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末世捡命纲要+番外 作者:燕南

字体:[ ]

 
  文案:
  退役军人酷炫狂霸大佬攻&在职学生善良成长热血受
  林北一直觉得宋至臻是个正经人,直到他被拐床之前一直都这么觉得,这个名副其实的正经人除了爱捏他身上的几斤肉,还喜欢称他不经意的时候悄摸摸亲他。
  林北的睡眠质量在和宋至臻在一起后急转直下,在他一百零八次被亲醒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反抗了,他拽住宋至臻的肩膀狠狠压住他的嘴。
  然后他诧异的皱紧眉头,忍不住又叼了一口,居然……口感甚佳。
  ***********
  不知名病毒的爆发震荡了整个世界,由于没有可以抵制的疫苗,疫情在短时间内蔓延至世界各地,人在危机中显露出可鄙的兽姓,当法律和道德的围栏被暴风击毁,一批英勇的人类却踏着热血站了起来。
  “我们坚守正义和法律,并期待明天的来临。”
  剑是正义的仆人。——(英)埃·斯宾塞
  当人们从无助恍然回过神时,必将会昂起胸脯,拿起武器,誓死维护自己生存的家园。
 
 
第1章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影射进房内,带着斑驳的光点,林北抬手挡住刺目的光线,被子顺着手臂的线条滑在胸口。
  他顶着阳光的洗礼艰难的睁开眼睛,把自己摊在床上醒神。
  “醒了就赶紧起来。”听到他挣扎的动静,胡林文头也不抬,他疲惫的双眼紧紧地锁在屏幕上,手下动作不停,CAO纵的僵尸小人随着键盘的击打声往前缓慢的行动着。
  “几点了?”林北醒神结束,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晃了晃压得酸疼的脖子。
  “九点一刻。”胡林文抽出斜眼的功夫,迅速的给林北报了个时。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林北套上背心翻身下床,他推开房门,刚把自己晾进阳光里,一阵风就把他掀的往后退了一步,“卧槽!”他重重的关上了房门钻回房内,一边打颤一边抚摸手臂上翻涌的鸡皮疙瘩,质疑道:“这特么不才九月初?”
  “正常,不是温室效应吗?”
  林北懵了一下,当机的脑子里全是404,他没懂温室效应和天气变冷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他也没深究,决定给自己的脑子放一个短假,他在衣柜里迅速搜罗出一件卫衣套上,把装备补齐之后,他又打开门顶着反常的妖风,坚强的洗了把脸,顺便立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一夜憔悴的俊容。
  等他欣赏完自己进门的时候,胡林文已经通关了,他打开下一关,悠然的喝了一口养生茶,顺手把桌上的煎饼果子丢给林北,问道:“你好点没有?还烧吗?”
  “应该没事了。”林北反手捂住脑门,没感觉出什么异常。
  昨天的高烧来的猝不及防,把他这个几年都不生病的南方小超人都压倒了,幸好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来回一趟都没留下什么余根。
  胡林文面不改色的杀掉一个NPC,怅然道:“现在这游戏越来越没玩头了。”
  “你今天不是约了苏哥吗?怎么没一起出去。”林北拿起煎饼果子咬了一口,还是温的,吃着正合适,一口咬下去还伴着番茄酱香甜的气息,他满意的直耸鼻子。
  胡林文猛地按下回车键,把鼠标摁的咔咔作响,“她当志愿者去了,市区那边有个活动,缺人。”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悲喜,但林北还是挣扎的放下煎饼果子,不轻不重的在他肩上拍了几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滚。”胡林文弹开他的手,冷声道:“不想接受死亡暴击就识相的爬远点。”
  “得令!”林北没打算触暴躁单身狗的霉头,他抱着煎饼果子缩到角落的椅子上。
  作为单身狗集体中的一员,林北已经放弃挣扎了,虽然他一直认为是寝室的风水影响了他的桃花运。
  身为503寝室一员的胡林文自然也逃不过这魔咒,只不过最近仿佛有逆风翻盘的迹象,奈何落花有意,流水不得闲,苏荔澄作为S大体院男生中的霸王娇花,实在不能和寻常女生相提并论,她愣是把自己的休假时间通通贡献给了集体活动以及志愿者行列。
  “你要不考虑一下加入志愿者?既能为社会主义作贡献,又能逆转人生际遇。”
  胡林文摊开手把键盘推到桌案上,怅然道:“此之为下下策,但也可以做参考保留。”
  林北跟着叹息一声,他把最后一块煎饼果子吞吃入腹,抬眼问:“志超人呢?”
  “图书馆。”
  *************
  作为一个学校文化和底蕴的象征,图书馆一般都是花重金打造的地方,S大尤其重视,连图书馆都建了两个,一个比一个豪华。
  林北套好御风的衣服,拿着实验报告就赶往最近的图书馆了,昨天本来是交实验报告的日子,但因为来势汹汹的高烧,让林北错过了补作业的时间,他只好现在出门。
  这阵妖风好像因为他的出现变得更加剧烈了,变着法的往林北的脖子里窜,绕腾一圈之后带起了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艹。”林北套上帽子,拉紧绳结打了个疙瘩,让帽子皱成了一朵无比娇艳的太阳花。
  现在路上行人不多,时间不早不晚的,人流不集中,林北边踢踏着步子边从脑子里搜索一会儿要借的书目,但奈何高烧过后的脑子跟一团浆糊搅匀了一样,半天没翻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在他低着头往前迈步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撞进了他的怀里,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女姓香水的味道,林北这个母胎单身还没有从软香入怀反应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
  “小心。”
  声音很低沉,带着被冷风灌了几刀子的喑哑。
  “你女朋友?抱歉。”林北松开怀里的女生,往后退了两步,男人迅速的扶住了她,道:“谢谢。”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