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这个Omega信息素超甜还能打 作者:狼刀在先(下)

字体:[ ]

  
 
 
第50章 关于他
  中午的时候, 郑亦凡和邵烨计划着去食堂吃饭,问薛延和裴越川去不去。
  见裴越川慢悠悠合上笔盖,似乎是准备离开, 薛延连忙摇头:“你们吃吧, 我还不饿。”
  “我也不去了。”
  裴越川又泰然自若地扭开笔盖。
  薛延瞥了Alpha一眼:“……”
  “你俩真不去啊?”
  郑亦凡来回扫了几眼, 郁闷道:“腻腻歪歪的现在,还不如见面就互打呢……”
  “行了行了, 我们走吧。”
  邵烨也知道这两人之间有猫腻, 赶紧拖着郑亦凡远离尘嚣。
  人一走,薛延顿时就有点不自在了。
  顶着饭点,图书馆里空了大半。薛延捏着笔,抬眼看了裴越川一眼, 刚好撞上对方盯着他的目光。
  两人仿佛拔剑出鞘一般,眼神都像是带着噼里啪啦的火星, 在思绪不明的交锋里对峙了片刻。
  薛延先没忍住, 低声开口:“你刚刚蹭我小腿干嘛?”
  这张桌子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与一堆占座用的书本。裴越川掀唇, 垂眼将草稿纸翻了个面,勾着笔写了些什么,又将纸张推了过来。
  草稿纸上是密密麻麻的演算过程,其中Alpha的字迹潦草又漂亮, 薛延抵着草稿纸,一眼就捕捉到了裴越川刚刚在纸上写的东西——
  “喜欢吗”。
  薛延羞愤得耳尖一热, 盯着这三个字看了好半晌。他在这行字的下面重重落笔:“我喜欢个锤子,你是不是想死啊, 裴越川”。
  其中的“死”字被薛延粗描了好几遍,看上去就是入木三分的凶狠。
  草稿纸又被推到裴越川手里。
  裴越川低着头,稍长的额发隐隐遮住压着的眉眼, 显得专注又迷人。薛延的目光从Alpha线条凌厉的鼻梁线与嘴唇扫过,又停留在了对方握着笔的手腕上。
  手腕上还残留着上次在公寓里,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多出来的划痕与淤青,结着暗红色的血痂。
  薛延微微愣神间,草稿纸又被推到了他面前。
  Alpha将薛延那一行字的中间部分给划了,只留下一前一后的“我喜欢”和“裴越川”六个字。
  并且在下面添了一句:“我考虑考虑”。
  薛延有点脑子充血:“…………”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没想到这个Alpha竟然幼稚得令他牙痒痒。
  薛延当机立断终止了这场传纸条游戏,微卷的发丝里藏着他通红的耳朵。明明对面的Alpha还面色淡淡的,撑着脸,懒懒散散算题,仿佛刚刚恶意调戏的行为并非出自他一般。
  而被调戏者薛延却烫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猛然站起来,拎着水杯,步伐有些仓促着跑了。
  待薛延转身溜了,裴越川才撩着眼皮盯着对方的背影,收回了对面桌上那张传话的草稿纸。
  纸上最后的笔迹是薛延的。在上面那句断章取义的“我喜欢裴越川”的后面,加了个小小的问号。
  ——我喜欢裴越川?
  裴越川勾着笔,将对方添上的问号改成了感叹号。
  ——我喜欢裴越川!
  嗯,这样才对。
  不过他好像把小卷给吓跑了。
  *
  休息室里,薛延连水都接不稳了。
  早上刚接的满满一壶水还没喝完,薛延动作机械地又倒了重新再接一遍。他低头,看着没入杯口的水柱,神色有些放空。
  水蓦然间漫了出来,溢得整个杯子都湿漉漉的。薛延这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松了水头,合上水杯盖子。
  裴越川这个狗A搞得他心烦意乱,完全无心学习了。
  明明没多久在书架那里,Alpha的意思明摆着就是让他别瞎想,之前那些事情都是出于信息素与本能的支配,并不是其他。
  薛延知道裴越川是与他契合度高达99.999%的Alpha,他说的也确实没什么错。
  但莫名其妙的,得知似乎都是他自作多情了,薛延却比之前以为裴越川对他图谋不轨这件事更烦躁了。
  临着半期考试,薛延也不想被这种稀里糊涂的事情扰得心神不宁。偏偏是他被对方撩拨得心猿意马,Alpha竟然还若无其事的。
  薛延觉得简直奇了怪了。仿佛瞬息之间,主动权就被裴越川牢牢握在手里。
  他掏出手机,在跟情感顾问白星的聊天界面上停顿了片刻,又快速划了过去,摁灭了手机。
  还是暂时把这件事先憋一憋,免得白星又说一堆花里胡哨的来带节奏。
  薛延想着,考试要紧。
  于是他给郑亦凡发了条消息——
  [X]:我有急事先溜了,你们下午回寝的时候帮我把桌上的书带回来,爱您
  薛延跑路得极其干脆。
  后面两天假期,他都没敢再去图书馆,还是偷偷摸摸跑去空教室复习的。
  奇怪的是,这几天他也没再遇到裴越川。跟对方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放假之前,他没回复的那串询问。
  ——[983926]:腺体还疼吗
  ——[983926]:回我
  ——[983926]:在哪我想见你
  薛延郁燥地翻了好几遍跟Alpha寥寥无几的对话记录,从之前洗衣房里提醒对方拿内裤到现在,他们总共加起来也没多少交流。
  这几天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薛延还以为按照Alpha可怕的控制欲,裴越川还会像上次那样对他穷追猛打。
  他心里莫名有点空落落的失望感。
  真是疯了。
  *
  假期一过,迎来半期的考试周。薛延秉着临时抱佛脚到底的心态,每天起早贪黑复习备考,每考完一科就跟赎了个罪一般煎熬。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