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和死对头在过去生龙崽[无限流]+番外 作者:见机行事的剑

字体:[ ]

 
  文案:
  一觉醒来,贺野从未来穿越到了一个21世纪的无限迷宫中,发现自己的新身体色若春花,弱柳扶风,十分战五渣。
  几乎所有人看到他外表的第一反应都是:“靠,这一定是一个柔弱的嘤嘤怪。”于是没人愿意和他组队。
  更糟糕的是,在这里他认识的惟一一个人,是他前生的死对头。
  为了尽快离开这个走路需要靠自己、涨体力不能靠充电、连人均拥有一只机器人也做不到的鬼地方,两人决定暂时联手。
  闯关嘛,倒是很简单,只是闯着闯着,死对头黎易容不慎有了。
  贺野:“?”
  黎易容:“是你的。”
  本文又名《和死对头坐在鬼怪堆中唱K》、《交奶粉钱不杀》、《一家三口两个会飞》、《原来死对头暗恋我这么久了?》。
  原·主角走位弱受脸暴躁攻X原·反派走位杀伐果断戏精受。
  1V1,未穿今,非典型无限流,核心是俩男主寻找回家的路。
  阅读指南:
  1、不是标准无限流,路线非智斗,本文攻受属于暴力拆迁科,最终平A副本居多。
  2、受并不是热爱杀人放火的真反派,后面会详细写。
  3、主攻贺野攻,但根据副本需要有时候会调整视角。
  4、早晨六点更新,其它时间通常是捉虫。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野,黎易容(黎潇) ┃ 配角: ┃ 其它:椰蓉
  一句话简介:然后发现死对头是我前夫。
  ==================
 
 
第1章 火灾居民楼(一)
  午夜时分,本该寂静的楼道内,六七名男女在不安地左右察看房门。
  这里像是某处老旧小区的单元楼房,楼道狭窄逼仄,每层仅有三户人家。在这一层楼的墙壁上,有用红色油漆刷出的一个大大的“4楼”字样。
  楼道的窗子外一片漆黑,窗框积满灰尘。声控灯很昏暗。
  四周并不安静,一个混混打扮的青年人正脸色焦躁地大声说:“黎哥,这傻缺新人只会拖我们后腿,把他扔给楼下的鬼吧?”
  “对。”另一个高跟鞋女人忙不迭地附和,“还可以拖延拖延时间。”
  “唉。”第三个面相稳重,西装革履的男人也说,“黎哥,养成新人的确互惠互利,但这顶多是个扶不起的漂亮蠢货吧?就算是新人,哪有新人会傻到一头撞在副本的门框上直接晕倒的?”
  奇怪的是,尽管他们在深夜这样吵吵嚷嚷,紧闭的门后却没有任何一名住户开门抱怨他们。
  ·
  吵死了。这是贺野的第一反应,他一向脾气不好。
  他是全星际绝无仅有,在身体中植入了两处枪口以保证武器随身的疯子,往常执行任务受伤后,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病床边这么喧哗。
  是谁?
  剧烈的昏眩中,贺野还没睁开双眼,又听见耳边极近处响起了一道冰冷机械的电子音。
  “警告,警告,玩家若不能在时限内成功通关,则副本将无限循环,直到玩家成功通关或被NPC抹杀为止。警告,警告……”
  他没能马上听清楚这段话的内容,因为数十分钟之前的一幕幕画面还在走马灯般横穿他的脑海。
  从高高在上的光辉法院向下俯视,夜晚的半空中飞船光线连成一片,辉煌壮阔。其中一支红色船队押解着他已经追捕多年的帝国蛀虫——他的死对头黎易容。
  说死对头也不准确,只不过黎易容是他惟一难以顺利抓获的罪犯而已。黎易容手捏七个庞大的跨行星组织,是无数罪徒背后的唆使人与教父。
  贺野曾经抓住过他,但又被他逃走了整整十二次,他们差不多势均力敌。用旁人的形容来说,贺野是惟一能令星际犯罪教父吃瘪的人,黎易容是惟一能让帝国第一猎狼屡屡失手的人。
  不过直到这一次黎易容逃无可逃,他们才初次对话。
  作为有“帝国猎狼”之称的罪徒追缉者,贺野早已习惯被每个他逮捕归案的恶棍痛骂“走狗”了,对此毫无感触。但经过他面前时,黎易容没有破口大骂,却忽然抬起戴着电子镣铐的右手指了指他的左眼。
  “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这就是黎易容亲口对他说的惟一一句话,“其实我想过和你结婚。”
  各星球的传闻中,黎易容行事都一贯有点疯狂,贺野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甚至懒得回答。
  毕竟就在这时,矗立千年的光辉法院中忽然响起了爆炸声。
  后来……
  后来炸弹串联炸弹,轰升的火光几乎烧破星空。种种混乱中,贺野不清楚一向神通广大的黎易容是否被部下趁机救走了,或是一样葬身火海。
  他只记得自己应该已经停止呼吸了。
  难道他还活着?
  那道烦人的“警告,警告”声说完第三遍,终于消失在了他耳边,回忆也结束了。
  贺野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不在医院里。
  他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触目所及灯光暗黄,白墙一片,白墙上方是红漆扶手与一段肮脏的楼梯,下方也是红漆扶手与一段肮脏的楼梯。
  一处平坦的水泥地面夹在两段楼梯之间,正是他所在的位置。
  很快贺野就认出来了,这是一栋古老居民楼的内部,他正处在两个楼层之间。这种楼房在当代帝国的首都十分少见,这里没准是贫民窟。
  至于他脑袋枕着的那个怀抱,怀抱主人的动作看似温柔,但贺野能感受到,对方是在不动声色地搜他的身。
  除此之外,附近还站了四五个陌生男女,脸色都很不耐烦,其中一个混混模样青年人的表情里甚至存在着明显的杀意。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