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夫郎是个恋爱脑 作者:闻醉(上)

字体:[ ]

《夫郎是个恋爱脑》作者: 闻醉
  文案:
  本文20200906完结,近期忙不捉虫,将来发现文章有修改,大概就是在捉虫,看过的读者,不用再进来
  ps:求收藏^_^
  ps:微博:晋江闻醉
  ps:哥儿、男人、女人设定,文中不解释。
  来自末世的生命异能者赵疏桐穿越为侍郎府的西席先生,原主把府中最受宠的哥儿少爷裴栖作为自己向上爬的捷径,故意引诱裴栖将人给教导成了一个恋爱脑。赵疏桐穿越来的时候,裴栖因为家中要为他说亲正拉着他私奔。
  裴栖:先生,我娘要给我说亲,咱们私奔吧,到没有认识我们的地方男耕女织,不做那被棒打的鸳鸯。
  赵疏桐身体一僵安抚裴栖道:此事事关重大,咱们需从长计议仔细筹谋。
  赵疏桐前脚安抚好裴栖,后脚为了不东窗事发丢掉小命去找侍郎夫人请辞。裴栖知道后马上追了出来。
  裴栖:赵疏桐,你要是敢抛弃我,我这就去找我爹做主。
  赵疏桐:我不是,我没有,你误会了。
  裴栖将信将疑:那你背着包袱要去哪里
  赵疏桐:我这是为了回去准备聘礼
  裴栖:好,我等你提亲。
  赵疏桐欲哭无泪地走了,为了能拿出一份侍郎府看得上眼的聘礼迎娶裴栖绞尽脑汁。
  ps:1v1
  ps:生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疏桐,裴栖 ┃ 配角:下一篇主攻《贤王之路》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夫郎被教歪了,我接盘
  立意:攻受互相扶持
 
 
第1章 
  “少爷,夫子过来了。”
  在为裴栖准备的上课学习的书房门口,裴栖身边的小厮浅荷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
  “来了呀,浅荷,你瞧我今天打扮的怎么样。”一身男装的裴栖慌慌张张地道。
  “少爷,非常英俊,你这身男装穿上去就好像是遗世独立的翩翩贵公子,连浅荷都分辨不出少爷究竟是哥儿还是男子了,夫子一会儿见到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的。”浅荷十分捧场地道。
  这彩虹屁裴栖十分受用,不禁得意起来。
  赵疏桐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赵疏桐走进书房,裴栖急忙赶浅荷去门口守着,然后拉着赵疏桐坐下。
  赵疏桐从他身上散发的生机中感受到了喜悦之情,只见这生机勃勃的少爷嘴巴不停地说道。
  “夫子,浅荷听我娘身边的大丫环说我娘这两天正在给我相看人家,马上就要把我给嫁出去了。若是爹娘知道咱们的事情,一定会棒打鸳鸯的,夫子,我们私奔吧。”
  “我已经收拾好了金银丝软,还特意做了男子打扮,咱们今天就走,浅荷会帮我们做掩护的。”
  赵疏桐被裴栖一连串的话炮轰的反应不过来,再见到一旁裴栖收拾好的包裹,语气中的跃跃欲试,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开局就这么玩这么大的吗?
  他赶忙止住裴栖叭叭叭的小嘴,“等等,栖栖,你刚刚说你娘要给你说亲了,怎么这么突然啊。”
  “夫子,不突然了,我今年已经十八了。”裴栖委屈地道,他这个年纪的哥儿除了极少数人,现在还没有嫁人的凤毛麟角。他也是爹娘疼爱,才可以留到现在的。
  “夫子,咱们要赶紧走,不要就来不及了。”裴栖继续催促。
  “不行。”赵疏桐大声而果决地道,察觉到裴栖身上传来的失落又义正言辞地解释道,“聘为妻奔为妾,栖栖你不想做我的正头夫郎吗,咱们不能私奔。”
  “我当然想要做夫子的正君了。”裴栖激动地道。
  随即高涨的情绪又落了下来,“可是,可是我娘马上就要给我说亲了。”
  裴栖是裴侍郎和夫人的老来子,上面两个哥哥,他出生的时候大侄子都已经两岁了,父母兄嫂对他这个小哥儿甚是宠爱,裴侍郎和侍郎夫人舍不得他早嫁。
  裴栖今岁二九,再拖延下去人家该是怀疑他有什么隐疾了。
  “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赵疏桐安抚裴栖道。
  “夫子,你有什么办法。”裴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裴栖期待的气息传来,赵疏桐却没法感同身受。
  他一时半会地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若是今年是科举年,考上了进士他来提亲说不定还有一些希望,只是科举去年刚过,下一次要到后年了,他现在只是个举人,侍郎夫人给裴栖说的亲事不是门当户对人家的子嗣,就是书香门第清流之家,他穿的这个身份人家肯定看不上。
  要命的是,他现在的身份是裴栖的夫子,真要敢向裴家提亲,最大的可能是被裴侍郎弄死。毕竟,为人师表,竟然做出勾引自己的学生这样的事情,就算侍郎大人把他给人道毁灭了,也没人觉得他冤枉。
  赵疏桐觉得自己穿越的这个原身还真是个龌龊的读书人,侍郎府给了丰厚的报酬请他来教导人家哥儿,他却故意引导将这个小哥儿给教坏了不说,把人给变成了恋爱至上的恋爱脑,并且还对他情根深种。原身欺骗裴栖的时候,裴栖才十五六的年纪,还是个未成年,三观都还没有固下来,他这个末世而来见多了人性的人也觉得无耻的很。
  但现在不是讨伐原身的时候,他要做的是稳住裴栖,打消裴栖和他私奔的念头。
  再想办法从中脱身。
  再这么下去,小命可能真的就丢了,就算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裴栖在这短短的沉默中,经历了从希望到失望到伤心,哽咽地道,“要不然还是听我的,咱们私奔吧。我愿意为你舍弃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日子,夫子,你可愿随栖栖男耕女织粗茶淡饭。”
  赵疏桐无语,裴栖这是养在深闺久了,不知人世艰难。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