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代嫁豪门后我却只想搞事业[穿书] 作者:一点桃花痣(下)

字体:[ ]

  第60章 Chapter 60
  三月下旬, 封允变得更加忙碌。
  杨淼每天送进来的文件越来越多, 会议排的密密麻麻, 后面还有几个短差,必须他本人过去。
  时间变得稀缺而珍贵。
  最近他已经连续三晚, 在自己房间开视频会议到后半夜,平时没时间吃饭更是常有的事情。
  楚云鹤把越来越多的工作与权力交到他的手上,大有准备退休的架势。
  基于此, 楚和内部对于封允是“楚小姐”的未婚夫这个传闻,更是深信不疑。
  不过也幸好他可以这么忙碌, 才觉得日子好过些。
  他与宁安, 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地, 安静地在一起相处过了。
  自从那晚回来后, 他与他之间的气氛,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
  宁安依然会早起晨练, 做早餐,但却把两件事情的顺序颠倒了一下。
  他会把早餐做好,然后出去晨练, 而晨练的时间也似乎是被故意拉长了。
  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赶着封允已经出门或者正要出门的时刻回来。
  两个人在家里重合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偶尔在家里遇到,封允依然会像以前那样揉揉他的发,或者简单说两句话。
  宁安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大部分时间都是淡淡的,偶尔会笑。
  但晚上他回到家里,他的房门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他敞开了,甚至还学会了落锁。
  他在他们之间划出了一条无形的界限, 表面上一切如常,但内心里却对他有了防备一般。
  封允有时候忙到没时间多想,可是在夜深人静,将手边的工作暂时放下时,他会很想很想他。
  现在的他们,即便依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中间却也如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这样的日子其实并没过几天,可对封允来说,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有时候他想他想得实在厉害,下了班便先不上楼,而是站在楼下,抬头看他房间的窗口。
  大部分时间,那扇窗都是亮着的。
  偶尔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他投在窗口的身影,虽然看不清楚,但还是会让他有幸福感。
  但回到家里,却只有空荡荡的客厅。
  他的门关着,不管他回来早晚,饭菜都会留在厨房里,让他想问一句什么都找不到借口。
  今天依然是这样。
  封允将领带扯了,站在客厅看宁安的房门。
  他没有什么食欲,将饭菜用保鲜膜覆上,放进了冰箱里。
  在房间忙到后半夜,他去倒了一杯酒。
  然后慢慢走向宁安的房门,大部分时间,这个点宁安也仍然在忙着。
  他停在他门口,靠着墙将一杯酒慢慢喝了下去。
  冰凉的酒液滑过咽喉,慢慢变的火热滚烫,让他的心也不安分地蠢蠢欲动。
  今天一整天,他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上,想一想总是有些不甘心。
  他站在门外,没敲门,只是轻声问了一句:“宁安,睡了吗?”
  然后便是等待。
  他垂眸等了很久,总觉得下一刻他就会发出声音来回应他,就算只说睡了,将他拒之门外也很好。
  可最终,房间里的人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封允又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宁安没睡,他坐在窗前抽烟。
  封允站了多久,他十分清楚,大约两支烟的功夫。
  他并不是刻意躲他,可是他出现在他面前,就很容易影响他的判断。
  他抵抗不了他的眼神,抵抗不了他的怀抱,抵抗不了他温热的手揉上他的发,甚至抵抗不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原来再正常不过的东西,一夕之间仿佛全都变了。
  变得暧昧,变得模糊不清,炙热地烤着他的心脏,温暖变成了煎熬,让人不知所措。
  这几天里,他想过无数遍,封允怎么会爱上他呢?他有哪里可爱?除了能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什么都没有。
  自然,他也想过无数遍,自己对封允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只是亲情那么简单?
  事实上,他很孤独,有时候也会害怕,也会想要依靠。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与封允之间,不仅仅是封允依赖他,他也依赖着封允,只是他从不表现出来而已。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也交了朋友,可朋友们也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且生活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不喜欢什么事都去麻烦他们。
  所以,封允给予他的那些东西,尤其可贵。
  他会拥抱他,安慰他,在他生病的时候细心地照顾他,温暖他……
  虽然缺了那些,他也可以很好地活下去,可是不一样。
  他想不明白,弄不清楚,越急越乱,烟抽了一支又一支,最后只剩下焦虑。
  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他是真的宁安,那么他不介意去发展这段感情。
  可是思路总是卡在这里,因为他并不是。
  最后,他甚至逃避般不想再继续去想这段感情。
  甚至于他曾下过决定,要和封允彻底结束现在这种不伦不类的关系。
  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家。
  那天,在想了许久之后,终于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有着如释重负的轻松感,也有着即将失去的痛苦感。
  可他很好地把那种痛苦控制在了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他起身关窗,决定等封允回来,便和他说清楚,可是不经意地一瞥,让他看到了在楼下抽烟的他。
  天光那么暗,他在六楼,却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微微抬头,似乎是在看自己的房间,宁安握着窗帘的手,一瞬间指节泛白,心脏也随之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感。
  他用窗帘挡住自己,却忍不住从缝隙里偷偷往下看他。
  隔着夜色,隔着距离,他们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偷偷地望着彼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