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诱鸟 作者:南诏情人

字体:[ ]

  《诱鸟》作者:南诏情人
  文案
  我匍匐在他腿间,回到了久违的故乡。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双性 - 三观不正 - 父子 - 骨科
  我以为我是幼年失怙,但16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我爸,我就对他一见钟情。
  非传统型双性文。
  强调一下:小说主角已满16!小说主角已满16!小说主角已满16!
  全员恶人。
  里面出现的国家地名均为架空,与现实没有任何关联。
 
 
第1章 杀鸡
  门被敲响时,我正在杀鸡。
  准确点说,我正在烫鸡毛。
  小时候女人带我去做客,她说乖乖,你表现好妈妈给你吃鸡。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是客人,但做饭却是女人来做。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比如人为什么要做客,做客就是去男人房间里尖叫吗?我不懂,他们也不会告诉我。
  我一直都表现得很好,不然女人不会让我吃鸡。
  沸水烫着鸡毛簇簇往水里掉,我跪着吃糖。
  我挺瘦的,膝盖没肉,硌在湿漉漉水泥地上,疼得钻心。
  糖像家里厕所的拖把柄,长满灰绿色的霉斑,腥臭。
  女人说糖就是这个味道,她告诉我要学会享受。
  如果享受就是不停吃一根令人作呕的糖,那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享受。
  鸡未瞑目,侧着头看我,男人不允许我闭眼,于是我也侧着眼睛看鸡。
  我站在鸡头,看见女人朝鸡喉咙上割一刀,热烫血水顺着胳膊流在锈盆里,丁零当啷,盆被拍得清脆响亮,少倾,每根血管流干净,满当当一盆鸡血,放凝固了就能吃。
  脑袋软塌塌吊在长颈,浑身力气也没了,女人掌着鸡,男人掌着我。
  滚水换了一盆又一盆,尾羽也被烫干净,女人将我丢进另一个木盆,向男人招手。
  “好没?你轻点,小婊子白眼都翻撅了。”
  “妈个逼,催你妈个逼,今晚有鸡吃还催!”
  女人把盆抬起来,我的脑袋吊在盆外,长脖子垂着,看着他。
  “听见没?赔钱货,你好好吃,我有奖励。”
  我从五岁吃鸡,一开始是恶心的,六岁时学会了品尝。
  我还小的时候用女人的电脑上网,第一次知道棒棒糖应该是甜的,我吃的那叫阴茎。倒也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那个图片里的棒状物体,应该比我吃过的都硬,我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我舔了一口屏幕,只尝到灰尘的腥,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闯了进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耳光,骂我婊子。
  如果婊子就是必须吃男人的生殖器官,那我是婊子。
  有一年的生日礼物,是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男人,把我和他反锁在房间里。
  我以为又是要吃,蹲下身拉开他的裤链,腥臭弹在我脸上,男人把我翻了个身。
  那天晚上我被劈成两半,尖叫着度过了童年的分界。男人扶着带血的玩意儿要往前面入,被女人吼了一嗓子,“小婊子前面可能会怀孕!你别搞前面!”
  我不知道前面会不会怀孕,我甚至不知道我算是个女的还是个男的,如果我是女的,为什么我有阴茎,如果我是男的,为什么我有阴道。
  我不想说这么粗俗,可如果他在我阴道里射精,那我有可能会怀孕,尽管大概率来说我的子宫是畸形的,但我还不想冒险。所以我撩起头发舔男人龟头上残存的精液,抬起头看他,把口水搅得滋滋作响。
  “嘶——”大概是爽的,男人将整根辛辣的糖塞进我喉咙里,冗长的甜蜜。
  到今天为止,我16岁,可能吃过300根糖,被劈成两半无数次。
  有时候是同一根糖,有时候是不同的男人,我也分不太清,他们对我来说没什么两样。
  今天是我16岁生日,我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我从没过过生日,可我想给自己过一次生日。
  门铃响时我正在杀鸡,第一次杀鸡。
  鸡毛很难处理,被烫水烫掉的毛稀稀拉拉缠在手上不好摘下来,还混着刚刚放血时没捏住鸡头喷得到处都是的红水,我整个人狼狈不堪。
  随便用毛巾擦擦,血水在胳膊上摸匀。鸡毛掉了一地,缠在下水道口,再不处理就有可能堵起来,那么晚上我就得通一晚的水管。
  明天还要上学,我对门外的不速之客有些生气,但也没多生气,因为我知道那应该是女人送给我的16岁生日礼物,该来的总会来。
  昨天晚上女人买了一盒避孕套回来,我没说什么,女人的命令我从来不敢违抗,只好将小盒子接下,回房里准备。
  从猫眼往外看,站着一只野鸟,不知道什么品种,但今天杀了鸡,再杀一只鸟也是件小事。
  既然来的不是人,我也不必害怕了。我叫它等一会儿,处理好满身污血和鸡毛,摆在浴室门口的鸡被我裹严实,丢进盆里放好。
  满地毛晕在粉色水里,走起来有些打滑,差点让我摔一跤,我拿扫把扫进垃圾桶。
  这才走到门口打开门。
  微博:@裴南pn
 
 
第2章 男人
  16岁生日第二天我从鸡婆楼离开。
  鸡婆楼顾名思义就是鸡婆在的楼,我妈是个鸡婆,她也从没否认她是个鸡婆。
  鸡婆的儿子应该叫杂种,从小他们就这么叫我,但我知道我不是杂种,人生下来是有使命的,每个人不一样。我同桌王刚的使命是当个窝囊废,我的使命是当个婊子,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当婊子的前提是要长得漂亮,漂亮的却不一定是婊子。如果你长得漂亮,又在鸡婆楼长大,那么你注定是个婊子。当你和足够多的男人上床,所有男人都会渴望和你上床。
  鸡婆楼住了很多楼凤,他们都说,就我妈那种姿色的楼凤,能生出我这种唇红齿白的小婊子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