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监考员请注意 作者:黑色地板(下)

字体:[ ]

第41章 苏醒(2)
  房间里烟雾弥漫,让他头脑昏沉。半梦半醒间,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他知道,那是属于他母亲的眼睛。
  她躺在病床上,抓着他的手,因为太用力,手骨泛白,指甲深深掐进他掌心的血肉中。她梦魇似的瞪大惊怖的眼睛对他说:“云低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墨儿那点腌臜心思!答应妈妈,不许碰你弟弟!妈妈会一直一直,在天上看着你们的!”
  飘散的思绪渐渐回笼,韩云低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边已经霞光万丈。五彩缤纷的晚霞从落地窗投射进屋,给冰冷的房间施舍来一丝暖徐色彩。
  他站起身,松了松领带,拉开房门走出去。
  经过走廊朝下看,他看见心爱的弟弟正坐在沙发上。
  尹轻越搂着他的胳膊,他先还忍着,后来尹轻越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他开始红着脸挣扎,渐渐的变成奋力推拒,左右躲闪女装大佬的扑杀亲热。
  “小天使,快给姐姐亲一口么么哒!”尹轻越夸张地撅着烈焰红唇,死抱着韩惊墨的腰凑上来。显然,他是故意在逗韩惊墨说话。因为自从苏醒以来,韩惊墨一反常态,十分沉默。
  “尹轻越你这死变态!你又擦口红了!救命!”韩惊墨气得哇哇大叫,顺手把旁边的医生拉进战场,三个人顿时七只手八条腿似的闹成一团。
  韩云低垂下眼睑,嘴角无声地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傍晚的时候,尹轻越突然敲响了韩惊墨的房门。
  韩惊墨拉开门,一见是这死变态,立刻瞪眼道:“你要干嘛?”
  尹轻越居然难得正经起来,不再做些搔首弄姿的动作刺激韩惊墨。他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对韩惊墨神神秘秘地低声道:“小天使,姐姐有个问题想问你。”
  韩惊墨抬抬下巴:“说。”
  尹轻越将手臂搁在韩惊墨肩膀,凑近韩惊墨耳边轻声道:“你就是‘楚贞’吧?”
  韩惊墨眼睫一抬,目光骤然变得锐利又凶恶!
  他一把掐住尹轻越的肩膀,把尹轻越整个人摁到门扉上!
  “你想死吗?”
  “嘻嘻,小天使好凶哦!”这韩家兄弟俩真是一模一样的凶呢。
  肩膀传来剧痛感,尹轻越却似乎很开心的模样,还从旗袍开叉处伸出一条纤细白腻的大长腿,轻轻勾撩韩惊墨的裤管。
  韩惊墨到底不比韩云低,韩小少爷内心还很纯情。他像被什么癞□□贴了大腿G,水蛭钻进衣服里似的,吓得一下子松开手连退好几步,俊脸红得像番茄似的,瞪着尹轻越说不出话来。
  “好啦!姐姐逗你玩的!”尹轻越伸手拍了韩惊墨胳膊一下,笑得甜蜜蜜美滋滋。
  虽然韩家兄弟俩都爱凶人,但还是他家小天使最可爱,小孩儿还会脸红呢嘻嘻。
  尹轻越娇笑道:“考场的事情,你要是不想说,姐姐不问就是了。这是咱们之间的小秘密哦,姐姐不会和别人说的,小天使放心吧!”
  当初在考场时,“楚贞”曾经问他是不是傅予,这事他一直放在心底,连韩云低都没说。虽然不知道韩惊墨如何在昏迷时候出现在虚拟考场,傅予那家伙是否知道韩惊墨的事情。但是,如果韩惊墨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强迫他的。
  那场考试后,他被评定为“具有待激发的隐藏型危险人格”,还被特别关照了两个月。反观那个傅予,做的好事恐怕不比他少吧,居然能在心理测试中蒙混过关。呵!
  见韩惊墨对他似乎还有敌视,尹轻越只能在心中无奈叹气。
  “好吧,说说今晚的重点!”尹轻越转移话题道,“小天使,姐姐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偷偷过来,和你说一个大秘密的!”
  他是瞄着韩云低出门才敢有动作。这件事说完后,他可能需要到外边避避风头。
  韩惊墨却不领情,抱臂冷淡道:“既然是别人的秘密,我就无需知道了。滚吧。”
  他比尹轻越高一小半头,如今又出落成一个大骨架,四肢修长,眉宇冷冽,看起来不太好惹。
  尹轻越笑眯眯地哄他道:“难道你一点不好奇,自己昏迷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昏睡不醒,谁在照顾你?”
  “不就是突然睡着了吗,然后被我哥找到,带回来挺尸呗!”韩惊墨不耐烦道。
  在此期间,他魂魄出窍,遇到傅予。不过这是他的秘密,他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话说傅予那小子现在应该很着急,正到处找他吧。只是这一次,他想好好保护住这个朋友,不被他哥哥知道。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哥哥对每个靠近他的“朋友”都非常敏感。
  尹轻越的回答却出人意料。
  “不是哦!你哥哥是一个月前才找到你的!”
  见韩惊墨面露诧异,尹轻越知道自己成功勾起韩惊墨的兴趣了,笑道,“小天使,姐姐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了。”
  “不能直接说吗?”韩惊墨狐疑道。
  “不行,得去见一个人才说得清楚。”
  “谁?”
  “冯少川。”
  韩惊墨瞳孔震颤。
  在这个家里,冯少川这个名字可是公开的忌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甚至以为自己早就淡忘了这个名字。
  这个人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最恨的叛徒。这个叫冯少川的男人,早在多年以前,就被他哥哥用组织中处决叛徒的手段毁尸灭迹,从人间彻底蒸发。他是他和哥哥之间的一个心结。
  “尹轻越,你什么意思?”韩惊墨沉下脸,带着山雨欲来的威吓感,语气也变得冰冷无情。
  尹轻越不亏是男人中的女人,普通人对上韩惊墨这冷硬野蛮的视线,恐怕都要腿软,但他居然还能涎着脸搂住韩惊墨的胳膊娇笑道:“别凶姐姐嘛!姐姐也是为了我们小天使呀!”他凑近韩惊墨耳边轻声道,“其实……那个叛徒还活着哦!”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