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是将军就能为所欲为吗 作者:允你听风(下)

字体:[ ]

第75章 你不会忘记我的
  陈鸣捂着伤口慌忙逃出,直奔向门外。
  “小姐,请出示通行证。”
  “通行,证?”
  陈鸣不知道进出这里还需要通行证的,他指着自己的伤口磕磕绊绊说道:“里面,有人伤人!还有人在里面,救人!”
  “我们的防卫很安全不可能有人进去。”
  “你看我,我受伤了!”
  看守头看了眼他,鹅黄的衫衣上红色的血迹格外明显,看守犹豫一下:“好的,我们等会就会去勘察,没有通行证的话,还请小姐你回房。”
  都说了这个屋子里有伤人的人,看守居然还要他回去自己的房间,这不是明摆着让他撞回枪口找死吗?
  怎么会有这样不通情的人。
  “没有通行证,就让我送死吗?”
  陈鸣淡薄的瞳孔中浮现一丝痛楚,“里面还有人,你,应该,去救他。”
  “这是规矩。”
  看守死板的不近人情,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动容的迹象,陈鸣咬咬牙向看守撞去,想突破他到外面去。
  “你让,我出去。”
  看守阻挡在前,陈鸣完全撞不开他的身。
  “你,让我,出去!”
  看守低头漠视眼他,淡淡开口:“出去可以,但你回不来。”
  回不来就回不来,至少自己能出去找人救还在房里的男人。
  “行!”
  陈鸣红着眼抬头眼中异常坚决。
  看守为他让开了道。
  陈鸣捂着手上还在流血的手臂似飞箭般的跑了出去,他跑啊跑,好不容易揪着一个刚路过的绅士。
  他拽着绅士的手哀求,指着远处的临时驻留所:“帮帮,我,里面,有人要杀人。”
  被牵扯的男人以为他是个疯子,白了眼他拉着恋人匆匆离开。
  “大白天还遇到疯子,倒霉。”
  陈鸣盯着自己悬浮在空中的手,无限的绝望,眼泪抑制不住地从眼眶中打转流下,模糊他的视线。
  他又伸手抓住另一个美丽的小姐,小姐快速走过绕开了他。
  怎么这样……
  他捂着手臂站在人来人往中,用自己能发出最大的嘶吼对周边经过的人群大喊:
  “谁,都,好!那里!有人,杀人!”
  路边的人冷漠看他,大概是个疯子吧,人们纷纷绕开这个奇怪的家伙。
  陈鸣无力地软坐在地上,嗓子同被烈火烧干过似的发疼,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只能垂头喃喃。
  “救……人……”
  阳光照着整个小镇繁荣富有,他的心却那么无力。
  耳边传来马的嘶叫。
  “让开!”
  墨绿色的军衣铺天盖在他的头上,整个视线在大衣落在头顶的那一刻瞬间昏暗。
  “闫岳!?”
  “闫岳?!”
  “我闫岳的人怎么能在大马路上让人当猴子看。”
  闫岳漠然冷酷环视四周的看客眼。他连带着大衣裹起将陈鸣打横扔在了马上,他利索上马,毫不犹豫地用脚踢下马的腹部。
  棕红的烈马长啸嘶喊无视周边冷漠人群的唏嘘,驰骋回家。
  闫岳带陈鸣回了自己房间。进房后,他掀开陈鸣身上的大衣疼惜地看着怀中瑟瑟发抖的男孩。
  “没事,不怕,我来了。”
  陈鸣上唇压着下唇颤抖说不出话,苦干的泪渍挂在他消瘦的脸庞让闫岳很是心疼。
  闫岳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泪水。
  “别怕。”
  “救……救……人。”
  陈鸣抑着气息哑声向他求救。
  闫岳这才注意到陈鸣的手臂上满是鲜血,他的军衣上也不可避免地泛滥了血迹。他脸上一紧,慌忙把陈鸣安置到床上。
  “我去拿包扎的东西!”
  陈鸣用手勾住他的小指,“救……闫穆……”
  然后,他就彻底昏了过去。
  闫岳是一个等级之上的人,他的心中军国家是等级,上下是等级,连爱也是等级。
  陈鸣出现后,陈鸣就是他至上的等级。
  没有救闫穆。
  闫岳用他能用的最快的速度迅速从药房中拿来止血和包扎的药物。
  他先是给陈鸣打了一阵麻醉避开陈鸣会发疼的可能,才悉心为他处理起来。
  由于受伤太久,陈鸣的薄衫和肉块已经模糊在一起,闫岳必须小心翼翼地将那些线料挑出。
  瞧他臂膀上的裂缝,红肉由内翻出皮外,闫岳毫不手软的动作也不自己的抖了一下。
  从前在战场上受伤给自己缝伤口也没有此时那么慌乱过。
  应该不会让他疼得醒来吧。
  闫岳用最大的集中一针一针给他缝补皮肉,索性麻醉剂的效果很强。
  陈鸣到晚半夜才苏醒过来。
  模糊的视线前,一片暖光让陈鸣不适应地抬起手遮住视线。抬手的瞬间,他手上一疼,又将臂膀摔回了床上。
  “嘶……”
  他想出声说话,喉咙也像被灼烧过后疼得发抽。
  “咳咳……”
  闫岳打开房门为陈鸣端来一碗稀粥,见他咳嗽,闫岳慌忙扶起他,轻轻抚着他的胸口。
  陈鸣依偎在闫岳怀中毫无脸色,“咳咳……”
  “刚刚给你补了下伤口,身子还虚,喝点粥会好点。”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