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鸭子的春天+番外 作者:白鬼儿

字体:[ ]

 
文案
曲·外表霸道总裁内心傲娇感情抒发全靠内心os攻·垚×姜外表人畜无害内心只想赚钱只想赚钱只想赚钱受·来
 
曲垚失恋了,准确的说是被相恋五年的男友给甩了,但曲垚作为霸道总裁,怎么可能在黑暗中独自舔伤哭泣?一怒之下找了一只小鸭子。
“先生,按照劳工合同我今天应该休息的,如果您实在想,那么请按照《劳动法》付给我加班费。”
“先生,来一发吗?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欢迎扫码。”
“先生,如果微信付款的话,麻烦顺便给我提现手续费呀。”
“先生,……”
曲垚看着箭在弦上之际拿着手机收款二维码眨着纯真无邪的大眼睛的小鸭子,默默地在思考那个他已经思考了无数遍的问题,我当时怎么就选了他?
 
ps:本文将在《一颗糖》之后更新,中短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垚,姜来 ┃ 配角:韩钦昀,郎一哲,刘副总,小高总和Drunk酒吧的各位亲哥哥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懂劳动法的鸭不是会赚钱的好鸭
 
立意:见钱眼开鸭和金主霸霸的搞笑日常
  第1章
 
  坐在床边裹着被子的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叫姜来,他正睁着一双湿漉漉地大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正靠在床边抽烟的那个男人。
  姜来今年十八岁了,是Drunk酒吧新来的小鸭子。
  这个酒吧的男孩子们都用酒作名,他叫莫吉托,是一种朗姆酒混着青柠薄荷调和而成的鸡尾酒。按理来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才刚刚高中毕业,正未来可期呢,可作为被狗血剧情点中主角,漂亮的男孩子都是要被天妒蓝颜的,无奈这位从山里走出来的无依无靠的小可怜还摊上了一位欠了五十万赌债的爹,偏偏这位爹还跑路了,把这个可怜的小男孩推给了要债人。要债人逼得狠,利息一番又翻一番,姜来只得做了小鸭子。
  嗯,反正也不会怀孕,等还了债就辞职,然后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再赚好多好多钱,在城里买个大房子,到时候把婆婆从山里接出来过好日子,还要替婆婆找到家人。姜来的婆婆是被拐到山里的。
  姜来是这么想的,想着想着,一双乌黑清澈的大眼睛看向了他的头一位客人。
  “别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我。”男人没有看他,皱着眉吸了一口烟,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这位客人一看就是最近刚学会的抽烟,手法还不是很熟练,莫非是要体验“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可是客人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姜来的心“咯噔”一下,倒不是怕男人是提裤子不认人渣男,毕竟来做这种生意姜来也是做好了心理建设,上完床提裤子拿钱走人,本身就没有感情基础嘛,姜来想得挺开。
  只是领班跟他说过,干他们这一行的第一晚尤为重要,价格也高一些,一般也都是有钱人好这一口,若是客人用得好,当晚给得小费不会少不说,没准儿还能发展成常客,更幸运的话直接被包了,可以做成长线生意。
  领班看他年纪小,人也伶俐可爱,培训的时候学得也快,特地帮他选了一个第一次来玩的钻石王老五,长相俊朗帅气不说,据说还是某上市公司的老总。姜来被带走之前领班特地嘱咐了:“小莫呀,好好表现,咱不求被包,争取发展成常客,争取赚个盆丰钵满!”
  姜来看着男人这个样子,心顿时凉了一大截,捂着哗啦哗啦飞走钞票以后空荡荡的心,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我、我表现的不好吗?”姜来自问从培训视频里和酒吧前辈们的实战场景看得他模仿的至少也有九分像,那转着弯的叫声,那难以启齿的动作,他该做的都做了,领班说了,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住的,就算是直男也会被掰弯了。
  姜来不知道,他就是学得太像了。
  男人又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捻了捻,吐了一口气,问道:“你不是第一次吧?”
  男人名叫曲垚,今年三十四岁了,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打拼多年,如今是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一个一号,这是他第一次出来找鸭子。曲垚没有处男情节,但他有洁癖,所以才会从一众搔首弄姿里挑选出这个长得清纯楚楚可怜的小鸭子,所以才会专门带他到外头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
  姜来被问懵了,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我是呀。”
  又来了,曲垚心想。
  明明刚才在床上叫得那么浪,这会儿楚楚可怜得眨巴个什么劲儿眼睛。
  曲垚捏了捏鼻梁:“那你怎么会……”怎么会叫得这么浪?怎么会这么多花样?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yín -词?没错,一开始曲垚看到这个比自己小了一轮多的瘦巴巴的小男孩还心声怜爱之意,当然,这个意只存在于这个男孩开始上手的前一秒。
  姜来咬了咬下唇,软软地问道:“会什么?”
  装,继续装!
  曲垚看着他的模样,喉结颤动了一下,心烦意乱地摆了摆手:“算了,没什么。”掀开被子起身从一地狼藉里捡衣服,再在一张床上是不可能了,但现在已经很晚了,他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总统套房很大,他打算去隔壁凑合一晚上。
  完了完了,这位先生真的不太满意,他就要提裤子走人了。走之前把帐结一下呀!
  “先生别走!”姜来伸手去抓曲垚的胳膊。可有句话怎么说,实践出真知,看了这么多只有真正做起来才知道,腰是真的疼啊。
  姜来腰下一软,直接扑到了曲垚的身上,曲垚则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吓了一跳,脚下没站稳,倒在了软软的地毯上。
  “对不起对不起!”姜来连忙道歉,扶着腰支起上半身。
  呵,跟我玩欲擒故纵是吧?小小年纪不学好,手段挺多呀。哦对,学好也不会来当小鸭子。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