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空降学神+番外 作者:甜甜八块腹肌(上)

字体:[ ]

 
  文案:
  “别人家孩子”郑艾卿自小是被亲人及同学老师宠着长大的,他长得好,学习棒,家庭条件也不错,只除了身体不太好。人生顺风顺水的走了十几年,直到他满怀憧憬的来到外市高中,见到了自己的新同桌……
  佘渐是市七中蝉联时间最长的校霸,且这个校霸还经常教训守在校门口收保护费的不良少年,保护同学。本人更是不迟到早退,也不顶撞老师,最最关键的是,人家长得帅,个子高,家世拔尖儿,只除了学习吊车尾。
  佘渐口头禅:学个叽叭习,反正我家有的是钱。
  学渣了十余年,直到高一一开学他遇到了自己的新同桌……
 
  攻受大概属姓:
  病叽叽脾气大实则钙奶汤圆属姓学神受(郑艾卿)
  闭嘴金城武开口刘二狗蠢了吧唧学渣攻(佘shē渐)
 
  一开始
  佘渐(皱眉):现在的中小学生真是了不得,小小年纪就沉迷网络!
  中小学生郑艾卿:滚: )
  佘渐(无奈):小朋友脾气真爆。
  后来
  佘渐(翘起小尾巴):看见那个白白嫩嫩乖巧可人长得还怪好看的学习又超棒的人了么?
  不远处的郑艾卿:……
  佘渐(疯狂摇尾巴):我的,我男朋友。
 
 
第1章 我是学神郑艾卿
  【郑艾卿同学,NO.001
  经考试考核,你已被我校录取为高中一年级新生,特向你及家长表示祝贺。
  注:1.请于8月21日-8月23日期间到我校进行报名注册。
  2.报名时须持录取通知书,准考证及身份证等有效证件。
  3.……】
  “卿卿,走了,咱们还要预留出堵车的时间呢。”
  闻声,正在翻看录取通知书的少年微微压了压上翘的唇角,他合上卡片,将之随手塞进了书包里,嘴上也跟着应和了一句,“嗯,知道了!”
  声音是雌雄莫辨的少年音,鼻音却略重。
  那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背上了一个小背包,这才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可以了。”少年正正书包,说完便跑去玄关处穿鞋,顺便还从鞋柜里拿出来一双女式的白色帆布平底鞋放在一旁。
  听见走道上快步跑动的声音,蔡雯握着玻璃水杯,黑着脸从厨房中走出来,她拧着细眉道,“郑艾卿,不许跑了,你给我安分着点!感冒又重了没有?”
  “没有。”那名叫郑艾卿的少年回答完其中一个问题后也同样拧着眉抬头,语气表情很是严肃正经,他道,“多运动,有益身体健康。”
  蔡雯倚着门框,垂着眼不去看郑艾卿,只用手背试了试杯温,凉凉的道,“可你有病啊。”
  “我只是病没好利索而已!蔡医生!”郑艾卿强调。
  “嗯嗯,你说的都对。”蔡雯趿拉着拖鞋,走到半蹲的郑艾卿面前,“那没好利索的倒霉蛋,现在喝口温水便去厨房自己给自己倒杯蔬菜汁喝吧。”说着,她还将玻璃杯递了过去。
  郑艾卿磨叽着不肯接,“我都换好鞋了...”
  “多走路,有益健康,蔡医生说的。”蔡雯笑踢了一脚郑艾卿,动作很轻,“快点的,咱还得赶时间呢。”
  被踢的少年这才揉了揉腿,撇着嘴,夺过玻璃杯喝了几口水后,拿着杯小跑儿进厨房。
  十几岁的少年人,肤色是时下女生都羡慕得不行的冷白皮,约摸是身量拔高得太快的缘故,在自身体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主人身高就已经直逼180cm大关,因而少年的体型也是显而易见的清瘦。
  蔡雯看着转进厨房中不见的少年背影,脸上难得的有一瞬的出神,精致脸蛋上的表情似是歉疚又像是难过。
  这边,郑艾卿还在对着榨汁机内橙红色的胡萝卜汁发愁。
  当蔡雯第二次催人的时候,郑艾卿这才仰起头,闭气,一口闷了那倒得满满的一大杯的胡萝卜汁,险些给他憋死。
  好歹涮了涮榨汁机和玻璃杯后,郑艾卿一脸苦大仇深的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蔡医生,其实像胡萝卜小黄瓜之类的新鲜蔬菜是不用榨成汁的,我可以直接啃。”说着,少年还甩了甩手上的水,“榨成汁儿,喝着感觉好怪啊,现在我嘴里还有股味儿呢。”
  蔡雯也刚好系好右脚的鞋带,她起身跺了跺脚,抬手拿起一边的黑色手包,“卿卿快擦擦手,咱们时间不富裕了。”
  负隅顽抗被强行忽略,郑艾卿的小暴脾气噌的一下子就上来了,他死犟的也没擦手,磨着后槽牙就跟了上去,气哼哼的走在蔡雯身后,活像条胡萝卜味儿十足的小狼狗。
  ……
  微胖的女子放下听诊器,揉揉太阳穴,声音不紧不慢的道,“艾卿的心脏还是有不小的杂音,依旧是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听你妈妈讲,这两天是又感冒了对吗?”
  郑艾卿沉默着点点头。
  “那艾卿这几日就先不要外出了,回家后千万要记得按时按量的服药,还有,一定要避免剧烈运动,以防反复呼吸道感染,现在这个天气,转成肺炎就很麻烦了。”
  微胖女子推推眼镜,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不过鉴于你的累累前.科,这些话我还是会跟你妈妈再讲一遍的。好了,去拿药吧。还是老地方。”
  “卉姨...”
  这软软的腔调,听入耳中,像是小奶猫在撒娇。
  易卉面上依旧不为所动,实则已经被萌翻了。
  像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般,她又抬手推了下眼镜,之后才捏了捏郑艾卿那白腻的腮肉,笑着道,“当然了,这事儿卉姨也会告诉副院的,嗯,在他回来后。”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