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31)

字体:[ ]

 
    方夕泽吓了一跳,看见尤加风尘仆仆地走来。
 
    「你…怎么来了?」
 
    「你忘了,北京这边的店我还要处理呢。」尤加笑着说。「还给姥姥买了礼物呢,带我上去吧?」
 
    方夕泽犹豫着。
 
    尤加问「怎么?你有事啊?不是来接我?」
 
    方夕泽怔一下说,没事。
 
    奶奶又把尤加认成了装修的。方夕泽魂不守舍,尤加看在眼里,却一句也没有多问。既然来了,就要把他控制在魂不守舍的范围内。
 
    姜程走到蛋糕房外面,没看见李乐旬,进门问店员美美,她说他在里面呢。走过去一看,李乐旬正坐在小凳子上拿着一个镜子,在
 
    对着镜子’说话’,当然,他还是发不出声音,但是,嘴型分明是在说话。
 
    姜程敲了敲玻璃。李乐旬不知怎么有点脸红,把镜子放进口袋里,站起来,刚要写字,姜程推门说
 
    「你以后对着我就像刚才对着镜子就行,我想我能看懂。」
 
    李乐旬对他动嘴{真~的?}
 
    姜程点头,「真的真的。」
 
    李乐旬乐。
 
    姜程说「原来你一直在做练习,说不定哪天就说出话来,到时没准吓我一跳。」
 
    李乐旬嘴咧得更大,‘说’{我觉得我还能说话。}
 
    姜程看着他的嘴,然后说「我也这么觉得。」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两个人都格外激动。
 
    一块儿吃饭,姜程说「你喝醉酒,我可见了两回了。」
 
    李乐旬从咖喱鸡饭里抬头,沾着咖喱汁的嘴慢慢动着说{我一共也就喝醉了两回。}
 
    姜程乐,看着他黄油油的嘴,拿起餐巾纸很自然地给他擦。
 
    李乐旬满脸通红,眼睛不知道该瞟姜程好,还是瞟窗外好。
 
    电话响了起来,姜程去接
 
    「喂~~~俊扬?!不是说不要再联系?什么?你知道小空不是?他不是又怎样?你…」他转头看了一下李乐旬,李乐旬正看着他,
 
    看姜程看自己,又低头吃饭。「你知道就知道好了,总之结果还是一样!」他把电话挂了。
 
    不知为什么,李乐旬有点心安和高兴。
 
    姜程看着低头吃饭的李乐旬,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乐旬…你大概知道,我是同志…」
 
    李乐旬唔了一声。
 
    「俊扬呢…我们以前,相处过。」
 
    「唔。」
 
    「但是,现在,不在一起了。」
 
    「嗯…为…什…。么…」
 
    「因为我…」姜程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睁大眼睛「乐旬!你刚刚在说话?」
 
    李乐旬也呆着,没错,他刚刚是说了话啊。
 
    「我…。我…。」
 
    「乐旬…再说啊,再说两句…。」姜程有种激动至死的感觉,他握着李乐旬的肩膀,给他鼓励。
 
    「说…话…呵呵…说…。话…了…」
 
    「哈哈…。乐旬…哈哈哈…。」
 
    这样激动的姜程,李乐旬是第一次看见。
 
    虽然说话不如以前流利,但是医生说,李乐旬说话会慢慢恢复正常。
 
    姜程说「你伶牙俐齿的,现在肯定特难受!」
 
    李乐旬说「切…慢…慢…来…谁…怕…谁…」
 
    姜程笑。
 
    李乐旬忽然说「你…还…没…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为…什…么…和…俊扬…分…。手。」
 
    「你关心这个?」姜程问。
 
    「嗯。」李乐旬点头。
 
    姜程高兴他点头,他说,「此事说来话长…。」
 
    「你…喜欢…他么…还?」
 
    「喜欢过。」
 
    「那…。为什么…」
 
    「有些事无法挽回。」姜程还沉浸在喜悦中,似乎没有心情说以前不愿提起的往事「乐旬…走…回家叫干妈去!」
 
    李乐旬点头,从裤腰上解下自己的本子,说
 
    「还…挺…舍…不…得…」
 
    本来计划回北京一周,眼看已经过去了5天,尤加一直在方夕泽身边,又拉着他买东西,又去郊外上香,要不就约了一堆以前的朋友
 
    ,日子过得相当充实。
 
    眼看,明天就要飞回美国。尤加似乎慢慢松了口气。看一个人,真累。可是,又不甘心,放任他自流。回去后,什么都好了。
 
    尤加收拾行李,方夕泽靠在沙发上用遥控器乱拨。
 
    「真没劲!」他呼地站起来。尤加看着他。方夕泽穿上衣服。尤加说
 
    「哎,咱们去酒吧坐坐?好久没去酒吧了。」
 
    方夕泽看他两眼,想说两句什么,但最终还是把衣服扔在一边,上了楼去。
 
    尤加跟上去看方夕泽在床上打游戏机。
 
    尤加过去靠在他旁边。
 
    方夕泽说「你老跟在我边上干吗?怕我跑了?」
 
    尤加说「可不是。全天下,只有我最在意你。」
 
    方夕泽专注在游戏机上,尤加自言自语说「人真是累啊。」
 
    「你累什么?」
 
    「为什么非要这么在意感觉呢。如果和动物一样什么都不想,该多好。」
 
    「那你不就是动物了?」方夕泽咧嘴。
 
    「动物也没什么不好。」尤加说。
 
    「动物就图个性,你别当动物,小心我甩你!」
 
    「你敢!」尤加捅他一下。
 
    方夕泽又开始专心致志玩游戏。但脑子已经不在游戏机上,以致频频GAMEOVER。尤加喊
 
    「你怎么那么笨啊?」
 
    「你玩!」把游戏机仍给他。方夕泽往下躺了躺身子。忽然说
 
    「尤加…李乐旬…不会说话了…」
 
    一早奔了机场,三个人很快CHECKIN,过关。坐在侯机大厅,尤加和方妈妈侃侃而谈。不时看看坐在旁边摆弄着自己手机的方夕泽。
 
    方夕泽记得昨天自己说出那句话后,尤加惊呆了一下,然后说
 
    「明天就回去了,你说你不打算再回北京的。所以,北京发生什么事,跟你没有关系。」
 
    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北京的蓝天很不多见。
 
    忽然有什么进入他的脑神经。
 
    「喂!你以为你开着’我是你爸爸’就了不起啊!」
 
    「你干吗来了?还没完没了?」
 
    「你…你…说什么…喜欢我?你脑子坏啦?」
 
    「别过来啊!跟你急!」
 
    …
 
    「我收了钱,再见吧。」
 
    「这一巴掌打得真狠,左脸呢,你也打吧?」
 
    …
 
    「别离开我…。」
 
    机场广播里传出去往芝加哥的飞机开始登机的消息,方夕泽站起来,尤加和方妈妈也站起来。
 
    他们朝着登机处而去。
 
    而方夕泽却疯狂地跑向另一个方向。
 
    尤加猛地转回头,看着那快速消失的身影,手颤抖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醒醒吧,爱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章节字数:3011 更新时间:07-10-29 01:39
    方夕泽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蛋糕房,四年后,他第一次看到失踪良久的李乐旬就是在那里,如今几个月过去,他可能还是在那里。他已经
 
    没有思考的余地,他到底想要什莫样的结果,他只是知道,如果他就那样坐了飞机去美国,他还是不会坦然,他还是放不下很多东西。他已
 
    经考虑不到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那一定与李乐旬有关。
 
    如果,几个月以前,再见李乐旬时,充斥在心中的是愤怒和充满着报复的心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