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们妖怪不许单身+番外 作者:绣生(下)

字体:[ ]

第101章 
  上古四凶, 皆是出身不凡。如果换做人类的说法,大约便是出身名门的纨绔子弟。
  梼杌是颛顼氏之子;混沌是帝鸿氏之子,穷奇是少皞氏之子,三人因出身相近, 姓情相同, 时常厮混在一起。他们三个本就实力强横,随便挑一个出来, 也无人敢轻易招惹。更何况后来常常厮混在一处, 拧成了一股黑恶势力, 更是横行霸道为非作歹。
  上古不少势弱的妖族人族都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甚至都不敢以名字称呼, 怕被听见招来灾祸, 而是以“凶”代称。
  即便是自身实力强大并不畏惧他们的大妖,忌惮着他们身后的长辈, 也很少主动与他们起冲突。
  唯有饕餮同他们不一样。饕餮的出身说起来也不差, 但他并不受重视, 甚至可以说是几乎完全被忽略了。他出自缙云氏, 生父是祖龙, 生母据说是缙云氏的女儿、两人偶然相遇, 一番颠鸾倒凤,才有了饕餮。
  龙族姓- yín -,祖龙更是处处留情, 留在外面的孩子不计其数,自然并不在意这个孩子。而缙云氏之女生下饕餮后, 因嫌他丑陋又蠢笨,整天只会张着嘴要吃的,将他随意关在偏僻的屋舍里, 对他也不怎么上心。
  后来饕餮的名声传出来,乃是因为他在饿极了之后,从缙云氏关他的屋子里跑了出来。那一次,他将拦截他的缙云氏族人一个不留地全部吃了。
  他神智混沌,只凭借本能寻找食物,一路游荡着,一路吃过去。不管大妖小妖,在他眼里,通通都是食物。而被他看见的食物,大部分都没能逃脱成为腹中餐的命运。
  饕餮自此凶名鹊起。
  而缙云氏对此却仍然是不闻不问的态度。
  那时梼杌听说了饕餮的传言与凶名,生出了兴趣,便循着线索四处去寻找饕餮的下落,想将他拉过来当打手。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时饕餮的模样。
  ——浑身上下一片漆黑,唯有一双眼睛是红的,眼神凶狠,充斥着对食物的渴望和贪婪。头顶上弯曲的角十分尖利,上面还残留着凝固的血渍。一身鳞甲斑驳又暗淡,整个兽看起来十分落魄,但又透着股无人敢靠近的凶戾。
  那时梼杌用食物成功把他骗回去当打手,后来却一度很后悔。因为这个打手是个大杀器没错,但他饿了根本不分敌我,连他都想吃。
  再后来,因他无心捉弄,饕餮被黄帝所封印。
  梼杌自那以后,再没有在其他妖身上看到过那样凶狠的眼神,感受到那样凶戾的气息。
  正经说起来,现在看着一副无害模样的姜婪,他还有点不习惯的。
  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哪天我也去找个女妖去生个崽。”梼杌不顾姜婪的再三否认,自顾自地说道。
  说这话时那两个男妖还半跪着给他捶肩。
  姜婪:……
  您这渣的非常理直气壮。
  懒得再费口舌跟梼杌解释这个问题,姜婪提起了过来的目的:“既然你在里面过的挺滋润,我就走了。”说着将带来的水果扔给了梼杌。
  梼杌接住,叼出个苹果两口吃掉,含糊不清地送客:“滚吧滚吧,我在这里挺开心的,暂时还不想走。”
  姜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牵着江迟往外走。
  后面的梼杌又大声逼逼:“下次把崽子他妈带来我看看,我也照着找一个,生个好看的崽。”
  姜婪:……
  他忍不住扭过头对工作人员建议道:“我觉得你们目前的制度,根本无法达到让他好好反省改造的目的,最好能改进一下。”
  “好的,您的建议我会向上反馈的。”
  工作人员客气又惶恐地地送他出去。
  ……
  出了监管所,姜婪牵着江迟去坐车,路过一家商店橱窗时,忍不住扭头看了看——玻璃橱窗的反光里,映出他和江迟的身影。
  怎么看五官也没有一处相似,怎么梼杌就一口咬定像呢?
  他琢磨了一会儿,上车之后把江迟的照片发给了大哥赑屃。
  [大哥,给你找了个新弟弟,我们像吗?/可爱]
  过了几分钟赑屃才回了消息:[?]
  [像,这是你流落在外的幼崽?]
  姜婪:???
  怎么大哥也这么说?
  姜婪真实懵逼了:[不是,你真觉得像啊?哪里像了?]
  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像?!
  赑屃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声音透着浓浓的怀疑:“真不是你流落在外的幼崽?这眼神气质,跟当时刚被领回龙宫那会儿的你差不多。”说着顿了顿,语重心长地道:“年轻时犯了错,不用不好意思承认。”
  “……”
  姜婪简直百口莫辩,只能将结识江迟的来龙去脉提了提,又说了自己收养江迟的打算。
  赑屃这才打消了怀疑,不过他还是觉得太像了。不是长相五官像,是给人的那种感觉像。尤其是眼神,当初他刚找到姜婪时,姜婪差不多也是这个模样,神情凶狠,满身凶戾,可你若试着接近他,才会发现,凶狠与戾气都只是他的自我保护罢了。
  那凶狠和戾气之下,是孤立无援的茫然与绝望。
  姜婪从前的经历他找人时多少有些耳闻,但他还是坚持将人带回了龙宫。倒是后来姜婪身上的戾气渐渐被消磨,他自己亦学会了收敛,姓格也越来越活泼开朗,才渐渐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很多听闻过饕餮事迹的妖族,都对饕餮打心底里地畏惧。但是姜婪的改变太大,以至于若是他不主动表明身份,在外行走时根本不会有人将他往饕餮身上联想。
  如今再见到与当年的姜婪情形如此相似的江迟,他第一反应是这是姜婪从前遗留在外的幼崽,即使姜婪解释之后,他多少还是有些怀疑两人之间的渊源。
  赑屃立刻想到了白泽曾经做出的预言——白泽曾说,姜婪的机缘在人类社会之中。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