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震惊!总裁竟暗恋我十年! 作者:叶山今(下)

字体:[ ]

 第30章 大沈小沈
  阮湖非常贴心地关上了门, 听见响声后,沈孟桥终于不扒拉门缝了,他缓缓坐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雄起的铁柱满眼挣扎。
  刚刚明明气氛正好……而且阮湖看上去也害羞了!再不济也可以让他多摸一会儿肚子, 一切小算盘全被铁柱给毁了,沈孟桥气到一个倒仰。
  但有什么办法呢,小孟桥醒了, 精力旺盛, 一时半会消不下去, 他恨恨咬了咬牙,还是非常不情愿地伸出手, 开始为爱发电。
  实话实说,都已经自给自足二十多年了,真的已经索然无味,沈孟桥神情安详,无波无澜地动作了一番,铁柱终于口吐白沫,被按趴下了,他洗干净手, 深深吐气。
  等等。
  沈孟桥的神色突然僵硬起来——
  阮湖不会又以为他拉肚子了吧?那怎么行……实在是太丢人了!
  沈孟桥浑然不知他的形象已经在阮湖心中从高冷霸总变成了幼稚谐星,他依旧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面子,虽然没什么用就是了。
  ***
  “阮湖。”沈孟桥语气漠然道:“一起吃饭。”
  一旁的林基建:“……”
  沈总的语气和他说话的内容有时是完全脱节的, 只看语气你绝对猜不出来说的是“一起吃饭”,而更像是“三天之内鲨了你”, 当然这种脱节一般也只有在面对阮湖的时候才会十分稀罕的出现,沈孟桥对他们这些员工还是很表里如一的,语气和内容非常契合。
  阮湖现在连惯常的“不用不用”环节都已经省去, 自觉地开始收拾桌面,准备下楼吃饭。
  林基建一头问号:“?”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难道经历了上次的惊天番茄酱一吻,阮湖就成功抱上沈总的大腿了吗?可恶,他好恨——
  全桐:“你别想了,沈总喜欢乖巧可人的那种。”
  林基建:“嗯?沈总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全桐:“……”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天啊,直男的脑回路真是太可怕了,总是第一时间把正确答案排除,还永远觉得自己是最对的。
  阮湖收拾东西的时候,沈孟桥就站在一边刷手机,神色冷漠,手指一动一动的,阮湖站起身了他还没发现,看上去相当专注。
  “沈总?”阮湖走到他后面了,有些疑惑地拍了拍沈孟桥的背:“不走吗?”
  沈孟桥火速收回手机:“嗯。”
  二人肩并肩下了楼,阮湖坐电梯时又想起了刚刚他余光不小心瞄到的、沈孟桥的手机屏幕,上面好像是团粉红色的毛线,还是个视频截图。
  是他看错了吧,沈总难道还对毛线感兴趣?羊毛毡?
  阮湖脑内自动出现沈孟桥把高大的身子缩在椅子上,握着一根小针专注地对着小羊毛团戳戳戳的画面,顿时一个激灵。
  电梯到达一层,二人出了电梯,往停车场走去。
  ……但是他的错觉吗,沈孟桥原本走在他前面的,怎么越走越慢了……
  阮湖有些疑惑:“沈总,怎么了?”
  沈孟桥脸色突然变了,像是倏地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蹙紧了眉头,脚步越来越缓,甚至缓缓停住了,站在原地。
  阮湖:“怎么了?”
  “……”沈孟桥突然道:“你先在门口等吧,我把车开出来。”
  “啊,”阮湖笑眯眯的,“没关系的,从停车场开出来还要绕个圈子,不用那么麻烦。”
  沈孟桥脸色更不好了,嘴巴又笨,等了半天,还是说:“不麻烦。”
  “走吧。”阮湖推着他的背,这都只剩几步路了,抽的哪门子风,就是不让他去停车场,“沈总,我饿了。”
  他一说他饿了,沈孟桥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小心翼翼地跟在阮湖身后。阮湖驾轻就熟地找到那辆小黑车,示意他开门。
  “嘟嘟”两声,车门开了,阮湖正想坐上副驾驶,只见一旁闪过一个残影,沈孟桥以惊人的速度打开车门,钻进车内,闪电般的拿走了副驾驶座上的一坨东西,扔到主驾驶座上,然后十分决绝地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
  阮湖:“……沈总。”
  他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一没注意看就能出事,钻进车里,见沈孟桥坐在车座上,脸都憋红了,昏暗的光线中甚至能瞧见眼睛里闪耀的小泪花。
  阮湖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沈孟桥还在憋气,似乎在努力抑制着疼痛,小泪花滚了几圈,到底是没掉下来,他不发一言,手捂着屁股。
  “沈总,”阮湖小心翼翼地看过去,“是……痔疮吗?”
  沈孟桥:“……”
  “才不是!!”他矢口否认。
  阮湖于是又小心翼翼去扒拉沈孟桥的屁股。沈孟桥嘴上不说话,屁股倒是很诚实地抬了起来,阮湖一打眼就瞧见他屁股底下那堆五颜六色的毛线,和一根粗粗长长的闪耀毛衣针,顿时觉得臀部一紧,赶紧把毛衣针拿了出来:“怎么坐下去之前也不看看啊?”
  沈孟桥吸了吸鼻子,不说话。
  “赶紧摸摸,出血了没?”阮湖捧着他的屁股看了半天,幸好这毛衣针不是垂直着坐下去的,沈孟桥的屁股只是被扎了个疼,看上去没到血崩的地步,这才放下心来:“这么不小心。”
  沈孟桥吸着鼻子开车,用余光偷偷瞟他,见阮湖没有要问毛线的意思,自己反而忐忑起来,在那里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没有织毛衣,只是想学点东西。”
  阮湖懒得拆穿他了:“好好好。”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