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老攻小我十二岁 作者:竹喵(下)

字体:[ ]

  
 
 
第50章 
  肖恪也没想到。
  不过他不是不知道江与别在这里,而是没想到江与别竟然不老老实实在床上好好躺着,而是在地上站着,又看到他此时苍白的脸色,不由蹙了眉,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大步走过来搀扶住了江与别:
  “不好好躺着,下地做什么?”
  许久未见,江与别也实在很想和肖恪说说话,叙叙旧,问问他怎么到医院了?不是才大四吗?这么快实习了吗?但是现在这一刻他什么都问不了,他只能诚实的回答肖恪:
  “上厕所。”
  “你身体不舒服可以在床上解决,要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我帮你。”
  江与别想问问肖恪,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但会好意思麻烦你?可江与别没问,这个问题问出来显得有点智商不太够,于是只能忽略了,表达了自己最直接的诉求:
  “……我要去洗手间。”
  肖恪看一眼江与别,没再坚持,搀扶着他去了洗手间。
  可能是顾虑到江与别的身体,肖恪走的很慢,江与别也确实不太舒服,所以没有强求。
  肖恪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好像怕他摔了一样,江与别忍不住看了一眼两人相握在一起的手,然后不受控的瑟缩了一下,肖恪察觉到了,抬眸看过来:
  “怎么了?”
  江与别摇摇头,没说话。
  站在洗手间马桶前,江与别才意识到肖恪似乎没有出去的意思,忍不住侧眼看他:“你……不出去吗?”
  “不出去。”肖恪说:“万一你等□□力不支摔倒在这里怎么办?”
  “我没那么弱。”江与别叹息一声:“你在这里我尿不出来。”
  肖恪闻言笑了,看着江与别:
  “哥,我现在是医生,你觉得我会占你便宜吗?”
  江与别觉得肖恪变了。
  以前的他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就算会说也不会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面不改色。
  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睡了一晚上,打了一晚上的吊瓶,现在膀胱都快要炸了,可肖恪站在这里,江与别也是真的尿不出来。
  “你出去!”江与别说,认真脸。
  “要不你喊我声哥?”肖恪挑眉看他。
  江与别:“……”
  场景很熟悉,熟悉到江与别还能记得当初在医院的病房里,自己是如何逗弄肖恪,让他对自己喊出第一声哥的。
  这是风水轮流转了吗?
  不过当时自己是认真的,但肖恪却只是开玩笑,说完甚至都不等江与别是个什么反应,就转身离开了。
  这小子,变坏了!
  这是江与别最为直观的感受。
  江与别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等在门边的是毛毛,而肖恪正和他的老师站在病床边看着病例在讨论着什么,表情还颇为严肃。
  虽然说电视剧里的情节大多数都不足为信,但是江与别还是忍不住的联想到自己看过的那些电视剧,通常医生这副表情和姿态的时候,都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
  江与别自然而然的也就想到了自己,该不会是得了什么重病吧?
  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江与别却也没觉得哪里不能接受,只是……他看了一眼肖恪,这小孩儿要怎么办?
  江与别走过去,肖恪抬眸看了过来,视线从他的脸上扫到下身,微微笑了。
  江与别:“……”
  “你好,我是宋维民,肖恪的老师,第一次知道他还有个哥哥,没想到还是个大明星。”宋维民打断了江与别的尴尬,伸过手去,江与别也及时的握住了:“您好,给您添麻烦了。”
  “我不麻烦。”宋维民说:“倒是你的胃有点麻烦。”
  江与别静默几秒:“是什么重病吗?”
  江与别这边的话不过刚说完,就感觉有一道眼神杀了过来,虽然隔着镜片被弱化了许多,但江与别还是能感觉到肖恪对自己这话的不满。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宋维民笑了下:“这次你胃出血,好在控制了出血量,不用做手术,但之后的调养和饮食方面要多加注意,听肖恪说,你之前一直不好好吃饭,爱吃泡面?之后这些不营养的快餐就不要吃了,酒也不能再喝,生冷辛辣都要忌口。”
  江与别松了一口气:
  “我记下了。”
  肖恪的视线一直落在江与别的身上,没说话。
  宋维民又询问了江与别几个问题,确定他没有别的不舒服之后便离开了,肖恪把老师送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江与别躺在床上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近自己,不由想到了刚才他扫过自己的那个眼神。
  但此时此刻看他一本正经,又有点怀疑自己刚才看错了。
  “不忙吗?”江与别决定忽略那个不重要的问题,笑了下:“那陪哥说说话,我们又快一年没见了吧?”
  肖恪没说话,但脸色不太好,好像是在生气,可江与别也不知道这久别重逢的自己又在什么地方惹到了他,但也没在意:
  “你今年不是才大四吗?这么快就实习了?”
  肖恪的脸色好看了一点,但也就只是一丁点儿,他拉了把椅子在病床边坐下:
  “原本是要到大五,但有老师做引荐,所以也可以现在过来,不过还是要回学校上课的,只是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医院了。”
  “嗯,从医学生转变成实习医生的身份,是不是要辛苦多了?”
  肖恪摇摇头:“没有,我挺喜欢的。”
  “那就好,太多人做了一辈子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你能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当成职业也算是一种幸运了。”江与别看着肖恪,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你是近视了吗?为什么戴眼镜?”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