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你有本事造谣有本事假戏真做啊 作者:徒手吃草莓

字体:[ ]

 
  文案:
  一个儿时玩伴变成大灰狼回国找事儿的故事。
  ·
  民国架空。
  娇怂少爷受&反复无常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民国旧影 商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娇怂少爷受&反复无常攻
 
 
第一章 
  占子然披着外衣,屋内炭火刚刚点着,大清早的寒气让他身体微微瑟缩,忍不住喉痒轻咳出声。
  雪白衬衫下依稀可见柔韧的肩膀线条,细白的脖颈上青色的血管蜿蜒到领子内,似乎轻轻扭就会折断。
  桌子上摆着几本账本,占子然垂着头,凌乱黑发遮住了眼角那颗淡色的泪痣,看着账目,脑片乱糟,眉头紧皱,脸上透着抹难掩的苍白。
  他手边放着的空碗,面全被他吸溜进去,汤汁都不剩点。
  最近总是面啊粥的,占子然想吃肉。
  他捻着笔,皱着眉,思绪飘到了后厨。
  不对,不对,现在要看账本。
  他又集精神。
  书童齐乐神色着急,好像是天要塌下来,他边喊着“少爷、少爷”,边往里屋跑。
  占子然突然浑身寒颤,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尖喃喃:“谁在惦记我?”
  惦记占子然的大有人在。
  占家在年后财产清算时,占子然就看到本本摞起来像是山高般的“债本”。
  这些都是欠了各家商行或供货商的债,码码清晰详尽。
  年前,占子然个晚上窝在账房,看着账目,差点直接脑溢血追着占老爷子去了。
  这些钱本不应该欠,进项和货款本应该抵消,虽然因为最近生意不好做,颇有些赤字也算是正常。
  可这账本上,进项全然不见了,根本没有给供货商的货款,间那些钱就像是被谁吃了般,全没了。
  以至于到占老爷子去世时,债务已经滚雪球,形成了个巨大的数字。
  占老爷子头七刚过,已经有堆要债的堵住占家大门,占家二太太连夜收拾东西带着占家小少爷回娘家。
  占子然这个刚成年的少爷就只能担起大梁。
  齐乐心里着急,自从占老爷走了之后,追债人天接着天堵家门口,开始还是正常要债的,到后来……
  占子然生得副好皮相,长相随已故大太太,他皮肤白,像是会发光似得,双黑眸清亮无比,偶尔醒来时双眼雾蒙蒙,像是东城竹林里的晨雾。
  年少时,占子然特别惹人喜爱。
  长大后,占子然眉目长开,更是惹得注目,白玉般通透的皮肤加上的唇色,看起来像是画报里走出来的仙童子似得。
  少时,还有人会调侃占子然像是个大姑娘,那时候占子然就会大声说,有人比他更像是姑娘。
  齐乐心是知道那是谁。
  齐乐的声音隔着个走廊就能听到,占子然拢了拢衣服,将袖口的扣子扣紧,丝质感蹭着手腕,有些滑腻。
  占子然站起身去开门。
  本来身体直都很好的占子然,在去年大太太去世后,便开始日不如日。
  齐乐进了屋子,刚刚的火急火燎下子熄了火,帮着占子然将火盆弄旺,等到占子然问了,才挨到他耳边说话。
  占子然听罢,喝着的口茶差点喷出来,擦了擦嘴角的茶水,拍了拍胸脯,喃喃几句“不生气不生气,别人气来我不气,气坏身体无人替”后,还是飙出句脏话:“我日他二大爷的。”
  “您这不是还是生气了吗?”齐乐说。
  占子然张大黑瞳瞪他:“就你话多,背后再不出出气我就要被气死了。“
  屋内的炭火刚刚烧旺,占子然暖了暖手,手心渐渐变红后,又喝了壶茶这才起身。
  占子然起身换上了西服,袖口紧贴在细白的手腕上,血管的纹路依稀透过皮肤,呈淡青色。
  再在外头披了件厚重的外套,站在镜子前面梳了梳头发,又将领带系好,这才往外走。
  占子然出门前,垂头突然笑了,神情淡然下来,喃喃:“没想到,我占子然居然还有这种价值。”
  越是这样齐乐越是觉得占子然不正常,心头难受起来。
  占子然从小娇生惯养,太太可是把他宠到了骨子里,像是个粉团似得,捧着也怕磕碰,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占子然不紧不慢地走着,齐乐跟在后面,心里酸胀。
  前厅已经等待着几人,奉上好茶,坐在待客厅,就等着占子然出来。
  老管家奉上茶水,干笑道:“少爷最近身体不好,起晚了,我已经差人去喊他。”
  “不着急,子然兄身体不好我是知道的,不差这会。”
  来者是黎烨。
  黎家在海城是举足轻松角色,海城三大家族之,其是打头的莫家,其二是郑家,最后就是黎家。
  占子然不知道占老爷子是怎么和黎家有关系,但是账目本上最大的债主此刻正坐在会客厅。
  等到占子然到的时候,黎烨已经喝了杯茶,他翘着二郎腿,脸上带着笑容。
  占子然已经有大概半年没有出门参加宴会,自从上次聚会黎烨见过次占子然,便忘不掉。
  此刻,黎烨见到占子然从后面屏风出来,抬眼望去,瞬间呼吸窒,眼睛像是黏在占子然身上似得。
  占子然生的嫩,娇生惯养比女人还水灵,眼角颗浅浅的泪痣,有种奇怪的气质,看你眼,就像是在同你撒娇。
  好会,黎烨才回过神,说:“子然兄你终于来了,可让我好等,近日身体可好些?我那里有棵百年人参,过会我让佣人给你送到占家来?”
  占子然心骂了句脏话,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直接让人拿上账本。
  “我想黎兄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看看,这账目有没有少?”占子然喝了口放在桌上有些凉掉的茶,慵懒依靠在自己的长椅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