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 作者:林见树(上)

字体:[ ]

  《撩到校草后我发现追错人了》作者:林见树
 
  文案:
  陈熠安看不惯校草梁怀很久了!
  不仅仅是因为梁怀高冷不爱搭理人,处处和他作对。
  最重要的是,听说他关系最好的兄弟就是被梁怀骗财骗色,没考上大学才被家人送到偏远山区复读的。
  陈熠安答应给兄弟出口恶气,伙同室友,建了个名为“我把梁怀当球踢”的群,群公告:
  【我,陈熠安,限期两个月,一定把梁怀追到手!
  等到他把骗的钱都吐出来,再甩掉,教他做人!
  要是没追到,我直播臭水沟裸泳!】
  两个月里,梁怀是屁,陈熠安就是跟屁虫,费劲千辛万苦终于俘获了校草的心。
  陈熠安嘚瑟得不行,拍了张自己和梁怀十指紧握的照片,发到群里:
  “就这?就这?哈哈哈哈哈你们是不知道,还说什么高冷不爱搭理人,我叫了梁怀一声老公,他的魂都没了。就这么被我整得服服帖帖的。”
  结果得意忘形,这天喝酒喝嗨了,不小心手滑把梁怀拉进了群…… :)
  第二天,室友搜索全球最臭的臭水沟在哪,陈熠安卑微地问:“到时候可以给我P个裤衩吗?”
  【高亮!】:攻不是骗子,骗子另有其人,误会一场。
  搞笑小甜文,受会真香,会部分追夫火葬场。
  每晚八点更新。 /骗人不对,大家请勿学受。
  正文只会展开主cp。
  受属于那种可爱类型的,糊里糊涂有点傻气喜欢撒娇,不萌可爱受的勿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熠安(受)、梁怀(攻) ┃ 配角:《捡来的小人参精超粘人的》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还能怎么办,跪着也要撩完TAT
  立意:教骗子做人,让正道的光照在大地上。
 
 
第1章 
  八月底,南方天纵市。
  三十八度的高温,迎面扑来带着湿气的热风。陈熠安加快步伐,迅速窜进地铁站。
  本以为室内能凉快些,不想地铁站内过道处坐了不少自带小板凳来蹭空调的大爷大妈,温度也没比外面低多少。
  陈熠安呼了一口气,摘下头上的鸭舌帽,不停地扇着,大步朝进站口走去。
  他微卷的刘海被汗微微打湿,热得两颊有些许泛红。本就肤白,宝蓝色宽大的T恤上架着耐克白色斜挎包,运动短裤,一双干净的黑白AJ1,充满少年感。
  安检小姐姐脸颊有些泛红,忍不住偷瞄了他好几眼。
  而陈熠安从出门开始,眉头就没松开过,不开心,超级烦。
  平时不是家里人开车就是自己开车,或者打车。
  记忆里,陈熠安坐地铁的次数一只巴掌就能数过来,没什么经验,以至于过了安检才发现要在外面买票,他只能苦着脸又出去一趟。
  真是超级超级烦。
  “叮——”终于刷票过安检,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忙把鸭舌帽拴在包上,掏出手机看了眼。
  陌生号码,显示来自北方的一座听都没听过的十八线城市。
  陈熠安想也不想地就挂掉,八成是推销或者诈骗。
  不想走了两步,铃声又响了起来,陈熠安挑眉,继续挂断。
  电话再响,他再挂。
  来来回回五次,陈熠安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现在是超级超级超级烦了!
  用力点了接听键,他语气不善,“哪位?”
  对方听出他声音里的烦躁,愣了下,半天没说话,陈熠安嘴皮子一掀,刚准备问候问候电话那头的人,就听到那头传来一个怯怯的男声:
  “安安……”
  陈熠安立刻停下了脚步。
  他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来电号码,又把手机放到耳边,焦急中又有些迟疑,“徐唯?”
  电话那头的男人一下委屈出了鼻音,“是我。”
  “靠!”陈熠安声音拔高了一个度,忍不住爆了粗口,“徐唯你他妈还知道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了两个
  多月的电话你都关机,微信QQ都不回,去你家找你,你爸说你去远方亲戚家了,你他妈玩人间蒸发呢?!”
  嘴上虽然骂骂咧咧,但终于联系上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徐唯是陈熠安发小,是可以共吃一根棒棒冰的关系。
  “亲戚个屁!我爸那是要面子,不好意思告诉你。我被他送到山沟沟里的集中营,二十四小时军事管理,什么电子产品都碰不着,这手机还是我撒泼打滚加贿赂宿管大爷才借来的。这里的人不会说普通话,方言我都听不懂,饭菜也不好吃。我艹,你是不知道,昨晚壁虎还跑到我枕头边上,差点没钻到我耳朵里,我真是……”
  徐唯不是什么要强的性格,但也不是轻易落泪的人,陈熠安听出他话语里的哽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到底怎么回事?真因为高考没考好?”
  七月的时候,陈熠安本来和徐唯约着一起查高考成绩,可是从那个时候徐唯就开始玩失踪了,学校可以代查分数,从老师那里打听到了徐唯高考失利,连三本都上不了。
  徐家书香世家,父辈虽然开始经商,但都是名牌大学的学历,到他这连书都没得读,祖坟估计都气得冒黑烟。
  陈熠安不是没担心过,徐唯可能不是失踪,而是被他爹打死了。
  徐唯不说话。
  陈熠安把手机换到另一耳边,“你倒是说啊!”
  徐唯咬牙:“都怪那个良淮!竟然是个骗子,我一时鬼迷心窍,着了他的道!临近高考还一颗心都系在他的身上,考出那个狗屎成绩……”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