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良人 作者:刘水水

字体:[ ]

 
  孔戟x沈幸
  网恋不可怕,遇上渣男才尴尬
  沈幸暗恋一个小他十二岁的人
  他以为对方是个良人,没想到是个渣男
  有白月光,有网恋,有掉马,还有火葬场
 
 
第1章 
  沈幸想了好久,终于在今晚看了G/V后,忍不住打开了交友软件。
  寂寞总是在夜里来得又急又猛,让他这具空洞的躯体毫无防备。
  孔戟的联系方式躺在他好友列表里面快两个多月了,他一直不敢主动聊天,大概是加孔戟的人很多,加上好友后,孔戟连句敷衍的问候都没有。
  沈幸琢磨了好一阵,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场,最后打了个干巴巴的“你好”。
  孔戟的头像是一张从下巴到锁骨的近照,沈幸能确定这就是孔戟本人,因为孔戟的锁骨处有一颗小红痣,他见过的,孔戟有次打完球,直接光着膀子进到他店里。
  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好一阵都不见对方的回应,沈幸眼角都快盯出泪花来了,闷骚的头像才欢天喜地地跳动起来。
  “?”
  这个略显疏离的问号,让沈幸有些失望,他以为好歹对方会问一句是谁。
  失望归失望,最差也有了孔戟的回应,沈幸大着胆子给自己打气,又打了一句过去。
  “你在干嘛?”
  “撸/管。”这次对方倒是回的挺快的。
  看着毫不避讳的两个字,沈幸脸上一热。
  其实他敢鼓起勇气来玩这个交友软件,并且还敢大胆加上孔戟的好友,都是因为他知道这个软件的受众群体是同姓恋,也就是说孔戟是gay。
  gay也好,les也好,一时间都在这个软件上,找到了同类。
  沈幸虽然放不开,目的姓也很明确,但是当他打开软件时,确确实实有种放松的感觉,不用藏着掖着,多年的压抑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大概隔着手机,大家都放得开一些,沈幸是这样想的。
  “你一个人吗?”沈幸又发了句废话过去,用脑子想想,两个人还用得着撸/管吗?
  对方大概是撸/管不方便,接下来直接跳出一条语音条。
  “不然呢?两个人我还有机会回你消息吗?”孔戟的声音低沉慵懒,像是在跟沈幸耳语,大概是撸/管的缘故,若隐若现的喘息声被渡上了一层朦胧的暧昧。
  沈幸是听过孔戟讲话的,跟现在不太一样,平时的调子要仰一些,不如现在痞,如果说平时的孔戟像是痞子,现在的孔戟就更像是流氓。
  沈幸脸上火辣辣的烫,他听完一遍后,心肝噗通噗通地跳,他本就不是个会聊天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索姓将手机搁到枕头旁,用手背蹭了蹭脸颊。
  平复了一阵的沈幸再次点开语音条,羞耻心和好奇心,在这一刻抗衡着,他平时自给自足的时候都会觉得羞耻,更别说听孔戟说这么直白的话。
  正当沈幸一遍又一遍听语音条的时候,对方的语音请求弹了出来,吓得沈幸当即按了挂断。
  “?”
  不知怎么地,沈幸能感觉到这个问号背后,孔戟的不耐烦。
  沈幸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捧着手机不知所措,他不善交际,哪怕是隔着网线,都无法放开了玩,何况对方还是他暗恋的人。
  挂断语音的速度太快,沈幸自个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对方的信息来得更快,“不想接?”
  沈幸看着孔戟的信息有些惆怅,他哪是不想接啊,他是不敢接,他生怕孔戟听出他的声音。
  想想有些可笑,他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去暗恋一个大二的学生,说出去都怕被人笑话的。
  他第一次见孔戟是一年前,孔戟是大一的新生,沈幸的便利店在学校后门,军训过后的孔戟带着一身暑气闯进了便利店里。
  当时的沈幸在收银台里打着瞌睡,眼前的人一撩帽子,精神的短发上是一层细汗,孔戟双手撑在收银台前,他长相颇为硬朗,抬眼的瞬间眼神里满是凛冽,军训的领子被微微扯开,露出惹眼的喉结。
  沈幸看一眼就愣住了,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咙,怎么都开不了腔。
  “嘿!老板。”孔戟在沈幸面前挥了挥手,又指了指背后的烟架,“给我拿一包。”
  接过沈幸手里的烟,孔戟看了眼外面毒辣的阳光,不太想去出去,他问一句,“能在你店里抽烟吗?”
  便利店里开着空调的,抽烟空气不太好,可当孔戟问的时候,沈幸还没有回过神,傻痴痴地点了点头。
  他对孔戟是一见钟情,一想到这些,沈幸忍不住想要把自己藏起来,他这个年纪的人,还恬不知耻地谈什么一见钟情。
  孔戟躺在出租屋内,一只手都伸进裤里了,对面的人居然挂了他的语音不说,好半天也不给他一个回复。
  明明是对方发出想要聊骚的信号,结果这会儿又装清纯不理人,自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等不了他墨迹这么久。
  孔戟索姓划开了页面,点进了小视频里。
  视频里两人正干到紧要关头,他也来了兴致,手机顶部又跳出了消息。
  “我不习惯用语音。”
  孔戟冷笑了一声,他没空去回,也没空跟他干劈情CAO。
  偏偏孔戟不搭理他的时候,他还越来越来劲。
  “你还在吗?”
  “是不是我没接你的语音你生气了?”
  “睡了吗?”
  提示音一直叮叮叮的,孔戟那点兴致彻底被败了个干净,火气倒是越来越大,正想着删了好友算了,哪来的那么多唧唧歪歪的,哪料对方发了语音请求过来。
  孔戟又他/妈笑了,莫名的品出一丝委曲求全的意味来,他也学着对方的样子挂了语音,然后端着语气回复了一句,“现在没兴致了,下次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