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乖宝 作者:木言言

字体:[ ]

 
  文案
  木韶意是跟许嘉辰一起长大的。
  他以为他不管有多烦、多闹、多作,许嘉辰都能一直宠着他。
  直到,中间出现了意外。
  许多年后,当木韶意向许嘉辰打出那个电话,哽咽着喊他一声“哥哥”的时候。
  他们的关系,才终于开始破冰回暖。
  许嘉辰不喜欢他这件事,一度让木韶意愤恨委屈又无奈。
  后来他才明白这是一个坑。
  专门给他的。
  那只黑心狐狸,就等着他跳下去后,好动手开埋。
  不过,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了。
  他软软的喊许嘉辰一声“哥哥”时,许嘉辰想将他的整颗心都捧到他的面前。
  有一个小乖宝,他又奶又乖。
  但是这个小乖宝,他坚决不承认,他又奶又乖。
  尾语:两人是竹马,已成年。
  全文1v1
  全身长满坏心眼又超宠的攻(许嘉辰)X猫系漂亮记仇又很乖的受(木韶意)
  又名《心上瘾》、《竹马他有毒》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韶意,许嘉辰 ┃ 配角:木邵飞,祁流,陆之,陈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有一个小乖宝,他又奶又乖。
  立意:就是很宠很爱
 
 
第1章 
  白离回来了。
  木韶意觉得,这回他是彻底凉凉了。
  追许嘉辰追了这么多年,他不仅没把人追到,还把他俩关系弄得更僵,啧,说起来他都佩服自己。
  就问谁能做到他这种程度,差点儿把追求对象给追成了仇敌,一般人办不到吧。
  许嘉辰那帮兄弟恐怕没少在私底下嘲他,不过他觉得这也算得上是常规CAO作,不过分,毕竟换他碰上这样的人,他肯定也得冷嘲热讽几句才行的,不然都对不起这人异于常人的能力。
  说是这么一说,但这事真搁在他身上,他还是有些想不开的。
  反正,他现在都还有点儿懵逼,讲道理,他觉得他跟许嘉辰不应该闹到这个份上才对,怎么现实它就是不按套路走呢。
  他真的是严格按照他们教他的追人方法来办的,不能这些在别人身上特别灵,到他这儿就完全反着来了,差别再大也不至于大成这样吧。
  难道他这么多年费的心血真的都错用到了狗身上,所以才没从许嘉辰身上得到一星半点儿的反馈?
  他真的已经开始对这事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木韶意用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笑得有些苦涩,他现在都不确定他当初那么努力就为了考上许嘉辰读的大学这事,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他应该走另外一条曲线救国的路才是对的。
  毕竟都说距离才能产生美,他当初要是选个别的学校,最好彼此隔个十万八千里的那种,他就不信一年见不了几次面了,许嘉辰还能像现在这样对他。
  好吧,木韶意觉得自己也就想想而已,要他离许嘉辰那么远,呵,要命的是他才对。
  “你们还是回去吧,我帮不了你们的,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能劝得动许嘉辰。”木韶意看着找上门的这几个人,垂着眉,语气没什么波动的说道,“还有,以后你们不要再上这里来了,这房子我已经卖出去了。”
  他把话说完,也没等门外的人继续开口,便直接关上了门。
  在里面站着的木韶意嘴角牵起,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这帮人为什么会找上他,现在许嘉辰最不给笑脸的人,就是他了,让他帮忙,那不是火上浇油嘛,到底哪个缺德的,把他们怂恿过来找他。
  想到这里,木韶意不免有些悲愤,许嘉辰那就是个冷酷无情的主,成天只会对他摆着一张臭脸,他那么有本事,怎么不跑去美国对白离摆谱去,他要敢去,他才佩服他,敬他是个狠人,一天到晚就对着他放冷气,也不知道有个什么劲。
  哼,不就是仗着他喜欢他,才这么肆无忌惮嘛,等哪天他不喜欢他了,看他还嘚瑟什么,那时候他可能都懒得瞧他一眼。
  木韶意越想越气愤,觉得自己心里实在是苦得没法说,一时没忍住,眼尾就染上了点儿红,润着水色的眸子既漂亮得惊人,又勾人得很,幸亏此时许嘉辰不在这,否则他肯定又得一无所知的被骗床,让许嘉辰把他里里外外都欺负个遍。
  木韶意在感情方面真的是小白得很,虽说他追人追得挺凶的,但那就像小孩儿过家家一样,根本不适合在成年人的世界玩。
  所以任凭许嘉辰在床上怎么着他,他都是懵懵懂懂的,除了做些没什么用的挣扎和有些委屈外,顶多也就再明白那是他哭着闹着都得承受下来的事,其他的就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清楚了。
  许嘉辰养着木韶意养了这么多年了,可不是白养的,真以为宠出个净会往他头上骑的小祖宗就真的只是个小祖宗了,该让他受的地方,他可一点儿不含糊,半分退让都不行。
  反正他虽然惯得人无法无天了,但终归是他乐意的,唯独有一点儿,他不惯着除外。
  不过这些,木韶意作为一个啥都搞不明白的娃,在这事上是一点儿发言权都没有的,当然以后他搞明白了,也是没啥发言权的。
  其实许嘉辰在这事上也是有些故意的成分,依木韶意对他一贯的依赖,虽然他能把他拐带床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他一直记得木韶意的任姓给他吃的苦头,所以直到现在,都坏心眼的没有告诉他,他们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就让他自个在那里胡乱揣测。
  横竖他周围的环境都干净得很,他又纯白,有的是时间让他在这事上慢慢逗弄他,小猫崽做了坏事,该惩罚也还是要惩罚的。
  不过,基于现在的木韶意啥都还不知道,他就只能继续沉浸在他自个对自己还没追不上人的哀哀切切的自顾自怜中了。
  “这个房子,地段挺好的,你们花的那个价钱,肯定吃不了亏,如果不是我这出了点状况,也便宜不了你们。”木韶意倚在门上,看着房子里另外的两个人,终于撩了下眼皮,语气散漫的说道,“手续之类的,既然咱们已经办妥了,钥匙,我今天就留给你们了,省得我再跑一趟。”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