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转学第一天就对校草告白是否做错了什么 [参赛作品] 作者:岫青晓

字体:[ ]

 
第43章 
  昭悬寺外雷声渐小, 闪电消失后,山林里再看不见一丝光线。夜雨如泼,雨珠串连成线, 织成厚重的帘幕, 将山色遮挡在远处,漆黑幽深。而寺内燃着昏暗灯烛,将一排高坐的佛像照得阴森狰狞。
  谢翡站在一座文殊菩萨像前,半边脸隐没在幽暗中, 半边脸被烛火照亮,清黑的桃花眼中闪烁微光。对顾方晏说完那句后,他垂下眼, 又嘀咕了一句:“当然如果你还是要选择修仙, 也不拦你。”
  顾方晏抿起唇,纠结好片刻, 才做出决定:“睡帐篷。”
  “顾弟弟真乖。”谢翡抬手拍了拍顾方晏肩膀,“我睡觉很老实的,又有睡袋, 你不用怕。”
  尤琛他们选了个背风的地方开始扎帐篷, 谢翡和顾方晏过去搭自己那顶。这不需要什么技巧,撑起来就行。谢翡钻进去,用手按了按地面那层, 觉得有点薄, 正要说什么,顾方晏把睡袋递过来,道:“睡这个应该不会冷。”
  谢翡感受一番睡袋, 抬头冲顾方晏点了点,“好像还算暖和。”接着问:“你睡左边还是右边?”
  “都行。”顾方晏道。
  谢翡说那就睡觉的时候再说吧, 把两个睡袋放好,从帐篷里退出去。
  时间才8点,远不到睡觉的时候,被困在这的有一波大学生,拿出了桌游棋牌和便携照明灯,热情地招呼大家过去玩。
  桌游种类有狼人杀和UNO。谢翡看了下手机的剩余电量,想到他们一共就带了俩充电宝,如果一整晚都玩手机,肯定苟不到明天,提议去那边玩。
  谢翡对UNO的兴趣更大,顾方晏跟他一起过去。
  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就玩开了。谢翡在牌局上手气一向好,又有顾方晏在旁边不动声色喂牌,打了个大概一个多小时,面前放的筹码有了厚厚一摞,成为在场赢钱赢得最多的人。
  一些人困了,准备去洗漱睡觉,牌局到此结束。谢翡掏出收钱二维码让输的人扫,回帐篷的路上,笑着低声对顾方晏说:“在这种佛门清净之地,被香火熏陶着打牌,还有点刺激。”
  “我看是赢了钱比较高兴。”顾方晏低敛着眸,眼底微带笑意,轻轻拍了下谢翡脑袋。
  “赢了一百多,明天请你们吃早饭。”谢翡看了眼支付宝上受到的钱,大方说道,接着摇头晃脑感慨:“今晚运气挺好,大概是我之前抽了张大凶的原因,把霉运全散走了。”
  顾方晏:“怎么不说是拜了财神的原因。”
  “嗐,玄不救非!”谢翡摆了摆手,十分不以为然,“小时候我妈每年过年都带我上山拜佛,除了送子观音,什么都拜过,该倒霉依旧倒霉,我妈非说我是心不诚。”
  顾方晏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谢翡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他妈妈和小时候。
  之前听谢翡说和家里人关系不好,还曾听尤琛提起过谢翡母亲早几年去世了,便以为他不太愿意回想这些事情。但令顾方晏没想到,谢翡以一种放松的语气说起这些事,虽然说着说着撇了下嘴,但话语带笑,眼底映着佛像前跳动的烛光,微光闪闪,亮得惊人。
  “那你今天还拜?”顾方晏望定谢翡,低声问。
  “那句话说得好嘛——”谢翡轻笑了一声,“来都来了。”
  今天一下午都在走路,休息了一阵后,疲倦感涌上来,又被佛香熏了许久,谢翡坐着坐着,开始呵欠连天,赶紧收拾一番、换上睡衣,打着伞去僧人宿舍外的洗手池洗漱。
  顾方晏和他一起去。
  洗手池旁没有遮挡,顾方晏撑伞,谢翡拆了两支新的牙刷,挤上牙膏,然后将其中一支递给他。
  “幸好我们自带了牙膏牙刷。”谢翡嘀咕着,“也幸好没有中午就去酒店,把这些东西放下。”
  “该说幸好你懒,不愿绕一截路。”顾方晏面无表情。
  “顾弟弟,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谢翡往旁捅了一手肘。
  刷完牙,谢翡先洗脸,然后换他撑伞,让顾方晏洗。
  夜色里雨势半分不减,砸在伞上啪啪作响,声势骇人,仿佛要把伞砸穿,让谢翡想起那个突然落冰雹的傍晚。
  路面有了一层积水,但凡穿帆布鞋运动鞋过来洗漱的人都走得小心翼翼,而谢翡脚踩凉鞋,行走起来无所畏惧。他大步大步踢着脚,遇见水流避也不避,直接踩上去——不过没让水花溅到顾方晏裤腿上就是了。
  忽然间,谢翡发现了什么,惊奇地抬起手:“那棵芭蕉树被雨打弯了。”
  “你再得瑟些,你也要被打弯。”顾方晏在他身旁,语调平平。
  “这叫有先见之明。”谢翡得意洋洋抬起凉鞋,“叫你们一个二个不自带拖鞋,现在好了吧,鞋子里能划船。”
  顾方晏垂眸瞥了眼,这人脚丫子都被泡得发红了,心说我看划船的人是你,凉幽幽道:“一会儿泡个脚再睡,免得感冒。”
  谢翡扭脸过去,满眼惊奇:“顾同学,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养生派。”
  奇完满不在乎地嘀咕:“现在还是夏天,没必要这样,拿干净水冲一冲就好了。”
  他说到做到,回去后草草冲了下脚,便跑进帐篷,研究起睡袋来。在他有限的十八年人生里,就没遇见过这种艰苦状况,因此是第一次使用这个,看了一圈,觉得应该直接钻进去就行。
  庙宇外哗啦啦的雨声和呼呼风声一刻不停,谢翡把自己往睡袋里囫囵一塞,然后拉上拉链,他以为在这样的夜晚会失眠,但没想到眼睛一闭,立刻就睡着了。
  顾方晏隔了一阵才过来,帘子一掀,看见里面的人把自己包得跟蚕蛹似的,只露出一个脑门。
  “不怕把自己憋死吗?”顾方晏低喃一句,凑过去帮谢翡调整。
  帐篷外有微弱的烛光透进来,但主要光源还是手机手电筒照出的光线,亮度很高,谢翡被惊扰到,极为不满地嘟囔了句什么,蠕动着试图翻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