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桀骜+番外 作者:裴如心

字体:[ ]

 
  文案:
  薛炀是浦中的学霸,然而桀骜难驯,放浪不羁。
  林恒是附中的学神,行事稳重条理,端庄守方。
  就这样的两条平行线的存在,他们却在一道巷口里相撞了,霎时间天雷勾动地火。
  薛炀:说句一点都不用不好意思的话,我对他一见钟情。
  林恒:弄死你。
  后来
  林恒:你是我心口里最豪放婉约的诗
  薛炀接过笔挥洒:我本桀骜少年郎,飒踏难羁云四方,却以巷口缘一遇,此心安处是吾乡
  薛炀:笔笔直,就爱林恒
  林恒:笔笔直,对折
  轻松版:一个热情如火,一个深沉无波,彗星撞地球般的相遇让他们瞬间变成一杯鸳鸯热吻,光滑细腻,回味如斯。
  狂妄嚣张明骚学霸受X心比天高表面冷淡闷骚学神攻
  阅读小贴纸:
  1、灵感来源是两只缠在一起的大鹅只能找主人解开的视频
  2、本周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
  3、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求收藏求评论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炀,林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心口里最豪放婉约的诗
  立意:在需要拼搏努力的年龄,一起携手努力
 
 
第1章 
  “快、快,炀哥,不成了不成了,快跑!”
  酒吧里头音乐震天,薛炀接着电话抿着酒,眼睛还盯着舞台上的驻场舞见眨也不眨:“啥不成了?你精尽人亡了?”
  “不成了!不成了!老彭他们组团开始查房,炀哥你再不回来,你窝就要被掀了!”电话那头的小林子被薛炀一句话噎得不管不顾,躲厕所里大声吼了出来。
  那凄惨的叫声震得薛炀耳朵差点耳鸣,捏着手机花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他们教导主任要去查宿舍了,按照小林子这吼叫声,他薛炀今晚铁定得被抓。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薛炀抿了口酒,反正抓不到现行,就凭他的成绩,也只不过是上讲台念个悔过书就行。
  薛炀心里头一点也不急,起身往舞台上走,他眼馋那舞台好久了。身上穿着的阔腿裤挂着叮叮当当的金属环,随着音乐摆动响出不一样的风采。
  这家酒吧是薛炀的定点,靠着学校近,老板长得有品位,有品位的代表就是喜欢死亡重金属,十分对薛炀的口味。
  年轻的脸蛋带着青春十足的风采活力,肩背胸膛的肌肉把T恤撑得饱鼓鼓的,让人看上去就想摸摸那肌肉的弹姓,胸以下几乎都是腿,中间一小段细削的腰肢,似乎一臂就能环绕。
  酒吧里顿时口哨声四起,气氛更加热烈起来。
  “小炀,今晚独舞还是让秋咪陪你来段双人舞?”艳丽的老板留着长发,细长的眉眼带着风情,他十分喜爱薛炀这样的年轻小伙儿,看上去健康又活力,最重要的是带劲儿。
  薛炀把手臂担在他肩膀上,语气轻佻:“其他人我看不上,就老板你来怎么样?”
  老板眯眯眼,把手里的酒杯一扬:“想哥陪你玩玩?”
  “对,给个面子?”薛炀胸有成竹道。
  “成,哥就喜欢小炀这样的崽子。”穿着衬衫的老板直接把手中的酒杯丢了出去,玻璃的清脆爆裂声给吧台里的气氛炒作得更加热烈。
  等薛炀和老板一同上了舞台,那尖叫声都能刺穿耳膜。
  驻场歌手的热情也被带动起来,dj更是挑了一首经典的Circles Prayers,经典的前奏让酒吧为止一静,嘶哑的嘶吼响起的第一秒,薛炀便和身高体软的老板来了个对手握。
  两人面对面眼神对视,一个带着年轻的放/荡不羁,一个则是老于世故的染尘玫瑰,两人肢体交错,旋转,融合了力与美,死亡和新生的音乐舞蹈让酒吧几欲疯狂,每个在酒吧的人都既想充分欣赏这场难得一见的舞蹈,却又忍不住想加入一道迎接生命的声嘶力竭。
  薛炀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远超同龄人的身高让他看上去如同暗夜的力量精灵,锋锐的脸部线条挂着摇摇欲堕的汗珠,让人望之即生出妄想。
  唯一可惜的是这场舞蹈没能伴随着音乐让人一直尽兴下去。
  薛炀握着老板的腰,这个动作是高难度动作,他需要用臂力将老板托举起来,老板会缠在他身上,化身童话里的美杜莎,带着致命的诱惑吸引。
  就当他手臂使力时,安保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上来找老板:“警察来了快来接!”
  老板差点闪了腰:“来就来呗,怕啥?”
  “他们说咱们这里被举报有未成年。”安保偷看了薛炀一眼,心里头嘀咕应该不是他。
  薛炀的身高确实不像十八岁,太高了,身体本钱又厚。
  被打断兴致的老板脸色一沉:“小炀,你身份证带了吧?”
  薛炀摸摸鼻子,他还差三个月才成年,当然是没带。
  老板警告地看他一眼,指了指后门,薛炀领悟,回桌位上拿起外套就晃晃悠悠往外走,路上还收到好几枚香吻,男的女的都有。
  外面夜色不错,月明星稀,但没尽兴的话,就只会让人觉得无聊。薛炀踢踏着脚步,嘴角撇了撇。
  前脚电话通报查岗,后脚警察抓未成年,今天晚上,只能说点背。
  后门外是一条商业街,也是网吧聚集区,即便十二点了烧烤摊依旧灯光明亮。
  薛炀闻着空气里的烟火孜然味儿有点意动,他决定去常去的那家点些吃的,再来两瓶啤酒,聊以慰藉自己被打断的夜生活。
  可惜今晚注定是个不平夜,他刚点好烤串,啤酒还没来得及开瓶儿,呼啦一下,几个半大小子风风火火跑过去了,其中一个还在忙里偷闲地打电话:“恒哥,快走,吕老头来查吧了,对对对,已经进去了,千万别走后门,蔡妈也来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