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梅开二度+番外 作者:景川

字体:[ ]

 
沈寻×戚含真
契约婚姻,亿万新娘,虐中带甜。
这就是一个一根筋为救白月光被迫与绿茶吊结婚,渐渐发现白月光原来是坨掺了糖的屎,绿茶吊才是心上人的狗血故事。
 
 
 
“我不帮情敌。”
游然他爹完犊子了。
被起诉涉嫌姓侵未成年。
放在平时,这事儿对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来说,打两个电话、花几笔钱就算解决了,可偏偏受害人铁了心要走法律途径,还他妈捅到了媒体那边,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舆论的巨大压力让他爹彻底没了翻身的可能,更惨的是墙倒众人推,一个个都落井下石来了。
对家起诉他爹贪污受贿、前员工指控他利用职权姓骚扰女下属……一项项证据确凿,哪怕请最好的律师也够他爹蹲个二十年。
游然为此事花了大半积蓄,这下全打了水漂,本想及时止损,就让他爹下辈子在监狱里忏悔去吧,可他妈死活不同意,声泪俱下地求他再找找门路,“你爸没了,咱俩肯定也完了!”
游然其实是私生子,他爹前妻死了才转正,他妈这阔太太还没当几年就出了事,能不着急吗。
游然烦躁地推开她,“我他妈上哪儿找门路!个个都想跟我们划清界限,不踩上一脚就他妈算不错了!你告诉我,谁还敢帮咱们家,你那几个好闺蜜吗?”
“她们做不了主的……对了,你不是和沈寻走得近吗?那孩子人品好,你去求他,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游然不是没想过去求沈寻,他俩是小学同学,关系一直不错,但沈寻这人吧,有点毛病,死气沉沉的,跟块儿人形冰山似的,这段“友谊”基本靠他死皮赖脸维持着,如果不是为了结交人脉,他根本不会搭理他。
“……我试试吧。”
游然给沈寻打了电话,简单说明了如今形势,求他帮忙找找关系,沈寻却冷不丁问:“游叔是被诬陷的吗?”
游然顾言辞闪烁:“我爸他就一毛病,风流……又太自我,经常误会对方的意思,可能……”
“抱歉,我没法帮忙。”
“啊……没事、没事,我这不是着急么,你忙吧,拜拜。”游然挂了电话,狠狠骂了句脏话,“人家是人品好,人品好才他妈不会帮咱们家呢!”
“那怎么办……”游母又开始哭,再好看的脸痛哭流涕起来也让人心烦,游然忍不住吼道:“别哭了!我再想想办法。”
游然并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能挨个找以前的好哥们求救,短短几天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然而转机没看到,雪上加霜的事倒来了——他被盯上了。
他名下的两家公司先后被查处偷税漏税,如不及时补缴偷逃税款并滞纳金,将被追究个人的刑事责任,然而游然如今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无奈之下只得再次求助沈寻。
这次他学聪明了,直接驱车上门,向沈寻百般保证发誓自己不知情,“我什么样人你还不知道吗?从小脑子就不聪明,充其量是个靠爹吃饭的二世祖,手底下的人干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就是个顶锅的!”
幸好这回沈寻没再拒绝,直接问:“需要多少钱?”
游然比了个六,沈寻问:“六千万?”
“六个亿。”
“……我暂时拿不出来这么多。”
游然愁死了,殷切地攀着他的胳膊,“寻哥,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我爸他是自作自受,可我不是啊!我什么也没干,被他连累得要吃牢饭了,我不想进监狱……”
游然长相随他妈,五官昳丽,此刻脸上又因愤懑而腾起红晕,看着更加楚楚可怜,沈寻心下不忍,“我尽力吧,晚上找找我爸。”
“不行!”沈荣斩钉截铁地说。
“可游叔犯的错不该游然来担,游然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大数他能什么都不知道?别拿他傻说事,他要真不知道,那脑袋就是个空心的!再说他爸那种败类,能教出什么好人,你多大了还被他骗得五迷三道的?”
沈寻最烦和他爸说话,永远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数落他,仿佛他这个人在他眼里一文不值,于是语气也不由强硬起来:“我和游然认识那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我更清楚,你不要将父母的错延伸到子女身上,他爸是败类,和他有什么关系?”
沈荣直觉他话里有话,却没深究,仍然试图将自己“过来人”的经验传授给他,“先不提他父母,我就问问你,你对这个人究竟了解多少?怎么确定他不是在说谎?现在的社会,尤其是我们这个身份的,能有几分真心?你看我和你陆叔关系好吧,但他要是犯了事,我也得先调查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帮,都像你似的愣头青冲上去,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
这场争论俨然从帮不帮游然升级为父子间的拉锯战,而这样的争吵几乎在沈寻每次回家后都会上演,  且均以他退让告终,这次也是一样,沈寻没心情再同他争辩,因为知道他爸永远都不会认为自己有错,沈寻疲倦地捏了捏眉心,“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再见。”
“那你到底——”
沈寻挂断了电话,他爸的声音戛然而止,心里的郁结却不上不下,沉甸甸坠在心头。
绝不能让游然去坐牢。
即使他注定不能和游然在一起,也必须护他平安。
沈寻苦恼地揪着头发,想不出这种时候还能找谁,游然一定是试过所有方法走投无路了才来求他,到底还有谁能帮忙……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沈明诗给他发了好几条语音:“哥!我男神回国了!你快去和他重修旧好,再续前缘!”
沈寻没顾上哀悼她的语文老师,先问他最关心的问题:“哪个男神?”
“这还要问?戚戚!你发小,我最最最爱的up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