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原来我的人渣属性仅仅是设定 作者:不洗脸也帅

字体:[ ]

 
文案
喻念稚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的世界实际上是一本名字叫做《流光易逝之时》的校园买股文,主角是他异父异母的弟弟林昭雪。
而他则是个美渣惨,是四股中最没戏的那个,勉强算是个男五。
男五虽惨但有奇遇,奇遇是他察觉世界本质后有了一个系统。
他本以为这系统应该是和诸多系统文所写的那样是帮助他一路打脸疯狂加戏最终走上人生巅峰的金手指,结果系统一开口就是:不好意思,绑错人了。
喻念稚:......
系统:这不是打脸爽文,按照原剧情宿主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当男五,把爱意值给林昭雪,最后等着被炮灰就行了。
喻念稚:???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念稚 ┃ 配角:宋逾锐,林昭雪,邵一江,程怀璧 ┃ 其它:才不是人渣
 
一句话简介:原来我的人渣属姓仅仅是设定
 
立意:轻松一乐
 
  ☆、你好,系统
 
  
  “哥哥,你能去参加爸爸妈妈的婚礼吗?”
  喻念稚前脚刚踏出便利店门口,手上的矿泉水还没有拧开,突然被不认识的男生叫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忙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眼前男生的对面只有他这么一个活人在,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是在叫我吗?你是......”
  看出喻念稚面上的疑惑,男生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哥哥,初次见面,我叫林昭雪。等爸爸妈妈的婚礼结束后我就是你的弟弟了。”
  听到‘弟弟’两字,喻念稚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名叫林昭雪的男生来。对方正弯着眼睛冲他笑,面上虽有些羞涩,但笑起来的模样就像是夏日阳光照到玻璃上,没有一分阴霾,满是剔透、纯真的气息。
  在心里将对方贴上‘傻白甜’的标签后,喻念稚对这便宜弟弟不咸不淡道,“你既然知道我不会出席明天的婚礼,就应该可以猜出来我肯定是因为有事才去不了的。”他说着见林昭雪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继续道,“你难道以为我是因为不满意我父亲和你母亲的结合才不愿意参加婚礼的么?我只是父亲的儿子而已,无权干涉他的选择。”
  林昭雪有些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讷讷道,“不好意思啊哥哥。不过你明天真的不能来参加爸爸妈妈的婚礼么?毕竟是很重要的日子,他们都希望你能参加的。”
  听到后半句话喻念稚就明白对方这次来找自己肯定是自作主张,道,“这只是你的想法而已,婚礼有没有我的出席都无所谓。”他见林昭雪嚅动了两下嘴唇,正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便接着说道,“多管闲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再见了。”
  说完喻念稚往路边走,将矿泉水拧开仰头喝了两口之后就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车子在驶动的时候喻念稚侧过头朝窗外看了一眼,林昭雪正抿着嘴唇站在原地,神色郁郁,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株缺了水半蔫的植物。
  真是个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底的单纯男孩啊。看着车窗外不断快速倒退的风景,喻念稚不禁有些出神。
  父亲并不喜欢他,这件事喻念稚打小就知道。他长得像他妈妈,致使他父亲一看他就忍不住皱眉。更小的时候他眉眼还没有完全长开,父亲在饭桌前偶尔也会例行公事似的随便问他两句学习的情况。后来随着年纪渐长,他在长相上与母亲变得越来越相似,那例行公事一样的询问都没有了,父亲对他直接采取了漠视态度,基本上可以说是置之不理放任自流,像他只是一个和他无关的陌生人,而不是血脉相连的亲生儿子。
  突然震动的手机打断了喻念稚的思绪,他点开手机,给他发信息的人是林纤羽。林纤羽给他发了两张意面的图片,一张是番茄肉酱意面,一张是奶油培根意面。这两张图片定焦清晰,色彩饱和度很高,看上去非常美味,很能勾起人的食欲。图片下面是一句试探的话:这家餐厅我刚和我的女姓朋友吃了,好吃得舌头都快要掉下来了。五星推荐!你要不要吃?我顺便给你打包带一份啊。
  看到对方在信息中特意强调的‘女姓朋友’四个字,喻念稚直接回了个信息:不用了,我不吃意面。
  很快就有信息回复过来:你也太难追了吧。不愿意和我一起吃饭也就算了,给你打包你也拒绝啊!你知道你已经因为我开始不吃红烧肉、牛排、咖喱、寿司和火锅了吗?现在竟然连意面也不吃了?!!你真是个狼人!
  喻念稚本想问她什么是狼人,但想了想便直接回道:你可以约其他人一起去吃好吃的。
  这次林纤羽回道:吃好吃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吃好吃的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座山,我追你简直是隔了个珠穆朗玛峰!看在我这么辛苦追你的份上,你就垂怜一下我答应我一回呗?
  这次喻念稚看了信息后慢慢打出‘我其实喜欢男生’几个字,接着又点了撤销,将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没再回复林纤羽。
  喻念稚刚将手机放回裤子口袋里,突然车身猛地一震,随着轮胎剧烈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响,他身体一晃,头直接撞到了旁边的车窗玻璃上。鼻尖嗅见的血腥味很重,他费力地掀起眼皮朝前方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司机安然无恙,此时正拿着手机扯着嗓子和120通话,“对,淮山路中段,你们快来!对,伤员只有一个,是坐在后座的乘客,因为没系安全带被……”
  接下来的话喻念稚没能听清,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真倒霉后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陷入昏迷状态的喻念稚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身置于一个周遭漆黑的空间,唯有中央处有一束明亮的光柱。光柱正下方摆了一本书,喻念稚走过去弯腰将书捡起来,只见画着校园背景的封面上写着行书字体的‘流光易逝之时’几个大字,便是书名。随手翻看了一下简介和目录,喻念稚便能断定这只是一本分类为纯爱的烂俗校园爱情小说,还是个买股文。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梦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本校园纯爱小说,但喻念稚在梦中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便盘腿坐在地上打开了这本他在现实中绝对不会翻阅的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