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暗恋的同桌是个偏执狂 作者:襄语

字体:[ ]

 
  文案:
  不过一个夏季的时间,这座城就空了,高考过后,各奔东西,兵荒马乱,一场爱恨交织的暗恋,就这么消弭在了无声岁月里。
  曾经的针锋相对,百般羞辱,困兽之斗,不过是因为那一点点卑微又偏执的喜欢,我知道没有人会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喜欢到哪怕遍体鳞伤,也不肯回头。
  季时珹不知道自己的报复什么时候变质了,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夏嵩月,他小心翼翼地藏匿着这种浓烈的喜欢,任由这场暗恋的大火将自己烧成了灰烬。
  这是一个关于家庭破碎的攻阴差阳错的报复害得受家破人亡,双向暗恋,自我救赎,破镜重圆,最后happy ending,关于成长、爱情、亲情、救赎和原谅。
 
 
楔子
  季时珹,我喜欢过你,所以我没有办法原谅你。
  季时珹陡然惊醒,一张俊美年轻的面容血色尽褪。天还没亮,光线昏暗的卧室里,只有时钟滴滴答答行走的声音在回响着,那声音仿佛是一块尖锐的巨石,落在他的心头上,砸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他痛苦地将头埋在双膝上,无声地痛哭起来。
 
 
第1章 相遇
  九岁以前的季时珹,一直生活得很幸福。直到有一天他玩得满身汗抱着足球兴高采烈地回家,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父亲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母亲拖着行李箱,红着眼眶走下楼梯,看见站在门口的他,母亲愣了一下,却是没有半分留恋越过他离开了。小小的季时珹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下意识地丢开怀里的足球追了出去。那辆载着母亲和她的行李箱的红色出租车,就这么在他面前关上了门,他追着那汽车跑了一小段,最后摔得头破血流,母亲也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
  季时珹活了十五年,做过最叛逆的事情就是没有和季盛川商量,就考了跟B城相距十万八千里的T城高中,他离开的时候,季盛川气急败坏地再一次砸坏了家里所有的东西,
  “你就跟你那个妈一样,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走,我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T城是个一线南方城市,八月底的时候,天气还是炎热的。
  临近晚饭时间,小区里的篮球场上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个不知疲倦的少年还在玩着。落日的余晖洋洋洒洒地笼罩着在小半片篮球场上,错落的光影里跃过人影,远远看去,仿佛一幅色彩流动的油画,充满了盛夏的味道。
  “夏嵩月,给你!”
  随着一记响亮的声音,一只半旧不新的篮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继而飞向了站在三分线外身姿清隽挺拔的少年。夏嵩月嘴角扬了扬,一双漂亮圆圆的猫儿眼弯成了一轮新月,漂亮的面容仿佛是白玉雕琢出来的,眉目透出的笑意却是充满了朝气与生机,在敌方队友的紧张焦急的目光中,他动作利落地接球举手一投,那球毫无悬念地入了篮球框。
  “耶!”发小周睦阳高兴地冲过来跟他击掌,夏嵩月和他拍了两下之后,便勾着他的胳膊朝两位目瞪口呆的敌方队友笑了笑,“怎么样,服气了没有?”
  “服了服了,”两位敌方队友抱拳摆摆手,无奈地笑了笑,“以后看见你夏小爷都要绕路走了。”
  “别这么说,”周睦阳走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们夏小爷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以后可以一起约球,篮球嘛,人多才热闹不是。”
  周睦阳还在跟那两个人说着什么,夏嵩月却注意到了那只半旧不新的篮球已经滚出了篮球场,他朝三人挥手示意了一下,就跟着那球跑了出去。
  那篮球滚了两滚,停在了一双黑色运动鞋边上,夏嵩月正想弯下腰去捡球,一只手却先他一步将球捡了起来,那人的手指节骨分明,却遍布伤痕,白皙的手腕上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淤青,他顺着那只手往上看,蓦地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得看不清情绪的眼眸。
  “你的球?”那人问他,声音听起来很清冷,像是夏夜里冰凉的雨水。
  他比自己还要高上小半个头,夏嵩月和他说话时要微微仰着头,“嗯。”
  那人微微垂下脑袋,黑色的棒球帽檐遮去了他的眼眸,只露出了线条凌厉而白皙的下巴,夏嵩月注意到,他的嘴角也破了,他将球递回给夏嵩月之后,就拉着身后约莫半人高的行李箱迈开长腿走了。
  周睦阳好不容易和那两个人说完了话,拎着矿泉水走出篮球场却看见夏嵩月抱着篮球,若有所思地望着某个方向发愣,便走过去按了按他的后脑勺,“看什么呢夏小爷?有美女吗?”
  他没有夏嵩月高,按上去的力度并不大。
  “没什么,”夏嵩月缓过神来,一面和他走着一面聊着,“就是碰见了个奇怪的人,黑色卫衣黑色裤子,还戴一顶黑色棒球帽。”
  “这么非主流,”周睦阳眉头一挑,顺手将夏嵩月手中的篮球接了过来,好奇地问,“看见长什么模样了吗?是不是跟传说中的非主流一样,黄头发戴着金属大耳环,还有纹身?”
  夏嵩月白了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你离我远一点儿,别把傻气传染给我。”
  “诶你个夏嵩月,找打是不是?”
  “你打得过我再说吧。”
  “啊啊啊......”
  和周睦阳在路上好一顿闹腾之后,夏嵩月才回到家。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小区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夏嵩月在玄关处换好拖鞋放好钥匙的时候,夏元庆正好端着汤才厨房走了出来,看见他便喊道:“赶快过来吃饭,都要上高中了还到处野。”
  “就小区篮球场,哪里算野。”夏嵩月随口辩解了两句便进了厨房洗手。
  天花板的水晶吊灯将饭厅照得通亮,饭桌上摆着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全都是夏嵩月爱吃的,父子俩面对面坐下,夏元庆将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摘下搁在一旁,然后将舀好的汤碗放到了夏嵩月跟前,
  “栗子炖老母鸡,你最喜欢喝的。”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