
 
    「你是不是挺喜欢他的?我听人说,你们以前特别好。」
 
    姜程说「都过去了。」
 
    心情不太好地回了家,在门口就听见老太太的声音「俊扬,最近都干吗呢?」
 
    姜程激灵一下,猛地打开门,果然看见孟俊扬正坐在沙发上和老太太说话,姜程楞在门口,孟俊扬抬头说
 
    「哥,你回来啦?」
 
    老太太回头看姜程,姜程看了看四周,听到厨房里传出呲啦呲啦炸东西的声音。他故作自然地对孟俊扬说
 
    「是俊扬啊,你过来了?好久没见。」
 
    孟俊扬笑着说「是啊。这么久不见,可想你和叔叔阿姨呢。」
 
    姜程笑了一下,走进厨房里。
 
    李乐旬歪头看见他,又转回头去炸茄盒儿。姜程走过去问
 
    「会炸吗你?你确认能吃?」
 
    李乐旬冲他竖中指。
 
    「小孩子不许骂人啊。」姜程拍他脑袋。李乐旬用脑袋指指外面,做了一个’WHO’的嘴型。
 
    姜程说「是我弟弟的同学。」
 
    李乐旬点头。姜程刚要说话,却传来一个声音「听阿姨说,你认了弟弟?」,回头一看,孟俊扬靠在门框上,正打量李乐旬。李
 
    乐旬对他一咧嘴,表示打招呼。
 
    「阿姨还说,他不会说话?」
 
    李乐旬炸茄盒。姜程说「你过来有事么?」
 
    「没有啊,来看看叔叔阿姨和…。你!」
 
    「我们都很好。」姜程说。
 
    孟俊扬慢慢走过来,盯着锅里的茄盒,又从盘子里拿起一个,吃了一口,笑着说「真好吃,阿姨攉的馅儿吧?」
 
    姜程突然拉他胳膊,低声说「出去买点儿啤酒吧,家里没啤酒了。」
 
    孟俊扬被他拉着,还是回来拿了一个茄盒,一边吃一边走出去,李乐旬回歪着头看他们从厨房出去,然后说了买啤酒,然后就关门出
 
    去了。
 
    凭他的感觉,他知道,他们是怎样。
 
    「你来干吗?」
 
    「想来就来喽,怎么?不欢迎弟弟的同学?」
 
    「弟弟的同学没有问题,俊扬,别节外生枝。」
 
    「你怕阿姨知道我们的事吧?」
 
    「我们如今什么事也没有,就是这样。」
 
    「是吗?」
 
    「以后别来了。」
 
    「姜程!」
 
    「还有,别再对付小空,不然,我不客气!」姜程严厉地说
 
    「为了那么个人,这样对我?」
 
    「即使没有他,我们也完了!」
 
    「因为姜俊吗?」
 
    「不仅他,俊扬,以后我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希望再看见你!」
 
    「就因为姜俊,我们就完了么?」
 
    姜程转身「再说一次!我不想再看见你!」
 
    「为什么这么对我?宁可和一个Moneyboy在一块,也不理我,就因为姜俊当初因为我跟你翻脸?你公平一点好不好!」孟俊扬几乎带了
 
    哭腔。
 
    姜程背对他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说「俊扬,听话,跟我说再见。」
 
    「不。」
 
    姜程没有再多说,大步走上楼去。
 
    孟俊扬眼眶盘旋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李乐旬看着姜程远远走过来,看向他身后站在那儿没动的孟俊扬,忽然有点难受。
 
    姜程走近,看见李乐旬。李乐旬看着他。他平静笑着说「下来干吗?」
 
    李乐旬拿出本子写{啤酒呢?}
 
    姜程才想起啤酒的事。说着「我去买。」接着又朝外走去。
 
    李乐旬拉他胳膊,又递给他本子{干妈让我告诉你家里还有两箱啤酒。}
 
    姜程笑说哦,那回去吧。
 
    李乐旬指着转身慢慢离开的孟俊扬。
 
    姜程看了一眼说,原来他不打算留下吃饭的。
 
    方夕泽接到妈妈电话的时候,正在电脑旁边看资料。
 
    「夕泽,你姥姥的生日要到了,陪我回北京。」
 
    方夕泽一滞,然后说「叫哥陪你去。」
 
    「你哥他有重要事,你跟我回去。怎么?老大不情愿的?」
 
    方夕泽几乎不知自己在想什么,似乎盼望,似乎又惧怕。
 
    「怎么样啊?」他妈催着。
 
    「回就回!」方夕泽冲口而出。随即想,北京嘛,那么大,想不见人还不容易?
 
    可是,却怎么,隐隐又想看见他呢?
 
    
 
 
醒醒吧,爱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章节字数:3314 更新时间:07-10-24 02:48
    飞机上,方夕泽不耐烦地闭着眼睛。要不就要红酒喝。方妈妈坐他旁边搭着毯子假寐,方夕泽又要红酒的时候,方妈妈睁开眼睛对空
 
    姐说「不好意思,不要了。」
 
    又转向方夕泽「不是下了飞机让我把你拖回家去吧?」
 
    方夕泽说「我有多少酒量我自己清楚。」他对空姐说「拿红酒来。」
 
    方妈妈说「你要跟我对着干一辈子?」
 
    「我有跟你对着干?你让我中国的学没念完就去美国,我去。你让读工商管理,我就读。你让我陪你回国看姥姥,我就回来,还说
 
    我跟你对着干?」头等仓人不满,方夕泽也没有用太大的声音,可他声音里的不忿,方妈妈完全听得出来。
 
    「说来说去,你还是怪我。」
 
    「我怪你什么?」
 
    「你怪我四年前帮你做了选择,让你难堪了?可是你想想哪里有错?如果不是那样,你知道他贪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