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醒醒嘿,爱 作者:暗夜行路(8)

字体:[ ]

 
    「黑子!我今天不求财了。***4年前的帐,我今天就一块儿算了!」
 
    黑子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李乐旬!你别给脸不要脸!」
 
    抹了一下嘴角,李乐旬说「让徐乐贝走,咱们单算!」又转回头对着徐乐贝「你这丫头片子,差不多也得了!」
 
    徐乐贝呆了一下,她也依稀觉得今天的阵势有什么不对
 
    「哥…我不走…」
 
    「快滚!」
 
    「哪有那么容易,她怎么着也算参与者,李乐旬!你不是要替你妹出头么?行。这么着,你今天能从这大门走出去,就放你们兄妹
 
    走。不能…那你妹就随我们玩儿!」
 
    「不行!」李乐旬话音还没落,黑子的铁拳已经打了过来。
 
    眼前金星直冒,李乐旬直接摔在地上,一点犹豫的机会也没有,就被黑子拎了起来。手刚伸出来,就被一拳打在肚子上,在地上还
 
    没躺稳,拽他的手又伸了过来。
 
    「哥…」耳边传来的是徐乐贝凄厉的叫喊。差点忘了,徐乐贝还没怎么见过自己挨打呢。嘴里的血腥气顺着他的笑容流出来,语言都
 
    不知道是怎么说出的
 
    「徐乐贝,你哥要是被打死了,你就踏实了吧…」
 
    徐乐贝被两个人架着手,不管怎么跳怎么叫,只能看到李乐旬一次次地被打倒,当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终于呆滞了一下,随即,眼
 
    泪哗哗而下。
 
    大山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出北京城之前,他本来只想弄些钱,但不曾想到顺便找到了打坏了他眼睛的小子,在黑子压制下起初打算
 
    从他身上弄一笔,谁知,反而被他说出那种话,所有怨气,在刹那间爆发!
 
    李乐旬像虾米一样弯着身体还向他扑来,这是第几次他从地上爬起来了?
 
    大山犹豫了一下。黑子从旁边伸出一脚,把李乐旬又踹在了地上,这次,他终于不动了。
 
    他的棉衣在不远处,此刻身上是沾满了血迹的一个印着可怕骷髅的长袖T恤。他歪躺在地上,看上去,似乎已经失去神智…
 
    黑子和大山对望了一下,大山慢慢走过去,蹲下身子,手刚伸过去,李乐旬突然睁开了眼睛,扬起一拳就朝他打来,打是没有打到
 
    ,但是大山被吓了一跳,往后坐了个屁蹲儿。
 
    李乐旬慢慢爬起来,
 
    拖着腿,慢慢向门口走去,
 
    大山居然坐在地上。
 
    马上就要接近大门了,走出去,就又没事了。
 
    一步,一步,一步…
 
    不知什么从眉毛滑下眼睛,眼前有些模糊,门都晃了起来,但是,他知道,它已经很近了。
 
    黑子冲旁边使了一下脸色,那大门立刻被一个人死死关上。
 
    靠在大门上,却再没有打开它的力气,看着黑子和大山,话慢慢突出
 
    「你们丫的…说话…都是放屁啊…」
 
    身体顺着门往下滑。滑倒在地上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似乎有几个人走进来,有人扶起了自己,努力地睁开眼睛…
 
    姜程托着李乐旬的身体,看见他眼神空洞地看着自己,满脸的鲜血和青紫,他却突然伸出手揪住他的衣服,嘴里乌里乌突地说
 
    「别碰徐乐贝,听见没有?!」
 
    话几乎还没说完,他的手就垂了下去,脑袋也歪在了一边。
 
    姜程的心里,突然被针刺过一般。抬眼看了看不远处,徐乐贝哭花的脸,正在惊恐地看着这边。
 
    
 
 
醒醒吧,爱 正文 第十,十一章
章节字数:5984 更新时间:07-09-30 19:52
    第十章
 
    徐乐贝穿上姜程KTV的制服,像模像样地站在门口,没怎么化妆,只涂了淡淡的亮亮唇彩,居然很清纯。姜程走进来的时候,徐乐贝一个
 
    劲儿地看着他,终于让姜程的第六感被不自在的注视向她投过目光来。很自然地走过来,问
 
    「乐贝,还适应么?」
 
    乐贝挑了一下眼睛,然后噘着嘴说「站在大门口很冷啊?」
 
    「是吗?」姜程笑了一下「可以领一双天鹅绒袜子的,领了么?」
 
    「呀,还没呀。」乐贝笑着说。
 
    「那赶快去领吧。」
 
    「好。」乐贝甜甜笑着挑着眼睛看他。姜程问
 
    「哥哥好点了么?」
 
    「嗯,好多了,昨天成港去看他,两个人还对着贫呢。」
 
    姜程笑「精神不错了呀。」
 
    「是啊。」乐贝真想永远这么跟他说话下去。「哪天我请你吃饭?谢谢你呀。」
 
    姜程说「好,改天。」然后他要往里走。
 
    远处有人喊「徐乐贝电话!医院!」
 
    徐乐贝冲前台跑过去,姜程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徐乐贝正张大眼睛大叫
 
    「什么?我哥又内出血?发高烧?」
 
    姜程心里一惊。
 
    徐乐贝正手足无措地转悠着跳脚儿。姜程大步走过去,拉着她的胳膊
 
    「我的车在外面,走。」
 
    徐乐贝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被姜程拉出了门口。一出大门,就一哆嗦。姜程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她,对着自己的车子按了遥控锁。
 
    徐乐贝穿着他的大衣,闻到掺杂着烟草和淡淡香水味道的衣服,有一丝心神荡漾。
 
    进到病房的时候,医生已经做过处理,李乐旬陷入昏睡中,一张蜡黄的脸,微皱着眉头,胳膊绵延而出的管子连接着吊瓶。
 
    像徐乐贝听到的一样,他又有轻微内出血,引至高烧不退。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已经好很多了么?」姜程问医生。
 
    「还问我?他自己不注意,跟人打闹,你看…你看…」医生指着没有形状的西瓜皮,在地上的,桌子上的。「还有…」医生指他的嘴
 
    角「这里,新伤!」
 
    姜程吓了一跳,新伤?
 
    医生显然因为和怪哥姜程认识而没有摆出一贯的态度,但还是非常不忿
 
    「这不是作么…」
 
    不知怎么,姜程突然想起李乐旬和方夕泽在蛋糕房里打闹的场面。
 
    那之后的几天,李乐旬时睡时醒,醒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精神。眼神毫无神采。成港知道自己闯祸跑来逗他的时候,他也微微咧着
 
    嘴。成港才知道,这一次他真的伤的不清,努力挺也没怎么挺过来。
 
    成港说「你要是疼哭了我也不笑话你,干吗还绷着劲儿跟我叫板?」
 
    李乐旬说「成港,这下惨了。」
 
    「怎么了?」成港紧张地问。
 
    「听说医药费不少钱啊,是KTV给我垫的,得还到猴年马月啊。」
 
    「你担心这个干吗?他要做了你妹夫,这不是应该得么。」
 
    门口有人咳嗽一声,姜程走了进来,成港丝毫没收敛地说
 
    「你咳嗽也没用,司马昭的用心咱们都知道。你要不是对乐贝有意思,干吗让她去你那儿做?」
 
    姜程说
 
    「那我有意思的人可多了,我那儿男男女女都算上,100多口子呢。」
 
    成港说「你这么说也没用!烟雾弹!」
 
    姜程对他说「又带了西瓜来么?」
 
    成港脸红。
 
    李乐旬说「跟西瓜没关系。」
 
    姜程瞅了他一眼,不知怎么看着他瘦下去的脸有点心疼「甭管跟什么有关,你好好养病吧。」
 
    李乐旬看着成港尿盾,问姜程
 
    「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干吗帮我们?」
 
    姜程笑了一下。
 
    李乐旬说「你也不像做慈善事业的人啊,再说,就算慈善事业,我排队也排不上被慈善喽啊。」
 
    姜程说「哪有那么多慈善事业。我帮你们是因为…」
 
    李乐旬仰着脸看着,他一张脸看上去虽然五彩斑斓,但还是十分清秀。姜程有种奇怪的思想在身体里蹿,非常非常想把他留在身边,
 
    保护保护。
 
    「因为什么?」李乐旬问。
 
    「我认你做弟弟吧?」
 
    「啊?」
 
    「认你做弟弟。」姜程说。
 
    「你好这口儿?」李乐旬问「你有多少个弟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