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作者:一枝发发

字体:[ ]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作者:一枝发发
 
文案:
    傅泽沛,omega,信息素感知障碍。o对a的信息素没反应,说好听点是x冷淡,说难听点,x无能!(哔——
    他觉得这件事很丢人,于是隐瞒omega的身份,在学校当一个普普通通(并不)的beta。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闻见某个A身上的味道。
    傅泽沛:“哥们,你用的什么香水??”
    祁鹤:“……我不用香水。”
    接着发现,这家伙不是从小住他隔壁,还跟他暗恋同一个女生的……情敌么!
    直到有天——
    祁鹤吃醋导致信息素散发过多,当场进入情热期,并临时求标记。
    在一起后——
    傅泽沛:请你收敛一下你的信息素。
    祁鹤:好的(继续微弱散发ing)
    傅泽沛内心os:淦!好想跟他不可描述!
    A装B又装O沉稳又醋精攻(祁鹤)X好好学生O装B受(傅泽沛)
    攻的信息素会随着对受感情而变化,味道从水到烈酒。受的信息素是栀子。
    天降即竹马,伪情敌变情人,单箭头变双箭头。
    私设较多。
    若有撞梗纯属巧合。
    甜文练笔,拒绝写作指导。
 
第1章 高仿品
 
      傅泽沛正趴在课桌上睡觉,一个纸团砸在了他脑袋上。
  教室里,生物学老师背对着学生在黑板上沙沙写个不停,傅泽沛揉了揉眼,向后排给他扔东西的张沃比了个中指,没好气地打开纸条。
  [看手机]。
  他捏了下脖子活动筋骨,顺便从书包里拿出手机,低头一看,群里的消息已经刷了99+。傅泽沛眯着眼看了几条,原来今天是张沃生日,几个人正在商量着晚上去哪里聚聚。
  当然,去哪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想让傅泽沛提前多叫几个朋友。
  “我哪儿认识那么多Omega啊。”下了课,傅泽沛往张沃凳子上一坐。
  张沃道:“没让你叫omega,女生beta也行,总之多叫几个人,男生也叫两个,充充场子。”
  傅泽沛看了他一眼:“你过个生日怎么搞得跟联谊似的?”
  被戳穿心思的张沃仰天苦笑:“今天晚上请我就成年了,可从小到大连小O的手都没摸过。哎,眼看就要过早恋的年纪了,不知道今晚我的梦中情O会不会出现……”
  说着,他便陷入幻想中。
  傅泽沛用非常无语的眼神看他,拧开张沃桌上的水喝了两口。张沃还趴在桌上苦恼今晚他的O会不会出现,是长头发的还是短头发的,第一性别是男还是女,开始肖想着自己的第一场恋爱。
  张沃是个beta,如假包换的beta。傅泽沛也是个beta,却是个“如有问题,概不退换”的beta。
  他售后不好不能怪他,谁让他本来就是个高仿B,心里虚。
  这个班有一半beta,一半alpha。beta对信息素敏感度不高,可以跟A同班,也可以跟O同班,但为了安全起见,学校不允许A和O混班上课。
  他所在的班是AB混班,所以理论上不允许出现香软可爱的omega。但万事有例外,他就是那个“香软可爱”的omega。
  并不。
  他是O,但他一点都不香软可爱。
  这件事还要从傅泽沛出生说起。话说,那是十七年前,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刚出生不久的他被妈妈抱在怀里,听着医生打下来个晴天霹雳……
  等等,这是他妈口中的版本,每每说到这里傅妈妈都要硬挤出来两滴泪,说一定是她孕期芒果吃多了才会这样。虽然那时傅泽沛才刚会在大人怀里哇哇地哭,但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他妈妈在夸张。
  总之,医生很遗憾地宣布他患有先天性信息素感知障碍,闻不到任何alpha身上的信息素,很可能也没有生育功能。在生物学上来讲,他的第二性别确实是omega,但实际上跟beta基本无异。
  医学上称为隐性omega。
  作为一个omega,却闻不到alpha身上的味道,没办法被A的信息素吸引,说好听点是性冷淡,说不好听点,有点性无能的意思。
  傅泽沛作为一个高大帅气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灯见灯开的漂亮omega,竟然x无能!
  真是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
  他对这件事很郁闷。伟大的造物者干嘛不直接让他生成一个beta,绕这么大个圈子,让他成为一个披着omega皮的beta。很好玩吗?
  信息素感知障碍在生活中并不常见,至少除了他自己,傅泽沛还没听过有人患这种病。连医生都束手无策,连连摇头,告诉他医学上暂时还没有解决的方案。
  他问医生:“这个‘隐性’有什么意义吗?”
  医生想了想:“给患者一点心理安慰。”
  “……”还不如不说。
  觉得很丢人的傅泽沛选择隐瞒自己其实是个omega的事实,决定把自己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beta,并找医生开了证明,让老师把他分到了这个班。
  反正他不香不软更不可爱,跟其他omega相差出一个太阳系的距离,没人会怀疑。
  Alpha与Omega的第一次**期在成年之后才会到来,所以现在连抑制剂都不用喷,他可以完美混迹在这个班里。至于以后的事,就留到以后再解决吧。
  夏天的教室有点闷热。
  空调坏了。窗外葱绿一片,阳光穿过树叶把斑驳落在桌角的书页上,一晃一晃的。傅泽沛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往教室外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