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做渣男真好,就是死得早[星际] 作者:常花一笑(下)

字体:[ ]

  
 
 
第60章 
  就和徐以叙说的一样, 受伤的一班同学童辉果然是开始出现感染和心肺相关的并发症, 不过本身送去的就是军方内部医院, 对于这种外伤造成的后续影响相当擅长,就是治疗周期的问题,估计这位同学是没办法和大家一样正常开学,得要再医院里住几个月。
  不过能活下来就已经很好了, 童辉送到医院之后,军方的医生们检查之后都吓到了。
  心脏附近的动脉可没有那么好接的, 就是他们也不敢保证什么成功率, 然而人家就是在众多嘈杂环境中,半小时内接完了。
  医生们对童辉做完后续处理之后, 强烈对着徐以叙安利起医生专业,有这么好的手术能力,不做医生真的可惜了。
  “医生太可怕了, 我做不来……”徐以叙不太好意思地拒绝道,他到现在还没有搞定‘时琛’呢,多来几个可怎么办啊。
  和徐以叙对接的军医听到徐以叙的话, 有些不敢相信。一般觉得做医生可怕的,不就是因为血肉模糊之类的原因吗?徐以叙处理心口伤那么好, 哪怕不知道实际救治情况,军医也能猜出来绝对手法稳健的。
  手那么稳, 怎么可能怕血肉组织一类的呢?!
  军医觉得徐以叙只是在推脱, 于是还想继续努力一下:“血腥其实还好, 多看看也就那样, 你给同学做手术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恐怖吧。”
  “啊?”徐以叙不能理解军医在说什么,“我说的可怕不是这些啊……”
  “那是什么?”军医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可怕的。
  徐以叙委婉地说道:“李医生,你家里现在有多少人啊?”
  军医不明所以,但也回答道:“目前住在一起的就三位,我爱人和我小女儿,大女儿和儿子毕业之后到其他星球工作了,我和我爱人的父母都有自己生活,没有和在一起。”
  “唉?”徐以叙完全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看着军医满眼疑惑。毕竟李医生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居然做医生这么多年,就救了一个人吗?
  徐以叙隐约觉得不太对:“您做医生几年了啊?”
  “三十七年了,时间也就是转眼间过去了。”军医感慨了声。
  徐以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着军医问道:“您这三十七年就只救过一个人吗?”
  军医:“……”
  “怎么可能?”军医是在不知道徐以叙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感觉自己的职业水平受到了质疑,“现在我是比较闲啦,但是战争期间,每天都要连轴转,一天救二三十个的都有。”
  徐以叙虚弱地应了声‘哦’,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只怕一开始就闹乌龙了。
  所以说……其实‘时琛’并不是他的男朋友吗?
  徐以叙双眼茫然。
  “不是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徐以叙忍不住质疑道。
  军医听了徐以叙这话,扫了眼徐以叙,又看了看病房内还在昏迷中的童辉。语重心长地说道:“那种小说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不要当真啊,真的喜欢人家小伙子就去追。”
  说到喜欢,徐以叙稍微冷静了些。
  不管怎么样,徐以叙完全可以确定‘时琛’是真的喜欢他就够了,至于男朋友这种事情……
  反正他也就只能再活一个多月了,等他死了之后,即便‘时琛’恢复记忆发现自己骗人了,也没办法喊他‘人渣’然后捅他几刀的。
  徐以叙觉得计划通!
  军医又劝了徐以叙几句学医有多好,各种福利什么的话,不过最终全被徐以叙的话堵住了。
  “李医生,我给童辉服用的那个体质延缓剂原本是给我自己用的,我应该没有机会去考医学专业去从医了。”徐以叙对着军医坦白道。
  一开始到达医院的时候,徐以叙就把给童辉使用的药物给军医说了,不仅仅是药物名称,因为不管是强效恢复针剂和体质延缓剂全都是实验室产物,徐以叙还报了里面的成分给军医。
  只不过一连串的事情下来,军医脑子里虽然还记得这事,但并没有把体质延缓剂和徐以叙挂上钩。
  听到徐以叙这话,军医也想起来了,顿时满脸惋惜,也不知道应该对徐以叙说什么。
  难怪徐以叙一直变了法拒绝,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个啊,他怎么老是情商这么低,人家一直拒绝了,还追根究底挖人伤口?!军医内心里自责着。
  “没事的……”徐以叙感受到军医内心,反过来想劝军医,还没说接下来宽慰的话,就听到有一大群人轰轰烈烈的上了住院区。
  一班教官有说过,早上武器训练结束之后,一班的同学们会来探望童辉,刚才一班教官就是接人去了,所以在童辉病房这边才只有徐以叙和军医在。
  一班的同学上来后,一部分人再次积极对着徐以叙表达了感谢,一部分人则是去问了童辉的情况。得知童辉现在刚刚脱离了危险,只能住在无菌病房,禁止入内探望之后,一些脾气暴烈的同学就忍不住开始问候起了高墨家人。
  继续得知童辉最快也要一个月,慢的话半年一年后才能恢复后,即便是脾气好的同学也忍不住加入了骂街行列。
  只要把自己代入到童辉的处境,有谁不想骂人呢?要知道高墨可不是专门瞄准了童辉打,那个架势绝对是无差别的,只是童辉运气不好第一个被打中而已。
  “想起来我之前和高墨说过话,就觉得恶心。”
  “昨天我还吃过高墨烤的肉。”
  “别说了,高墨烤肉还是我教他的,呕!”
  “我一开始还给高墨那家伙牙膏!”这是和高墨一个寝室的。高墨爸爸现在做好几份工,给高墨整理行李的时候,难免有些疏漏。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