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作者:阿阮有酒(上)

字体:[ ]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作者:阿阮有酒
  文案:
  雍寒养了只狗儿子,公的。
  狗儿子喜欢踩他胸肌,拱他腹肌,偷看他解皮带,和他一起睡。
  雍寒带它去片场,美女演员抱它埋胸,它吓得屁滚尿流往外爬,掉头就掀起雍寒衣服朝里钻。
  美女演员:“?”
  雍寒带它去串门,帅哥明星蹭它狗脸,向雍寒炫耀,狗和他更亲。
  雍寒不慌不忙撩高衣摆,它眼睛都直了,一爪子推开帅哥的脸,摇摇晃晃地往雍寒面前走。
  帅哥明星:“…………”
  几个月后,年纪轻轻的人气歌手开车送装醉的雍寒回家。
  人气歌手得意洋洋,胆儿肥地拍着他的脸道:“给你当了两个月儿子,也该礼尚往来一下了吧。乖儿子,叫声爸爸来听听。”
  前期养狗儿子,后期恋爱综艺。
  两个人都已经事业有成,不会有太多事业描写。
  不会有太多粉圈描写。
  同性可婚背景。
  异性恋爱综艺,设定参考国内恋爱综艺节目。
  雍寒×谢存栩
  阅读提示:全文写狗采用拟人的手法(把生物或非生物直接当作人来描写,赋予人的思想感情或动作行为,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和具体的感受)。
 
 
第1章 串串
  八月天正是艳阳当头晒的季节,吃过午饭以后,吵吵嚷嚷脚步声络绎不绝的花鸟市场终于沉寂下来,宠物店老板拉上店前的玻璃门,躺在嗖嗖吐冷气的空调下里呼呼大睡。
  靠近店门口的笼子里,谢存栩埋在狗崽柔软厚实的毛里睡得正香。有只狗崽子的尾巴毛扫过他的鼻尖,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喷嚏,睡眼惺忪地抬起爪子去拍罪魁祸首的狗脑袋。
  恰好此时,头顶上悬挂的老旧风铃发出沉闷的声响,有客人进来了。
  来人身高腿长,一张脸被黑色的棒球帽和口罩遮得严严实实,帽顶挨着风铃的末端轻轻擦过,空气里再次发出风铃碰撞的声音,躺椅上的老板终于醒了过来,起身殷勤地迎上前去,“这位先生,买猫还是买狗啊?”
  客人低沉模糊的声音从口罩里传出来:“狗。”
  品种纯正的狗都养在里屋,老板看也不看门口,径直领着对方往里面走。
  谢存栩还是人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儿职业病,对口罩和棒球帽格外敏感,当即就挤开靠在自己身上酣睡的狗崽,艰难地挪到笼子边缘,两只爪子扒在笼子铁条上,伸长了脖子往他们的方向看。
  客人迟疑着回头,一眼扫见狗脸贴在笼子上挤成大饼,滴溜溜的眼珠子却黝黑泛光的谢存栩。
  客人脚步一顿,朝门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那是什么狗?”
  老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语气里的殷勤也跟着减退下来:“放在门口的都是柴狗。”
  客人语气略微诧异:“柴狗?”
  老板垮着脸,“就是土狗。”
  客人转过身,大步朝门口迈回去,最后在谢存栩的笼子前蹲下来,帽檐下一双漂亮锐利的眼睛直直地朝谢存栩望过去。
  谢存栩迎着对方审视的目光,懒懒地翻了个白眼。他在这里待了有小半个月,人人都对他好奇,却从没有人打算把他买回去。
  他眯着眼睛抬起爪子打了个哈欠,正欲退回身后毛茸茸的毛皮毯子里继续睡觉时,脑子里突然掠过一道浅光。
  谢存栩困惑地抬起头来,眼前这双眼睛,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而脑子就像是被堵了木塞子的酒瓶子,除了一波接一波涌来的睡意以外,什么都没有。谢存栩失望地放下搭在铁条上的狗爪子。
  蹲在他面前的客人将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拉了下来。
  谢存栩顺势抬头扫一眼,随即眼露了然。
  哦,雍寒啊。
  他神色平静地眯起眼睛……
  等等,雍寒?!
  谢存栩顿时睡意全无,直挺挺地抬起脑袋来,满脸震惊地和面前五官英俊深邃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这一定就是上天的旨意。
  他再度激动地抬起爪子扒拉住面前的铁条,圆溜溜的狗眼里射出来更加热烈的光来。
  雍寒垂眸看向面前这只狗崽子。肉肉的小小的,缩成一团大概能直接塞进他的家居拖鞋里。毛色是浅杏色里夹杂白色,两只耳朵颜色偏深,尾巴尖上一抹白。
  他指着谢存栩问老板:“这也是土狗?”
  老板抬起眼皮瞄一眼,“这是只串串,泰迪和土狗的混血,色不纯毛也不卷。”
  谢存栩伸长了脖子,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后者思忖一秒,眼睛盯着谢存栩道:“要这只吧。”
  谢存栩脸上涌起狂喜。
  老板一边开笼子,一边指着谢存栩问:“是这只吧?”
  谢存栩心花怒放地抬起毛茸茸的前肢攀住老板的手指。
  雍寒若有所思,先是垂眸瞥他,继而张口道:“不是这只,是旁边那只。”
  谢存栩身体骤僵,眼睁睁地看着老板残忍地拨开他,抱起了他身边那只仍旧在呼呼大睡的蠢崽子。
  最后不敢置信地望向雍寒,脸上流露出浓浓的绝望来。
  雍寒和他对视两秒,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
  谢存栩抬爪抹了把脸,气冲冲地转过身去,拿屁股对着雍寒和老板,自暴自弃地将脸埋进身边另一只崽子柔软的狗毛里,浑身上下散发出颓废的气息来。
  将谢存栩的表现收入眼底,雍寒冷不丁地勾起唇角,伸手将他从笼子里捞出来,“还是要这只吧。”
  丝毫没料到事情还有转机,谢存栩猛地从他宽大的掌心里抬起头来,呆呆地望向雍寒的侧脸。
  老板略有不满地转过身来,“怎么又改主意?”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