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ABO]同桌在装B 作者:可乐泡Cola(上)

字体:[ ]

  《[ABO]同桌在装B》作者: 可乐泡Cola
  文案:
  乐谢是个beta,
  还是个全校闻名的“凶神”校霸。
  同学们都不敢上前说话,生怕乐谢大魔王一个暴起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
  直到新转来的才貌双全、温文尔雅的beta校草成为了乐谢的新同桌。
  [同学A]:听说了吗,咱们的神颜校草跟那个超凶的乐谢做同桌了!
  [同学B]:天呐!校草那么温柔肯定会被乐谢欺负的!5555
  整日担心校草被欺负的的同学们,在某天发现微博上某大V网红画师好像是自家校霸?!好像录视频的那位声音巨苏的小哥哥是自家校草!!
  同学们迅速转变风向,纷纷磕起了校草×校霸的双betaCP
  [之后的毕业聚会上]
  治好了信息素紊乱症的Alpha校草:我有了omega男朋友
  众人:5555双betaCP房子塌了
  只见校霸推开门,十分自然地牵起校草的手
  乐谢:那个omega,是我
  ☆——
  甜甜abo校园文,1v1,双洁,甜宠,HE
  武力值超高外冷内热校霸受×温柔腹黑宠妻狂魔校草攻
  节奏比较慢,轻松向,甜文亲妈:3
 
 
第一章 ☆从夏日开始
  正值盛夏。
  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
  盛夏的阳光像蘸了辣椒水,从密密层层的树叶间透过,在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自行车轮飞速从被烈日烤得软绵绵的沥青马路上驶过,
  留下一抹白衬衫的影子和清爽的夏天的味道。
  乐谢骑着车飞快地转过街角,一个刹车加甩尾把自行车稳稳当当地停在树荫下。
  随意地把车一锁,乐谢迈开修长的双腿,快步走进街边的咖啡店。
  “哟!小苹果回来啦~”
  吧台后面一个笑盈盈的女人探出身子,淡紫色的碎花长裙衬得她肤色白皙,知性又优雅。
  “妈——都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小苹果了,小时候叫叫就算了,我这都多大一人了还整天小苹果,我都害臊”。
  乐谢一边往店里走一边摘掉头顶的棒球帽,额前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一缕缕贴在鬓角处。
  伸手将碎发往后一捋,乐谢走进咖啡店内间的休息室,掬起一捧凉水洗了把脸。
  晶莹的水珠沿着下颌线缓缓滚过他线条清晰精致的锁骨,最终没入衣领。
  乐谢对着镜子抹了把脸,镜中人头发是天生的栗色,带着有些卷过头了的自来卷。
  光洁白皙的脸庞上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琥珀色眼睛,薄薄的嘴唇泛着清淡的桃粉色,鼻梁挺直,鼻尖有些上翘,给整张脸平添一丝俏皮的少年感。
  乐谢抽了张纸巾随意擦擦脸,向门外吧台走去,在直饮机接了杯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哎哟妈,外边天儿真的太热了,就从画室骑车回来不过十分钟功夫,就感觉整个人都要烤化了。”
  谢婉好笑地说:“也就你了,明知道外面这么大太阳还不涂点防晒霜,也不知道随谁了,就是晒不黑。”
  “就是啊阿姨!果儿这太可恶了!”一声轻快的大嗓门从门口传来。
  两人齐齐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面孔精致,穿着打扮十分骚包小青年迈着欢快的步伐走进店里。
  “小霍来啦~来快坐,想喝点什么?”谢婉一边招呼一边拿杯子准备做冷饮。
  “哈哈阿姨好,想吃阿姨做的Affogato~”
  霍岚把背包取下来,熟练地甩到旁边的沙发上,再一个转身一屁股坐在乐谢旁边的高脚凳上。
  “我的天呐!外面真是太热了,简直就一大火炉,这暑假我出门防晒霜都涂好几层,都还晒黑了点,果儿这晒不黑体质也太人神共愤了8!”说着伸手揪了揪乐谢的脸蛋。
  “啧啧,手感真滑,这个肤质多么细腻,谁能想到是个一年四季就只涂宝宝润肤露的人。”
  乐谢无情地把霍岚的手打掉,
  “别乱摸,霍岚你又来蹭吃蹭喝干嘛……你怎么又涂这种骚包的指甲油?”
  霍岚真情实意地翻了个白眼,
  “乐大直男,请不要用你的直男审美来评价我们美Omega好吗——”
  乐谢一脸不赞成地撇撇嘴。还好自己是个Beta,不然让他涂这样花花绿绿的指甲油不如直接狗带。
  霍岚接过谢婉做的阿芙佳朵,舀了一大勺往嘴里塞。
  “不过啊,果儿,怎么感觉半个月没见你又长高了点,这都一米八出头了吧。
  诶,话说你真不是Alpha啊,你要是个alpha我直接就嫁了,这么优质的a哪里找哟~”霍岚说着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勺冰淇淋。
  “不是,我觉得Beta挺好的”,乐谢接过妈妈递来的芒果汁也喝了一口,
  一般性别分化在16岁前都会完成,自己今年都十七了,一直也没有任何分化的迹象,应该这辈子就是个beta了。
  做beta挺好的,乐谢想,不用像A\O一样受信息素支配管不住下半身,也可以不受性别的束缚。
  在没有信息素的影响下谈一场纯粹的恋爱,拥有一场无畏的爱情。
  这就是乐谢简简单单的爱情观。
  “行了行了,不跟你这个大直男争论。”霍岚三两口把冰淇淋球吃完,又把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走走走,上楼,这次找你来写作业的,还有两天就开学了啊!果儿你都不慌的嘛!”霍岚抓起沙发上的书包就催促着乐谢上楼。
  乐谢听到[作业]两个字就头疼,自己暑假不是去画室画画就是去柔道馆打拳,闲了帮谢婉的咖啡店打打杂,晚上偶尔接一些画画的单子赚些钱。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